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公主,你怎么了!”罗羽冰迎上前去,眸光中隐含一丝呵护之意。

  “柳亦珑与南洛歆暗中作梗,让我受伤了。”宥汐美目略带责怪地看向他。心内暗自怨恨:还不都是你这祸水长得太妖孽了,那两个贱人妒忌呗。

  “罗公子,我等在山中打猎,正好路过,亲眼看到那两位女子谋害汐公主。”林胥义正言辞地说道。

  “你的伤口看样子已经包扎好了,我送你回宫吧,将此事禀报皇上,严惩不贷!”罗羽冰温柔地看着她。

  “她们人呢?”宥汐故作不知情地环顾四周。

  “禀告汐公主,她们遇到了猛兽,此刻只剩下一堆白骨。”林君轻轻掀开车帘,入目处赫然是一些凌乱的人骨。

  宥汐轻轻看了一眼,随即嫌恶地别过头:“真是恶人有恶报!”

  话落,在众人的搀扶下缓缓踏上马车,高声命令:“回宫!”

  “是!”

  车厢内,罗羽冰沉默不语。经此一事,宥汐似乎有些生自己的气,但是他左思右想,终究找不出来哪个地方出了纰漏,他不是一直伪装得很好嘛!

  “本公主下次再也不敢和你说话了!”宥汐抬起头来,凶神恶煞地看着面前的俊美少年。

  “怎么了?我又做错了什么?”罗羽冰诧异地惊呼出声。宥汐肯对他挑明,证明事情还有挽救的余地。

  “那两个人喜欢你得很呐!我不过与你闲聊了几句,就招致杀身之祸了!”宥汐恼怒地翻了个白眼。至于嘛?我和罗羽冰只是朋友而已!

  “美丽的公主殿下,是微臣的不是,微臣会更加小心的。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罗羽冰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楚楚可怜地哄着她。

  “哼哼!到时候你的那些爱慕者们暗算我怎么办?!”宥汐不为所动。

  “我会保护你的!不让你受半点伤害!”罗羽冰信誓旦旦地许下承诺。

  “真的吗?”宥汐狐疑地看向他。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罗羽冰再次保证。

  “好!”宥汐轻软一笑。

  北名皇宫,听完木粼等人的禀报,北名皇勃然大怒,即刻命令将柳府,南府满门抄斩,并且大肆嘉奖了木粼等人。柳尚书与南尚书早就与南疆王勾结,他之前一直不杀他们,是希望可以使计利用他们来迷惑南疆王。如今,他们的女儿竟然完全不将北名皇室的威严放在眼里,一个嫡公主,也是想杀就杀,呵呵!看样子,他们两家,是决计留不得了!

  自那日后,宥汐一直在长乐宫内养伤,半步也未离开皇宫。

  隔日午后,阳光晴美,微风恋恋,宫外的栀子花妍妍盛开,温润轻柔的香气笼罩在整座皇城上空,丝丝缕缕,浓到化不开。

  宥汐期盼地看着窗外,不自觉地撅起了小嘴。又不能出去玩了,好郁闷!哼!又受伤了!

  就在她暗暗生着闷气时,宫门外清亮的声音响起:“微臣罗羽冰求见汐公主!”

  “进来吧!”宥汐轻声唤道。罗羽冰必是带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知道她这几日心情烦燥,来给她这个朋友解闷来了。

  “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有趣的物什?”罗羽冰将双手负在身后,故作神秘地看着她。

  “吃的。”宥汐眸光笃定地回答。

  “好吧!真是馋猫鼻子尖呐!”罗羽冰宠溺无边地叹了口气,悄悄将背后的玉盒放至檀木桌上,故意挡着不让她看见。

  宥汐伸长了脖项,奈何罗羽冰太过狡猾,她终究还是放弃了一窥究竟的打算。

  “什么东西,这么藏着掖着的啊?”宥汐浅浅开口。

  “你猜!猜到了就给你,猜不到么,本少爷自己享用!”罗羽冰傲娇地一仰头,俏皮地说着。

  “是鹿肉?”宥汐试探地问道。她分明闻到一股自己最爱的小鹿腿的味道,可是看罗羽冰的神情又不是。

  “再猜!”罗羽冰语带玩味地看着她。就不信你能猜到!

  “落亦花茶!”宥汐并不气馁。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落亦花的幽香,但是罗羽冰的薄唇再一次否定了她的想法:“不是哦!”

  “嫣枝露!”宥汐再接再厉。想她堂堂北名公主,天下什么珍馐佳肴不曾品尝过,念完了所有名称,总有一个是的!

  “不对!你还有三次机会!”罗羽冰看透了她的想法,下定决心刁难她。

  “水蛇粥,溪草羹,百鸟朝凤!”宥汐索性一次性用完。反正她总归会知道的,罗羽冰不会一直卖关子。

  “都不对,好啦!你输了,本少爷独自品尝美味哦!”话落,递给宥汐一个得瑟的小眼神,将玉盒轻轻打开,霎那间满室生香,嫣然清美的气息充斥着长乐宫的每个角落,无比诱人。

  最“O新J,章o节}上M酷匠网)s

  宥汐睁大了美眸,惊叹不已:碧色玉盒内,说不出的名的嫩肉晶莹剔透,细腻润致,竟还反射着点点澈越华光。各式珍稀药草分散期间,错落有致,说不出的精致诱惑。

  “这是什么?我怎么从未见过?”宥汐疑惑不解。

  “‘美人出浴’,本少爷自创的,你岂会知晓?”罗羽冰嘟起红唇,优雅地炫耀自己的杰作。

  “你会得东西不少啊!北名第一才子!”宥汐打趣着。

  “当然啦!听御医说你的肋骨也断了两根,我昨天一夜未合眼,专门去打了一只小鹿,给你这个馋猫养身体的。”罗羽冰殷情地邀功。

  “哼!算你有良心!知道本公主的辛苦!不过这鹿肉怎么与我平日所用的不一样呢?”宥汐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本少爷独门秘籍,绝不外传!”罗羽冰一副打死不说的模样。

  “瞧你那小样,本公主还不稀罕呢!”话虽如此,宥汐的目光却是直勾勾地盯着檀木桌上的玉盒,根本挪不开眼。

  “好啦,那我们高贵的公主殿下,您就看着微臣用膳吧!反正您也看不上!”罗羽冰自顾自执起筷箸,并不看她。

  “罗羽冰,你不是人!”宥汐抹了抹唇畔的液体,蛮横地无理取闹。

  “想吃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哦!”罗羽冰含笑提出诱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