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瑜会心一笑,瞬间明白他的意思。遂与卿隆合力将二人的尸体拖至附近的洞穴内。

  愈往里走,洞穴内光线反而愈亮。原来此处名唤“天光洞”,恰恰是由于此洞穴上方有一个巨大的环形出口,阳光才得以照射进来,使之亮如白昼。

  “嗷呜!”,一阵阵冷寒如冰的嚎叫声穿透空气,沉郁顿挫地回绕在整座洞穴之内。

  “小七!过来!”禀瑜眸光如火,无比亲昵地呼唤着前方。

  群狼风驰电掣般赶了过来,将禀瑜和卿隆团团围住。为首的一头过分漂亮的公狼欢快地抬起前爪,伸向一脸宠溺的少年,禀瑜并不后退,只无比喜悦地将它抱在怀里,瞬时还蹭了蹭它可爱的小脑袋。

  “小七,你想我了吗?”禀瑜亮晶晶地看着怀中的它说道。

  “嗷呜!”小七仰天长啸一声,转而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在他的衣服上舔了舔,无声地诉说着他的思念。

  小七是这群狼中的首领,模样虽然过于楚楚可怜,可是,它却可以生生与最凶猛的老虎斗上三天三夜。当时禀瑜发现它的时候,它正和一只白虎争夺猎物,禀瑜出手帮它赶跑了老虎,所以这一人一兽就此结下了不解之缘。

  “禀瑜,办正事儿要紧。”卿隆不禁提醒道。照这样腻歪下去,他们迟早会被发现的。

  群狼看着小七,头领不动,没有人敢对猎物下口。

  小七似乎听懂了卿隆的话,倏地从禀瑜的怀中跳了下来。很快,它愉悦地对着地上的两具尸体享用起来。它再次嚎叫一声,示意群狼和它一起吃,它能看出来面前两人比较着急。

  片刻不到,地上只剩下了一堆森森白骨,禀瑜拍拍小七的头,再一次搂住它之后,卿隆催促他赶紧离开,二人随即带着散落一地的白骨和破碎的衣物向外走去。

  将白骨等物丢弃在暗处之后,禀瑜和卿隆二人悄然离开,偷偷将正在四处寻觅汐公主的罗羽冰与护卫们引了过来,继续躲在暗处观察。

  众护卫看到草丛中的森森白骨,不禁大惊失色。从骨头的外观来看,这还是新鲜的,意味着刚起不久,这衣物是柳亦珑与南洛歆的,甚至白骨上还有二人的玉牌。看样子,这二人是被猛兽害了。

  罗羽冰见状,即刻吩咐道:“林君,你将二位小姐的遗物转移至马车上,剩下的人,与我一同全力搜寻汐公主!”

  “是!”

  话落,除了林君,众人皆进入丛林深处,细细地搜查着一草一木,希望能尽快发现汐公主。

  卿隆于禀瑜对看一眼,终于放下心来,悄悄地返回针叶林。

  罗羽冰状似无意地向二人离开的地方看了一眼,唇角扬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他早就看出来柳亦珑与南洛歆想谋害宥汐,二女的雕虫小技怎能逃过他的眼睛!他不过是故意逃跑而已。毕竟,宥汐害死了他的姐姐,说一点恨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反正,这三个女人的事情,他是不会掺和的。后来,他发现了卿隆与禀瑜二人设计害死两女十,也只是浅浅一笑,视若无睹。这两位少年一看就是和宥汐一个阵营的,他若是阻拦了,只怕宥汐会对他有所顾忌,那他这么多年的努力也就白费了。后来,卿隆与禀瑜故意引他来到阔叶林,他也装作若无其事地去了,面上的惊骇之色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就权当是送他们二人一个人情吧,依宥汐的手段,就算这两位少年被抓了,也很快会安然无恙地出来的。所以,他选择顺水推舟。

  针叶林小木屋内,宥汐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蓝也缓缓搀扶着她走至外面。众少年见状,纷纷上前询问:“汐公主,好点了吗?”

  宥汐的脸色已有所缓和,遂温柔地看着众人关切的目光,樱唇轻启:“我好多了,谢谢你们。”

  禀瑜清声说道:“汐公主,方才我和卿隆去把那两个贱人乱箭射死了!这两人,真是欺人太甚!”

  ;酷V匠#网正版首pA发=

  卿隆亦忿忿附和:“真是恶人有恶报!活该!”

  “尸体处理干净了吗?”宥汐缓缓开口。他们是她的朋友,她不希望他们有任何麻烦。

  “你放心吧!我让小七和它的狼群们把二女吃得干干净净!又把罗羽冰引到了草丛中,他对二女被猛兽所害之事深信不疑。”禀瑜笃定地拍着胸脯。善后问题,必须处理好。

  “小七还是那么漂亮吗?”宥汐笑意软濡地看向他。第一次见到小七的时候,她就情不自禁喜欢上了它。可是,它毕竟是狼王,所以宥汐心里有点怕,从来不敢靠近它。

  “对啊!我的小七是全天下最好看的狼!”禀瑜得意地炫耀着。

  “你得了吧!小七一个劲地嗅你身上的味道,你也不知羞!”卿隆鄙夷不屑地嗤笑着。

  “我就喜欢用些香料,你不同意啊!咱俩打一架啊!”禀瑜斜斜挑眉。

  “算了吧!男子汉大丈夫不与你这娘娘腔一般见识!”卿隆冷冷地从鼻孔里闷哼一声,兀自不看他。

  “你说谁是娘娘腔啊!你再说一遍!”禀瑜一撩衣袖,就要揍他。

  “好啦!别闹啦!整天打得还不够吗?今天打,明天好,你俩玩过家家呢!”木粼没好气地劝道。

  “汐公主,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轻暖拉回了主题。

  “你们跟我走,我遇害之事,与你们无关。柳亦珑与南洛歆用的是你们的箭,我不能让你们背黑锅。我会禀报父皇,你们亲眼看到她们向我射箭,并且救了我一命。”宥汐不假思索地说道。这本就是两女的过错,责任必须她们来承担。

  “好,我们护送你回宫,给你作证!”众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灌木丛中,罗羽冰与众护卫还在忧心忡忡地寻觅着宥汐的身影。恰在此时,一声清喝自不远处传来:“罗羽冰,我在这里!”

  听见宥汐的呼唤,众人皆抬眸向前方看去,只见汐公主步履蹒跚,宫装被鲜血浸湿,左右几位俊俏的少年郎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仔细看去,竟发现她的面色分外憔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