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护卫再次彻查一番之后,仍旧一无所获。护卫首领宇歆寻只得无奈开口:“启禀大人,黑衣人身上除了方才那枚令牌,已别无他物。”

  宁予微微敛眉,忽而说道:“去把方才我丢弃的那枚令牌捡回来!”

  “是!”宇歆寻虽然不解,可是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命令。

  宁予轻轻掸去令牌上面的灰尘,再次将它握于手中,随即下令:“去君子阁!”

  君子阁位于后水城最繁华的街道,这里有最全面最精准的九州大陆所有情报。

  很快,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物呈现在众人面前,宁予步履轻缓,施施然向君子阁走去,众护卫则留守在外,静静等候。

  “宁予,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君樱起身相迎。

  “君樱,这些年对你可是日思夜想,辗转难眠啊!”宁予故意打趣他。

  “得了吧,你少来这一套!能让你宁大美人牵肠挂肚的人,这世上还真没有!”君樱毫不客气地戳破他的心思。

  “这就错了!我爹娘不是吗?”宁予还击。

  “哦!忘了你是个大孝子了!你许久未来似水城,这里的姑娘们可是盼星星盼月亮一样啊!总算把你盼来了!”君樱眸子里透着丝丝络络的玩味。

  “是吗?可是我一点都不想她们呢!”宁予直言不讳。

  “真是痴情女子负心汉啊!宁予大美人什么时候寂寞过呢?”君樱好笑地揶揄着他。

  “你的身边也不乏红粉佳人啊!哈哈!彼此彼此!”宁予分毫不让。他是无情,可君樱亦是如此,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所以两人交情匪浅。

  “你有何事找我,大美人?”君樱收起戏虐的神色,缓缓问道。

  “突然之间觉得姑娘们都不及你长得美呢!就是有些伤心了,所以来看看你啊!”宁予食指轻勾,暧昧无比地挑起他的俊颜。

  “你尽管看好了,我喜欢!”君樱美眸柔得似乎能滴出水来,双颊悄悄爬上一丝可疑的绯红。宁予,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更:%新…{最快8上,酷a(匠f网H

  “小樱,你好香!”宁予深深嗅了一下他美丽诱惑的锁骨,娇嫩的红唇在他的颈窝处软软蹭着。看轻我,没门!

  “小予,你放开人家啦!”君樱故意扭动着他线条美妙的身体,极尽所能地挑逗着他的视线。想玩,爷陪你!

  宁予不再犹豫,灵动柔嫩的粉舌极富韵律的在他的发丝游走,或旋转或纵深,暧昧不尽,无声蔓延。我就看看你什么时候投降!

  “宁予!”君樱媚惑至极的声音随风飘散,在宁予的身侧肆意萦绕。爷就看你还有什么招数,都放马过来吧!

  “好啦!不闹了,说正事儿!”宁予终于恋恋不舍地放开他。这个男子,不是一般的角色,还是不要招惹得好。

  “有人刺杀你吧?”君樱开门见山。你不也早就成精了吗?还好意思说我?

  “你看看这个,是出自何处?又是何人手迹?”宁予缓缓拿出令牌,问出了心中所想。

  “从它的纹路及雕刻手法来看,必是斯尹局的轻樾所刻无疑。”君樱细细端详了一会儿,笃定地看着他。

  “最近有谁与轻樾联络过?”宁予趁热打铁。

  “昨日有人看见南疆王出现在斯尹局!”君樱不动声色地回答。宁大美人,什么时候得罪了南疆王?

  “原来是这样。”宁予恍然大悟。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南若皇,北名皇,嫣妃,若说还有第五个人知晓他与嫣妃的往事,那只能是南疆王了。南疆王与嫣妃是系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他不会揭发嫣妃,只会对宁予赶尽杀绝。

  “万事小心,需要兄弟帮忙的,尽管吩咐。”君樱隐约感觉到他遇到了麻烦,但是他似乎并不愿意告诉他。作为朋友,不担心是假的。

  “我知道了。我会格外谨慎的,你放心。”宁予含笑与他相视。他的好意自己如何不知,但是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

  “随你吧!”君樱无奈叹了一口气。这个人,还真以为我不晓得他的底细呢!若不是我暗中作梗,南疆王的刺客是那么容易被你杀死的?

  “保重!后会有期!”宁予抱拳辞别。君樱,的确是个胸怀坦荡的君子。

  “好!”君樱柔声相送。

  离开君子阁,车厢内的宁予,却是坐立不安:到了江黎国,南疆王也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出了似水城,倒是一路风平浪静,畅通无阻。宁予知道,这是有人出手为他清理了所有障碍。 

  三日后,江黎国御花园,宁予在与江黎皇商讨了两国合作事宜后,惬意地坐在陶然亭内饮酒对弈。

  另一处宫殿内,嫣妃听到风声,不顾众人的诧异神色,飞一般地冲了过来。

  现在不远处的桃花林中,她的心沉重地喘不过一丝气息。这个男人,十年前,弃她如敝屣,“生生世世都不想再看见你”这句话,如世间至毒的鸩酒,让她痛到无力。每当午夜梦回之际,想到这十一个字,她千疮百孔的心,总会再一次碎得一塌糊涂!十年了,她愈来愈恨他,却也越来越爱他!

  泪水汹涌无比,却无论如何也擦拭不掉。嫣妃只得启动南疆“覆水术”,方渐渐止住了哭泣。紧紧握着袖中的符咒,她绝不能在宁予面前暴露她的蚀骨沉沦。

  “嫣儿参见皇上!”嫣妃柔柔行礼,娇媚如春花的声音悠扬响起。

  “爱妃,快起身吧!”江黎皇星眸望向她,宠溺的深处是透彻骨髓的冷漠。

  “皇上,这位是?”嫣妃亲昵地坐在他的身侧,极为随意地问道。仿佛,她从未见过眼前之人。天知道,她手中的符咒都快被她掐破了,她是用了多少意念才控制住内心的歇斯底里。

  “这是南若国的宁予尚书。”江黎皇不以为意,看不出来这个女人想干什么!

  “见过嫣妃娘娘!”宁予怡然自得。嫣妃这般,不就是逼着他与她说话么!哼!你连我的玩物都不是,你于我而言,只是耻辱的烙印,嫣妃,别太过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