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你说谁是臭虫!”林韵猛地一下从地上坐起,就在这瞬息之间,他的脸完全呈现在岚馨的面前。

  岚馨顿时忘却了所有,心里只无可救药地惊叹不止:本姑娘走南闯北这么久,见过的美男无数,哪一个不是倾城倾国的极品绝色,或俊美如天上神袛,或魅惑如绝世妖孽,或温润如潺潺清泉,或清冷如朗朗银月,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如他这般,将所有的一切完美糅合在一起,上苍该是费尽了多少心血,才铸就的这样一张祸尽天下苍生的容颜啊!

  林韵却极为得意地一笑:“哈哈,本大侠的易容术逼真吧!”话落,他左手无名指轻轻一钩,将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缓缓撕下,露出自己真实的面容。

  “你倒也是俊美风雅,却还是不及你那假面具来得蛊惑人心!”岚馨不客气地点评他,他让她不痛快,那她就实话实说,给他一个大耳光。

  “那可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南风锦的面具,能不美么?哼!真是没见识!”林韵闷闷不乐地呛着她,这些女子,看见南风锦都跟失了魂魄一样,一点女儿家的自矜都没有!

  “怪不得呢!南风锦这般风光霁月的绝代风华,岂是旁人可以望之项背的!”岚馨早已将恼人的林韵抛诸脑后,痴痴地对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发呆,继续刻画着南风锦的一颦一笑。

  x酷%匠)u网唯e一正=版,Q_其!Y他都是盗版Nh

  “唉!死女人!你醒醒吧!别在那里神经兮兮的了!”林韵突然有些懊恼,自己好巧不巧地就顺手拿了一张南风锦的面具,现在可好,她竟然完全不理他了!唉呀!都怪自己一时大意!这九州大陆的女子,哪一个不是见了南风锦的画像就被迷得神魂颠倒的!好容易有人解解闷,本想炫耀一下自己十年的成果,谁成想,自己又失算了!

  岚馨不理他,径自陷入了沉思:自古以来,犯人只要被关进了这暗无天日的地下水牢,还没有人能活着出来的。这里有一千种形式各异的刑罚,无不是骇人听闻,令人发指。可她绝不甘心就这样被无穷无尽地折磨至死,她还年轻,还有大好光阴在等着她!

  “你在这里待了多久?”岚馨终于想起来,这个聒噪的臭虫还是有那么一丝用处的,最起码,他的牢房经验比她丰富得多。

  “你现在知道讨好我了,哼,就不告诉你!”林韵小嘴一撅,耍起了忍耐许久的小性子。哼!这个女人,本大爷可不是好惹的!

  “不说拉倒!我要睡觉了,别吵我!”岚馨淡淡地说道。她倒要看看,他能憋多久不说话!

  “起来!不许睡觉!”林韵龇牙咧嘴地忿忿出声。你得罪我了,知道吗?我会让你轻易地休息吗?

  然而,无论他如何挖空心思制造响动,另一间牢房内,却始终是寂静地可以听见羽毛落地的声音。

  “好啦!我怕你了!我待了十年了,在这个破地方!”林韵无奈地说道。他知道,她只是装睡而已。

  “你是怎么熬过那些刑罚的?看你身体这么单薄,竟然还如此活蹦乱跳的?”岚馨疑惑地问道,顺便话语带刺小小地扎了他一下。上窜下跳跟个老鼠一样,真是讨厌得很!

  “他们敢对我上刑?老子剁了他们!”林韵闻言,仿佛听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笑话一般。

  “哦?凭什么?他们为何不敢呢?你以为你是个角色呢?”岚馨反击。她似乎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这个林韵,到底是什么来头?

  “干嘛要告诉你啊!”林韵没好气地瞪着她。他地事情,还轮不到她来管!有些事情,是他心里最不能承受的痛!

  “随你!”岚馨并不强求,她一向体魄强健,虽然外表看起来是个娇弱无力的女子,但是多年的刻苦训练,目前的她,并不比任何一个男子的忍耐力差!不就是刑罚么,她肯定可以扛过去的!为今之计,最重要的是想办法逃出去。

  “你不想出去么?”岚馨抛出诱饵,期待他的合作。

  “当然想了,可这里铜墙铁壁,根本没有任何出口!”林韵无奈地环视了一下密不透风的水牢,郁郁不乐。

  “好吧!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岚馨再也忍受不住身体上的剧烈疼痛,只好求救于他。

  “你是让我帮你接骨吧?这个我会。”林韵看穿了她的心思。她一个女子,能忍这么久,还真是连他都自叹不如呢!

  “可是你能闭上眼睛吗?我现在不方便!”岚馨艰难地从牙缝中迸出这几个字,若不是万不得已,她真不会对一个男子如此恳求。

  “可以,你过来吧!我不看!”林韵说着,解下一方锦帕,立刻蒙上自己的眼睛。方才他都是故意气她的,他也是第一次看见女子的酮体,当时也是俊颜微红,立马别过脸不敢再看。但此刻又不好再跟她解释了,她只会以为他诚心戏弄她而已。

  岚馨健壮,方一点一点试探着向他靠近。良久,她嗫嚅着说道:“可以了,我的肋骨断了几根,腿骨则断了,你轻点啊!”

  “娇气什么!我看你一点都不疼的样子!”嘴上不依不饶,可林韵手上的动作还是十分小心翼翼的。

  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岚馨却觉得无比煎熬。

  不过林韵亦是如此,他生怕一个不小心,将她的骨头接错了。

  期间岚馨忍不住痛哭出声,毕竟,她是有感觉的。

  “好了!短期内不要乱动,否则还会疼的!”林韵口气略微缓和,不动声色地嘱咐着。

  “谢谢你!也谢谢你刚才出手想救!”岚馨口中的刚才,就是指他替她杀死了那些侍卫。

  “没事儿。你不嫌弃的话,我这里有一套男子的衣物,我为你披上吧!”林韵的眼睛依然紧闭着,他不想趁人之危。

  “好!”岚馨只得同意。她从未穿过男子的裳服,可是当下,没有更好的办法。

  一阵风吹过,一件纯黑的织锦纹袍瞬间将她的身体整个包裹住,岚馨却暗自惊叹:牢房之中,林韵怎么会有这么华贵的衣饰。

  待她再一次细细打量时,竟发现他的牢房,也是别具一格呢!

  地板是由各种珍稀木材错落点缀而成,上面则铺就了一层层质感极佳的刺绣织染羽毛毯,牢房的墙壁,除了与她最近的这一处是坚不可摧的铁条外,竟都缀满了华光闪闪的各色珍稀宝石,左侧的床榻亦是用极地暖玉精雕细刻而成,汉白美玉的桌凳安静地坐落在奢侈轻暖的缤纷宫灯下,散发着低调却摄人心魄的美。

  林韵,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眼前之景,让岚馨做出了这个毫不迟疑的判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