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侍卫们不顾岚馨的殊死反抗,将她手脚捆得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她刚要叫唤,南疆王一个冰寒的眼刀射了过来,岚馨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

  不过侍卫们并没有就此放过她,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径自脱下鹿皮靴,将散发着腥臭的长袜,恶狠狠地塞到岚馨的口中,岚馨猛一接触,顿觉腹内翻江倒海,恶心不止,正欲呕吐,却被众人一顿狂揍,直打得岚馨鼻青脸肿,生生喷出一口鲜血,里面竟然混合着几颗碎裂的牙齿,他们方才罢休。

  经过了一道又一道狭长阴暗的密道,地下水牢终于近在咫尺。

  四周传来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阴风阵阵,撕咬着岚馨伤痕累累的瘦弱躯体,她始终不敢睁开眼睛,终于绷不住大喊了一声“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们这些坏蛋!本姑娘不会放过你们的!”

  “臭女人!闭嘴!”一名侍卫“啪啪啪啪”不停地扇着她的耳光,其他人的嘴里也没闲着,一直在那里骂骂咧咧地羞辱着她,甚至对她残暴凶恶地拳打脚踢,生生踢断了她的两条腿骨和胸前的好几根肋骨,他们却并不觉得解恨。平时这个女人一副穷凶极恶的鬼刹模样,他们几个没少受她的欺负,早就想逮到机会死命教训她一顿!今日真是良辰吉日,天公作美!这个女人,她的手里不知道沾满了多少鲜血!杀死了多少无辜之人!最可气的是,她那一副天不怕,地不怕,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那种不可一世的自负神情!他们就想把她彻底撕碎了,让她知道什么是报应!

  “她长得还不错哈!兄弟们,要不?”一名侍卫看着地上衣不蔽体的岚馨,不可自拔地舔着干涸的嘴唇。

  “呦呵,看她平日里裹得跟个粽子似的,没想到,这酮体竟还如此诱人呢!”另一名侍卫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她的身体,恨不得把那仅剩的碍眼的布料也给立刻撕了去。

  他正这么想着,其他护卫却早已按耐不住,三下五除二将早已昏迷不醒的岚馨剥了个一干二净。

  顿时,女子玲珑有致的娇躯毫无保留地彻底呈现在众人面前,所有的侍卫都不可抑制地倒吸了一口气:“啧啧!这身段,比南疆王的所有王妃都好了不止一万倍!”

  _$酷D。匠网首{发…

  “南疆王的那些王妃,哪一个不是膀大腰圆,虎虎生风,那是正常的女人吗?”一名侍卫不屑一顾。

  “可南疆王就好那一口啊!哈哈”其余众人不禁放肆狂笑起来。也不知南疆王长的是什么眼睛,专挑那些丑陋肥胖的女人做王妃,甚至越丑还越得宠呢!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

  众人不再犹豫,互相使了个眼色之后,正欲除下自己的衣物时,另一间牢房的某个角落,一名看不清容貌的男子,眸中闪烁着深不见底的光芒,红唇轻启,口中念念有词,霎时间,众侍卫立刻自焚而亡,仿佛从未来过这里。

  岚馨早就疼得失去了知觉。很久很久,当她再次醒来时,她却发现黑黢黢的牢房里,众侍卫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待她在往下看时,却发现自己竟然未着寸缕,冰冷潮湿的地板上,是她早就破碎不堪的血迹斑斑的衣物。

  “谁!你给我出来!我杀了你!”岚馨呐喊出声,她守了二十八年的贞洁啊!到底是哪个畜牲不如的东西干得好事!

  “那些侍卫们扒光了你的衣服,不过他们并没有侵犯你,我把他们灭了!”左耳方向忽然传来一声男子的低沉嗓音,在水牢这种极尽恐怖的地方,竟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融融暖意。

  岚馨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抬眸望去,只见另一间牢房里,赫然坐着一名披散着墨发的男子,岚馨蓦地羞愤欲绝:“你是不是什么都看见了?”

  两人的牢房相邻,中间不过隔着几根钢条而已,而且钢条之间的缝隙又那么大,难保自己方才的样子不被他看见。岚馨找不到任何蔽体之物,只好紧紧地抱住自己,努力地将自己蜷缩在一个光线晦暗的角落,确保他再占不到任何便宜。

  “都看见了!”男子无所谓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你这个伪君子!你这个禽兽!谁让你看得!本姑娘要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岚馨恨恨地说道。

  “呵呵,我林韵看过的女人身体多了去了,还不差你一个!”林韵不屑地嗤道。这个女人,明明应该感谢他才对!若不是他出手相救,她此刻还能这么若无其事地对他破口大骂吗?

  “你这个不要脸的人!你猪狗不如!”岚馨气得不行,感情这个混蛋还是个风花雪月的浪子啊!也不知道和多少女人有那苟且龌龊之事!真是恶心!

  “有什么大不了的!女人么,灯一关,还不都一样!”林韵继续添油加醋地激怒她,从二十岁起,他就被关在这牢房之中,十年了,连只蟑螂都没有,今日终于有人来了,还是个尖牙利嘴的女子,他忽然,就觉得水牢一下子变得明媚起来了。

  “你这个登徒浪子,老娘弄死你!”岚馨兀自痛骂着他。此时此刻,她已经没有力气去碾死一只蚂蚁了,只能动动嘴皮子,缓解一下心头澎湃不停的怒意。

  “哈哈!是吗?随时待命!小娘子的功夫是否与你的身体一样好呢!”林韵干脆不嫌事大地挑衅她的底线,反正,她此时也只能干着急。

  “我……我……”岚馨气得浑身颤抖,呼吸变得更加紊乱,她此刻若是手中有把刀,绝对会毫不手软地刺向他!

  “我忘记了哦!你现在还没有衣服呢!哈哈!”林韵再次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愈发觉得心情大好。

  “闭嘴!你这个聒噪的臭虫!”岚馨不再中他的计,她发觉自己越生气,这个男人反而羞辱她更甚!干脆反击他一次看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