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洛歆亦冲她魅惑浅笑,转头向另一侧的宥汐望去。这一次,罗羽冰走了,看谁护着你!

  =y酷匠@‘网5"正S版#)首f发…

  二人再一次眼神交换之后,迅速佯装追赶着各自的猎物离开此处,向不同的方向前进。

  宥汐不以为意,继续寻觅着秤心的猎物,浑然不觉她的周围一直有两双眼睛斜睨悄悄看着她。

  柳亦珑于南洛歆逃跑不到一刻钟,迅速在离宥汐不远处的阔叶林后面聚首。

  阔叶林枝繁叶茂,是个隐身的绝佳场所。二人躲在暗处,眸光森冷,瞬也不瞬地狠狠盯着宥汐。

  宥汐的目光终于被一只浑身灿若锦缎的九色玉兔吸引。这种九色玉兔极其稀有,整个九州大陆,除了南若皇豢养的一只雌兔外,只怕找不到第二只了。

  宥汐眸光中是藏不住的兴奋:我若是猎获了它,赠予夜凝,他一定会喜欢极了的。

  不待细想,宥汐立即策马扬鞭,乘风追去。

  柳亦珑焦急地等待着,内心暗自期盼:一步,两步,三步……快点啊!

  南洛歆轻轻按住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终于,在二女迫切的渴望中,宥汐的身影愈来愈近,已经向前方的埋伏者完全露出了所有的命门,这个距离绝对在二人的精准射击范围之内。

  不约而同地,两女悄无声息地各自抽出一支利箭,一阵阴风疾驰而过,还不待宥汐反应过来,锋利刺骨的羽箭已然深深地扎进了宥汐的身后。

  “吧!”就在宥汐痛不欲生之际,美眸流转间,却不小心瞥见了落叶林中两道荷绿色的身影。是她们!宥汐恨恨地咬牙!她与她们无怨无仇,自己贵为一囯公主,两人为何要害她!哦!是了!两人喜欢罗羽冰嘛!哼!

  宥汐强自用意念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艰难地伏在马背上,向另一侧的针叶林跑去。竟敢如此暗算本公主,你们这是找死!

  针叶林处,有许多以打猎为生的猎户。他们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郎,拳脚功夫了得,射术更是不在话下。

  就在众人围捕一只猛虎之际,西边却突然闯进来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将他们的阵仗彻底打乱,到手地老虎即刻逃得无影无踪。

  众人愤懑至极,正要责备,却见来人是他们的老朋友,遂大惊失色,小心翼翼地将宥汐扶下,缓缓地让她倚靠在树下,关切地问道:“汐公主,到底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宥汐惨白着脸色,有气无力地看着他们:“是柳亦珑和南洛歆两人,她们就在这附近的落叶林中,两人皆是一袭荷绿色的罗裳,还未走远。”

  卿隆闻言,迫不及待地提箭远去,高声嘱咐道:“你们照顾好汐公主,我去给她报仇去!”“好!”

  “等等,我也一同去会会那两个蛇蝎女子。”禀瑜愤然策马追上他,一副怒火冲天的样子。

  蓝也温柔地看着宥汐,轻声安慰她:“汐公主,拔箭有些疼,你忍耐一下。”

  话落,纤手递给宥汐一方锦帕,让她咬在口中,另一人则一手按住宥汐的肩膀,一手利落一拔,随着“噗”地两声,一时间鲜血宛若泉涌,宥汐疼得近乎昏了过去。

  众人连忙将她抬至附近的小木屋内,独留精通医术的蓝也在内,毕竟男女授受不亲,他们又不通医学,只好安静地守在门外。

  蓝也细心地为她处理伤口,宥汐紧紧咬着锦帕,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小木屋外,木粼剑眉微蹙,不敢置信地说道:“这箭竟然还有倒勾,已经伤及骨头了!”

  轻暖细细端详一番,却径自摇了摇头:“这两女子太过狡猾,这箭不就是我们寻常猎户用得吗?竟然想栽赃嫁祸!”

  林胥恨声说道:“他们二人也不知拿的什么箭,最好是极品狩猎箭,上面不仅有倒勾,还有诸多锋利的小刺呢!这两个贱人!就应该千刀万剐!”

  木粼悠然一笑:“放心吧,我看得清清楚楚,卿隆和禀瑜就是拿的极品狩猎箭。”

  落叶林内,二女正在闲适地找寻着猎物,丝毫不担心宥汐会查到她们这里,反正那箭上也没有柳府与南府的标记。

  卿隆与禀瑜愤然赶到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面:两位绿衣女子嘻笑怒骂,半点也无对汐公主的愧疚之色,甚至话语中透露出对宥汐的嘲讽之意。

  柳亦珑懒懒散散地看着南洛歆,怡然自得地开口说道:“那个汐公主只怕搜遍了天涯海角,也找不到我们害她的证据呢!哈哈”

  南洛歆谨慎地看向四周,不屑地提醒她:“你少得瑟了,谋害公主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你嘴上小心点!不要乱说话!”

  柳亦珑不以为然:“怕什么?她走没看见,谁知道啊!反正这里也没人啊!”

  话音未落,“嗖嗖嗖嗖”地一通乱响,一阵箭雨铺天盖地而来,二人瞳孔瞬间放大,根本来不及闪躲,已被射成了刺猬模样,通身上下,竟无一处是完好无损的。

  “啊!我的眼睛!”柳亦珑恐惧至极的声音响彻树林,身旁的南洛歆亦呐喊出声:“哪个贼人如此胆大妄为!把我的眼睛还给我!”

  卿隆嗤笑一声:“你们这两个恶毒女子,瞎了也是活该!”

  话音未落,两人确早已一命呜呼。

  禀瑜缓缓走近二人的尸体,清声说道:“卿隆,怎么办?”

  卿隆不假思索地看着他:“把她们身上的箭都拔了,不能让人发现是我们杀害的。”

  二人立刻将尸体拖至播出,四下观望之后,发现并无人迹,遂火力全开,迅速地拔着数不完的极品狩猎箭。

  很久很久以后,就在二人筋疲力尽之际,卿隆终于拔完了最后一支箭。不过,事情还没有结束。

  “卿隆,我们把猛兽引来,将者二人的尸体吃尽就可以了!”禀瑜思索一番后提议道。

  “宥汐,你在哪里啊!”不远处,罗羽冰的声音穿透阔叶林,焦急地传递着他的不安。“汐公主!”护卫们的呼喊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卿隆计上心来,看了禀瑜一眼,兴奋开口:“你看!证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