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气的是,林韵每日山珍海味,几乎从不重样。关键是这个家伙一边咀嚼还一边吧唧着嘴,一点都没有世家大族的优雅高贵!可他分明就是个享尽荣华富贵的名门子弟,怎会如乡野村夫般粗鲁至此!他就是故意装的!故意气她的!

  “你能不能别出声!烦死了!你是猪吗?吃饭时哼哧哼哧的!”岚馨实在忍受不了他的刻意炫耀。

  “你这是放的哪门子毒气!本大爷都要被你熏得无法用膳了!”林韵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自己干的好事!不要冤枉好人!”岚馨此刻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真是的,狱卒天天不是给她吃箩卜,就是给她吃馊箩卜,她虽是女子,知道礼义廉耻,但是释放气体那也是人之常情,她控制不住了呀!这个混蛋!他就不能不要说出来吗?让她的脸往哪搁!

  “我的天啊!你还赖上我了!停!打住打住!姑奶奶,小的错了,你别这样!我求你了!”林韵痛哭流涕地哀求道,这个女人,是什么做的啊!

  岚馨不敢再出声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已经用了全部的力气憋着自己了,可这一声声连环夺命的响动是从哪里来的?该死的狱卒,她是兔子吗?天天给她箩卜,就不能换换口味吗?你好歹换一个胡萝卜吗?不对!胡萝卜还是兔子的最爱!她现在已经分不清她是臭虫还是兔子了。

  “哈哈哈哈!”林韵肆无忌惮地嘲笑着她,不要怪他,他已经极力忍耐了!可岚馨这连绵不绝的,跌宕起伏的毒气声,实在让他生无可恋啊!

  酉时,岚馨终于结束了这场络绎不绝的美妙乐章,在脸颊滚烫如火中缓缓进入了梦乡。

  “林韵,本王来看你了!”南疆王迈着老态龙钟的步伐,瞬也不瞬地盯着林韵的俊颜。

  “我不需要!”林韵移开脸,他赤裸裸直勾勾的眼神,让他觉得无比的厌恶。

  “你就这么讨厌本王吗?”南疆王沧桑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显而易见的伤心欲绝。

  “我已经不能对你更讨厌了!你就是关我一辈子,我也会讨厌你一辈子!聪明人,早就把我放了!”林韵不死心,每次南疆王来,他都要这么说上一番。

  岚馨连忙捂住了嘴巴,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她早就猜到这个林韵与南疆王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当真相就这么无一丝遮掩地摆在眼前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怪不得南疆王的王妃们皆是丑陋肥胖之人,原来,他根本不喜欢女人啊!只是选几个妃子掩人耳目罢了!

  “你二十岁的时候,本王初次见你,立刻无可自拔地喜欢上了你!十年了,本王对你还不够好吗?你难道一点感动都没有吗?”南疆王绝口不提放了他之事。

  “对!我一点点都不感动!相反,你让人恶心至极!跟你说一个字都比杀了我还痛苦!”林韵一字一句,字字诛心。他就是要往南疆王的心窝上扎!越深越好!他若是一怒之下杀了他,也是一种解脱!

  “本王等了你十年了,从未与你有过肌肤之亲,你要记住,本王的耐心是有限的!”南疆王想威胁他,可就是心肠硬不起来。

  岚馨再次张大了嘴巴,忍不住在心中腹诽:真是没用!本姑娘若是和男人,林韵若是不从,就把他往死里整,太刚烈了,杀了便是!还忍耐这么久!

  随即,她猛地暗骂自己一声:你是不是人啊?怎么能这样对待林韵呢?谁保全了你的贞洁!谁替你接骨的!不许这样说他!

  “你可以选择直接杀了我!你堂堂南疆王,看上什么样的人不行,非要在我这里枉费心机!我就是一个又臭又硬的茅坑里的石头,你嚼不动的,杀了我吧!”林韵索性直接说出心中所想,他一心想死,南疆王早有准备,在他的流水中下了“长生蛊”,无论什么兵器或是毒药,各种办法,都奈何不了他,除非南疆王自己杀了他否则他就只能顺其自然老死了。

  “林韵,心肝宝贝,本王怎能杀了你呢?就是杀死自己,杀光全人类,也不能啊!”南疆王极为认真地说着。哼哼,想死,没门!

  岚馨差点将那些好不容易吃完的馊萝卜呕吐出来,这个南疆王,垂暮之年,竟然能吐出“心肝宝贝”这四个字,真是让她活了真么久,一下子长了太多见识了!

  岚馨这么想着,林韵也确实真么做了。“啊!”林韵哇得一声,将今日所有的美味全都吐了出来。本来由于岚馨的缘故,他进食就很少,这一下,算是把他的胃都彻底掏空了!这个南疆王,你可以再无耻下作一些吗?

  林韵闭上眼睛,他的余光总能看见这个糟老头用令人无语的猥琐目光瞥向他的脸,他已经不能再吐了,否则连肠子都要吐出来了。

  “睁开眼睛!本王命令你睁开眼睛!”南疆王忿忿说着。他这是藐视本王!

  “你滚犊子!我不想再看见你,否则自挖双目!”林韵不轻不重地淡淡威胁着他。这一招,未必管用,还是尝试一下!

  就在他忐忑不安时,南疆王焦急惊惧至极:“你不要伤害自己,本王走!这就走!”林韵的一双眼睛,妙若繁星点点,他真是爱惨了呢!

  “呼!”林韵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缓解一下心中的紧张不安,他再次陷入了沉思:必须尽快逃出去,这里不能再待了!老头子,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岚馨依旧自顾自地装睡着,每次她问林韵为什么他会被关进来时,他的眼神总能狠狠将她射穿一般阴毒慑人,原来是这个缘故。她此时绝不能让他发现自己知晓了他的禁忌,否则,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也罢!明日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出路,他待我不薄!

  酷W匠网永z久B.免Im费Z看KX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