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听听。”宥汐不答反问。

  “听说北名的皇家园林有一幅天下名画,唤作《清溪澈越醉》,我想一睹为快。”罗羽冰状似无意地提起。

  “这个,我做不到。”宥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心中却暗暗思量:《清溪澈越醉》绝不仅仅只是一幅画那么简单,它关系着九州大陆的命脉,罗羽冰虽是她的好友,也是不能透露的。

  “好吧!”罗羽冰风轻云淡地开口。有些事情,不能操之过急。

  “你可以换一个条件吗?羽冰!你最好了!”宥汐软软媚媚地撒娇。这“美人出浴”,她是志在必得的。

  “等你伤好了,陪我参加菊花会吧?公主殿下。”罗羽冰眸光若星,弯唇浅笑。她这是给他台阶下呢,她看上的美味,不会轻易放弃的。

  “好啊!”话音未落,宥汐抬眸望向宫殿西北角,一名宫女立刻拿过檀木桌上的玉盒,恭顺地服侍她用膳。

  “你太厉害了!御膳房的御厨都远不及你呢!”宥汐惬意地拒绝着鲜嫩多汁的小鹿肉,崇拜地看着他。这个人,还藏了多少她不知道的本领啊?

  “小意思而已,你喜欢的话,我天天做给你吃?”罗羽冰心情十分舒畅。这个公主,那是嘴巴挑得很呐!

  “好啊!不过,下一次,不能重复哦!”宥汐得寸进尺。她要考验他一下。

  “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你这样的!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肥拣瘦!”罗羽冰故意呛她。他好不容易创作出了“美人出浴”这道极品佳肴,到她这里一顿就腻味了?谁来拯救他的自信心?

  “哼!我这伤是谁引起的?”宥汐不以为意。罗羽冰的心思,她是吃准了的。

  “好吧!我错了!”罗羽冰只好甘拜下风。他今日起,又要去研究新的菜色了。

  南若皇宫,夜凝轻轻打开信封,宥汐的秀丽字迹映入眼帘:夜凝,我又受伤了!我好伤心!呜呜呜呜!西子山打猎的时候,我看中了一只九色玉兔,想抓来送给你的。谁知道柳亦珑与南洛歆那两个坏人暗算我,使我中了两箭。我的朋友们气不过,乱箭将她们射死了。我现在整日待在皇宫,都要闷出病来了。

  读罢,夜凝眉梢掠过一丝狠戾:柳亦珑,南洛歆!你们两个若是还活着,我定饶不了你们!

  夜凝缓缓提笔,在洁白无瑕的锦帛上挥毫泼墨。这个宥汐,总是让他心疼。

  长乐宫内,宥汐读罢信件,忿忿出声:“哼!!我是让你来数落我的吗?”

  须臾,她的唇角却出卖了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咯咯!”地笑出声来。

  她温柔地注视着信函,一遍又一遍地读着:“宥汐,你这个笨蛋!你不知道小心点吗?你总是这么莽撞,总是这么冲动!难道不知道受伤很疼吗?只是你不知道,有人比你更难过!下次再这样,我再也不理你了!哼!”

  情人之间,打情骂俏却是能甜入骨髓,暖彻心扉,无论如何也听不够的美好缱绻,宥汐只知道:她愿意继续沦陷,直至万劫不复。

  宁府,万籁俱寂,无声无息。宁予剑眉微蹙,心绪起伏:北名,南若,江黎三国结盟以来,一直有使臣往来,却从来跟他扯不上半点关系。南若皇也是顾忌他与嫣妃的一段往事,所以至今为止,他都没有再踏上江黎国的一草一木。如今,南若皇派他出使江黎国,却是安得什么心思?

  神情恍惚地看向窗外的漆黑一片,他再度陷入了沉思:嫣妃恨他入骨,而他亦对她嗤之以鼻。当初的种种不堪回首,本想随着时间的飞逝彻底尘封,现在,他必须重新开启。纵然心底多么不屑一顾,也必须从容应对。

  不远处,洛妍霏若无其事地看向素手中的诗卷,眸光却不自觉地偷偷瞥向他,心内嗤笑不已:呵呵,宁予尚书不是一直自诩天下无敌的吗?不是从来无所不能的吗?怎么,您也有过不去的坎啊?

  宁予无暇顾及她时不时投来的讽刺目光,径自思索着接下来的对策: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十年前,他能翻手为云,十年后,他亦能覆手为雨!

  第二日,晨曦初至,拜别南若皇,宁予悠然坐上马车,向江黎国疾驰而去。

  途经后水城时,一处曲径通幽的林荫小道上,暗处突然出现了数名黑衣人,将马车前后左右的道路通通封死,与宁府的护卫们激烈厮杀。

  车厢内,宁予不动声色,这些人,虽然武艺高强,但还远不是他宁府的对手。

  片刻不到,宁府众护卫已将所有黑衣人全部制伏,按照惯例,留下几个活口,剩下的人,则当场处死。

  “谁派你们来的?”宁予威严出声。

  “是江黎国的嫣妃!”一名黑衣人战战兢兢地回答。

  “把他丢到悬崖下!”宁予不经意地说着,仿佛他说了不下千百遍同样的话。

  “是!”话落,刚才那名黑衣人已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空旷的山谷里,只余一声恐怖至极的惨叫声回荡在众人耳畔。

  宁予并不言语,只眸光温柔,幽幽地看向另一名早已呆怔的黑衣人。想糊弄他,没门,嫣妃这个女人,恨他到了极点,却也爱他到了极点。她是绝不肯伤害他的。不过,从刚才的话来看,他和嫣妃的事情,知道的人也不少呢!他要更加小心了!

  “我,我…”,话音未落,黑衣人已咬舌自尽,宁予急忙使了个眼色,护卫们立刻点上了另两位黑衣人的穴道。

  不过,终究是为时已晚。

  Uw酷匠+网n|永久免?.费q"看小说

  “把他们的面纱摘下,仔细查看。”宁予并不气馁。

  “是!”

  经过一阵的翻找之后,护卫近前清声说道:“禀告大人,在一名尸体的身上发现了这个。”

  说罢,将一枚令牌恭敬地递到宁予手上。

  宁予细细端详之后,将令牌抛出,再次命令:“将他们的所有衣物除去,继续找!”呵呵,做假还做了全套啊!嫣妃的令牌,他是最清楚的了!假的怎能骗过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