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听闻南若国美男皆是丰神俊朗,风姿卓越,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啊!”嫣妃巧笑倩兮,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十年了,沧海桑田,他的模样,她却始终看不够。

  “嫣妃娘娘过奖了!”宁予无视她的殷勤,只客气地谢过。

  “嫣儿,你这么说,朕可是要吃醋了哦?”江黎皇含笑觑着她,终究只是在她的眸中,看到了一丝单纯的欣赏而已。

  “皇上,全天下的芝兰玉树,嫣儿,只爱你一人。”嫣妃无比诚挚地说着,莲莲美目中,倒映出江黎皇仰天大笑的愉悦容颜。

  “哈哈!朕亦如此!这世间无穷无尽的百媚千娇,朕却独爱你这一种。”江黎皇明眸深邃,似乎他说的字字句句,皆是肺腑之言。

  宁予并不在意,只专心致志地盯着面前的棋盘。呵呵!江黎皇,这种谎言,真是可笑得很呐!嫣妃那个女人,你怎会真心喜欢呢?你爱的,只有明盈吧!

  嫣妃余光瞥向另一侧的宁予,他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漠然姿态,她的心,再一次无可救药地疼到窒息: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如此爱过一个人,一点点也没有!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我在你心里,算什么!

  此刻,她只想离开这里,却终究不能够。她只想尽可能地多看他一眼,尽可能地与他多说上一句话。或许,这一次之后,他再也不会来江黎国了。

  对弈时光,于嫣妃而言是不能再短暂的了。十年的相思入骨,两个时辰远远不够。

  嫣脂宫,嫣妃摒退众人,熟悉的味道告诉她,有人来了。

  “嫣儿,你为什么把南疆王派来刺杀宁予的人都处死了?就连你最亲近的宫女也不放过吗?”岚馨恨铁不成钢地质问出声。

  “我说过,有我在,谁都不能动他一根毫发!否则,我定会让那人死无葬身之地!”嫣妃冷漠至极地看着她,所有的心思写在脸上:南疆王也不行!

  “你疯了吗?在他的眼里,你以为你是谁?”岚馨根本不在意戳中她的最痛处。

  “是!我知道!我全部都知道!在他的心里,我连一只破鞋都不如!任何女人,他都可以视之为股掌之中的玩物,只有我,是他毕生的耻辱!是他永远挥之不去的丑陋印记!是他从来不屑一顾的尘土!可那又怎样,我就是爱他啊!控制不住地爱他啊!”嫣妃歇斯底里地痛哭出声,缓缓弯下身,将泪水四溢的脸深深埋在臂弯之中,瘦弱不堪的肩膀悲痛欲绝地抽搐着。

  “对不起,嫣儿。”岚馨手足无措地道歉,却意料中的于事无补。她的这个妹妹,自小脾气就倔强无比。当年南疆王选中她,也正是看中了她身上那股不服输的执拗。后宫,本就是个遍布阴谋诡计的虎狼之地,众多权臣,世家大族的千金贵女,更是经过严格筛选,悉心培养,万般手段自不必说,女子若是没有异常坚韧的性格,在这变幻莫测的权力倾轧之中,便是一日,也是存活不了的。

  C更4新~l最…快(@上☆酷u4匠`}网2H

  嫣儿很早就被剥夺了自由自在的权力,每日汲汲营营,去学习繁琐枯燥的后宫礼仪,钻研宫廷斗争之道,而不似寻常女孩,整日里无忧无虑,逍遥适意。岚馨的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同情她的。

  “滚!告诉南疆王,别再打宁予的主意!否则,我上刀山下火海,也绝不会善罢甘休!”嫣妃含泪美目倏然抬起,眸中是毁天灭地的阴森狠辣,只一眼,就让人渗入骨髓的凉。

  “我走,我…我…走!”岚馨哆哆嗦嗦着,她这个妹妹,浸淫后宫多年,已变得这般冷漠了么?

  嫣脂宫,彻底陷入了无垠的寂静之中,唯有嫣妃凄惨无比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

  为什么?为什么!宁予,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的心里,却从来没有我的位置!一丁点儿都没有!嫣妃,妍霏,我和那个女人的称呼如此相似,为什么她是你风光迎娶的如花美眷,我却是你刻在最底处的无法磨灭的不堪伤痕!她根本就不爱你啊!我才是全天下最爱你的啊!

  良久,她终于再次抬起了布满泪痕的娇颜,眸中迸发出毫不遮掩的张扬得意:十年前,我可以让落语那个贱人坠楼而死,十年后,我同样可以让你洛妍霏在这个世界里销声匿迹!

  南疆王宫,南疆王愤怒至极的声音如暴风骤雨般折磨着众人的耳膜:“岚馨,你这个废物,你是干什么用的?本王的那些铁林兵,都是万里挑一的绝顶高手,到了你手里,竟然无一生还吗?”

  “禀告南疆王,宁府的护卫实在勇猛无敌,嫣妃更是在暗中作梗,双重逼迫之下,岚馨实在没有办法了啊!”岚馨唯唯诺诺地说道

  “住口!休要狡辩!终究不过是你无能罢了!好一个嫣妃,本王栽培她这么久,为了一个对她嗤之以鼻的宁予,竟然不惧与本王撕破脸皮!嫣妃,你当真好得很哪!”南疆王此时真是恨毒了嫣妃,若是可以,他宁愿回到二十七年前,在她刚出生时就狠狠掐死她!

  “禀告南疆王,岚馨在南若国内,也发现了一支神秘力量,在暗中保护宁予。”岚馨嗫嚅着提醒他。

  “谁?是谁敢阻拦本王的好事?”南疆王已经气得打起了冷颤。这个世界上,能与他抗衡的,还真不多了!无论你是何等妖魔鬼怪,对本王而言,不过如此!统一九州的道路上,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挡本王者,死!

  “岚馨一直在彻查此事,却始终没有头绪,线索总是查到一半就断了!”岚馨不敢再说下去了。此时此刻,她对自己方才的多嘴感到万分后悔。南疆王此人,阴晴不定,暴戾恣睢,今日,她只怕在劫难逃了。

  “来人,把她关进地下水牢!”南疆王极其不耐烦地吩咐道。这个岚馨,总是给他带来永无止境的失望!她若是能有嫣妃一半的脑子,他就谢天谢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