嫣脂宫,嫣妃坐立不安。江黎皇正在皇宫设宴款待宁予,东方飘来的丝竹管弦之声不绝如缕。身为一个妃嫔,如果不被邀请,她是没有资格去参加此类宴会的,可如今,她能有多少机会看到心心念念朝思暮想的意中人呢?

  她此刻,恨不得自己亦是大臣中的一员,能多看一眼也是极好的。甚至,她愿意变成一名美貌的舞女,说不定还会得到宁予的青睐,与之眉来眼去一番。一想到这里,嫣妃顿觉心里有一块无比沉重的石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嫣妃重重地将玉盘摔得粉粹,却仍旧抑制不住心中怒火:今日宴会中的所有舞女,一个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正如此想着,忽然腹中传来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疼痛之感,那种疼,不像烈火烧身般灼辣难耐,一不像骨头断裂般痛不欲生,更不像肌肉撕裂般疼入谷底。那是一种令人发指,深入骨髓的极致痛楚,嫣妃拼尽全力躺在一侧的贵妃塌上,试图缓冲一下腹部的压力,可根本就是徒劳无功,反而疼得更加厉害了。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万年那么久,嫣妃终于绝望地发现:无论她换了多少种姿势,那种疼只会越来越加剧,不会有分毫减少,即便她一动不动,也什么都无法改变。

  南疆王宫,一个金镶玉嵌的鼎炉内,朦胧诗意的羽色雾气如绝世美人,袅袅挪挪,落落起舞。南疆王口中喃喃自语,鼎炉内的赤色蜈蚣愈发鲜艳夺目。

  人人皆以为南疆的蛊虫之王是碧玉鸢尾蛇,其实不然。这种名唤“红粉骷髅”的赤色蜈蚣才是举世无双的蛊虫至尊!不过,这是只有历来继承王位的皇室成员才知晓的绝顶机密。嫣妃,你的翅膀硬了是吧!本王收拾不了你了是吗?呵呵,赤色蜈蚣的威力,你好好感受一下吧!

  嫣妃疼得近乎昏死过去,可她终究没有,只能无比清醒地承受着一波又一波,仿佛来自亘古时代最久远的痛楚。恰在此时,南疆王的声音通过意念之力传来了:“怎么样?南疆的至宝不是一般人能享用到的,滋味如何?”

  “我杀了你!”嫣妃的双眸已然充血。

  “只要你亲手取了宁予的性命,本王就放过你!”南疆王无视她的愤怒。哼!看你如何嘴硬!

  “你休想!我是绝不会伤害他的!不就是这点痛苦吗?我不怕!你若是敢动他,我嫣妃,上穷碧落下黄泉,即便化作厉鬼,也要将你推入万丈深渊!”嫣妃早就出离愤怒。宁予,我是你永远无法示之于人的最隐晦的不堪印记,你却是我心底最柔软处的最绝美的伤痕。

  “宁予与你的事情,若是让江黎国的知道了,你必死无疑!”南疆王忍不住提醒她。嫣妃的脾性太过执拗,又太过自负,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可他无法容忍,自己悉心培养的天才毁于一旦。

  “宁予不会说的,说了对他有什么好处!你以为他是一个傻子吗?”嫣妃真想破开他的心脏,这个南疆王,根本就没有心!

  “本王不了解他,他是个潜在的隐患,必须死!”南疆王不理睬嫣妃的说辞。这个女人完全被宁予摄走了所有的魂魄,她的话,鬼也不信!

  “不可以!绝不可以!”嫣妃的心,坚不可摧。

  “宁予倒是本事得很呐!他所有抛弃过的女人,一个个都对他如此死心塌地吗?”南疆王放肆嘲笑着她。

  所有抛弃过的女人?是的,她曾经也勉强算是他的女人,可是,结局如何呢?还不是被他厌恶之极吗?她清楚地明白,在他的心里,最不屑的就是她了!是的,他的女人太多太多了!多到她的手上沾染了无数孤苦佳人的鲜血!她们和她一样,都被这个男人狠狠地伤过心,可那又怎么样!最可怜的始终是她!谁都不可以觊觎她的心上人!

  “我与宁予的事,与你无关!我就愿意护着他!”嫣妃呛声道。宁予,任你如何负我,我对你的心始终如一,甚至更甚当初!

  “那就休怪本王!”正说着,南疆王默念“毁天灭地”绝命咒语,只见一道道金光大放异彩,鼎炉内的赤色蜈蚣不断膨胀,几乎要冲向云霄!

  嫣妃完全失去了知觉,她知道,这个劫难,扛不住,她就会化为乌有。她强忍住睡过去的冲动,在这关键时刻,一睡就是一辈子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嫣妃再一次有了疼痛的感觉。不过,这一次,是由于自己不小心撞到腹部引来的轻微不适,休息一下即可。

  她轻轻地揉了一下太阳穴,露出了一丝劫后重生的欣慰笑容:南疆王,你输了!

  南疆王宫,赤色蜈蚣再膨胀到极致之后,“崩”地一下自爆而亡,南疆王忍不住吐出了数口鲜血,猛然摔落高台下。

  侍卫们听见响声,急忙冲了进来,将他扶在左侧王塌上,另有一名侍卫赶往庭苔轩寻找巫医。

  地下水牢,岚馨左瞧瞧又望望,始终发现不了任何缝隙,别说他们两个大活人,就是一只蚂蚁,也钻不出去。

  林韵淡然一笑:“你不用找了,没有出口的!十年了,我一直再找,根本没用!”

  “南疆王会不会再来啊!再来派士兵揍我?”岚馨话一出口,立马察觉到不对,本来想说南疆王会过来看林韵,只好急中生智将话题扯开,不让他生出怀疑。

  酷匠网`首发

  “估计不会了,他命不久矣,今夜就该死了!”林韵自顾自地说着。他自小有异能,南疆王宫处飘散着的死亡之气,他通过神识可以感知到。

  “你怎么知道?你都没有办法出去好吗?”岚馨疑虑地看向他。这个人,讨厌南疆王不假,难道他已经神志不清了!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愚蠢可笑!”林韵斜斜瞄他一眼,这个岚馨,也不看看本大爷是谁!

  “你才愚蠢可笑呢!我只是关心你而已!”岚馨也不知怎么了,竟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