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岚馨用看着怪物的眼神上下打量他,这一打量,她的脸都有些红了:霓裳羽衣的宽袍大袖,却遮不住他的风流倜傥。不施粉黛的俊朗容颜,似潋潋香风一般惹人倾慕。裸露在外的喉结骨骼分明,每时每刻都在散发着蛊惑人心的气息。

  她的眸色渐深,有些懊恼地吞了一下溢出的口水,心中暗骂:这个男人的身材太好了吧!这个姓林的,你肯定是狐狸精转世投胎祸害人间的!

  林韵此时已经睁开了双眼,看到岚馨嘴角抑制不住的液体,嫌弃地白了她一眼:“跟没见过男人一样!”

  “你骂谁呢?老男人,你以为你是青葱水嫩的美少年啊,也不瞅瞅你自己,人老珠黄,皮肤粗糙,皱纹横生,死老头!”岚馨忿忿不平地瞪着他,红口白牙地编着谎言。

  “你个老女人,你小心点,把老子惹毛了,我把你骨头再次弄断了!”林韵气得跳脚,想他自恃美貌,怎容这女子如此羞辱他的傲人资本呢!

  “哼!你个臭不要脸的老头,老娘比你小两岁呢!我是不是该称呼你一声哥哥啊!不过看你这怂样,我还是叫你一声爷爷吧!白头发都长出来了呢!”岚馨愈发大胆,直接开撕。

  “丑女人!泼妇!老太婆!给我闭上你的臭嘴!收起你丑陋不堪的龌龊心思!你就是给本大爷下了迷魂药,老子也不会看你一眼的!把你肆意横流的脏水给我擦干净,省得我看了糟心得很!”林韵从高挺的鼻孔里冷冷哼出声来,将对面的岚馨,从头到尾鄙视了个彻彻底底,里焦外嫩。

  “你去死吧!瞧瞧你恶心猥琐的老男人模样,谁会喜欢你啊!本姑娘流口水只是饿了而已!你以为人人都有眼无珠,对着你这个丑八怪天天发神经啊!”岚馨口不择言地痛骂着他。此时此刻,她只恨平日里没有钻研这些口舌之争,她真的已经搜肠刮肚想不出别的词语了!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他的气焰太过嚣张了!她一定要狠狠压他一压!

  “再说,我把你丢到另一间牢房里喂狗!你这个蠢货,快点给我住口!”林韵用恐怖至极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瞪着他,眸中的威胁不言而喻,似乎能将她顷刻间震碎!化为泡影!

  岚馨不敢在出声,嘴巴呈圆形状僵硬在原处,保持着“啊”的姿态,她许久才怯懦地地下了头。这个男人,他是真的被自己惹毛了,以他的手段,把自己丢了喂狗,那还是轻的。直觉告诉她,这个林韵,比南疆王狠了数十倍不止!

  林韵无暇顾及她的心思,只缓缓坐下,为自己斟满一杯南疆青柚美酒,平复过于激动的情绪。

  南疆王宫,由于迟迟不见那些侍卫们归来,南疆王随即命令其他侍卫前往水牢,查看一番。

  “喂!贱女人!刚才押解你的侍卫呢?他们现在哪里?你看见了吗?”一名侍卫横眉怒目地看着岚馨,恶狠狠地质问她。这个女人,得罪的人太多了!谁都不喜欢她!

  “你这个下贱的侍卫,嘴巴给老娘放干净点,你什么身份啊!不过是南疆王身边的一条狗而已!给我小心点!”岚馨气急败坏地骂道。她要不是受伤了,一定会让眼前这个侍卫生不如死的!她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种气!贱人这两个字,从来都是她骂别人的!

  “你以为你还是南疆王的第一红人啊!你比我们高贵到哪里去啊!你不也是一条狗吗?只是级别略微高一点罢了!到了这水牢里,你还不如我们呢!你现在就是一头猪,我们要杀就杀!要剐就剐!弟兄们,给老子上!让她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什么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护卫气势汹汹地说着,一手准备开门,另一手近乎伸进了牢房之中。

  “滚!跟你们的南疆王老头子说,那些侍卫,本大爷看不顺眼,我把他们弄死了!”林韵再次出手相救。这个女人,能不能不要时时刻刻惹是生非!真是尽给他添堵!

  “是是是!”众侍卫唯唯诺诺,立刻抱头鼠窜。虽然心底对这个林韵极其轻蔑,但是南疆王的心头至宝,他们可惹不起啊!

  南疆王听完侍卫们的禀报,并不言语,只淡淡暼了他们一眼,众人即刻意会,纷纷告退。

  南疆王不以为意,这个林韵,本就心思莫测,变幻无常,他想杀就杀吧!反正,他开心了,本王就不烦恼了。

  “林韵,你真是不仅人长得好看,刚才英雄救美的样子,真的是好有男子气概啊!”岚馨花痴一般地盛情赞美着他,此刻,她的心情愉悦得都要爆炸了!看样子,只要巴结好了这个林韵,她可以免去所有酷刑,在水牢里过得十分滋润呢!她已经忍不住憧憬她的美好未来了!

  “去你的!本大爷什么时候不爷们了!你放的哪门子毒气啊!你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乡土气息的无知愚昧的臭虫!说话注意分寸!知道吗?”林韵故意不依不饶。她盘算的小九九,他只一眼,就看透了!哼!你不是能干吗?不是嘴皮子利索吗?不是骂我臭虫吗?老子现在统统加倍还给你!看你怎么招架!再不甘心,你也得打碎牙齿合着血往里吞!

  j酷v◇匠网唯N}一h3正版,o其k●他都h}是b%盗版O"

  “你说得太对了!我是愚昧!我是无知!我浑身上下散发着恶俗的乡土气息!岚馨是个不折不扣的臭虫,没有之一!”岚馨口不对心地附和着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这个男人,她的小命可捏在他的手心里呢!唉呀!怎么这么烧心呢!

  岚馨内心忽然觉得自从嘴上这么说了之后,她好像真的就变成了一个臭虫一样!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不已。

  再次摇了摇头,她暗自惊叹:岚馨!你魔怔了!疯了吧!

  水牢几乎是全封闭的,岚馨只能根据每日狱卒送餐的时间,来推算出白日与黑夜。不过,狱卒送来的饭菜就连喂养牲畜的剩饭残渣都不如,她只能捂着鼻子一口吞下。这是水牢的规矩,林韵也是没有办法的,就是有,估计他也不会帮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