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未落,宁予已将所有衣袍除下,顷刻间便一丝不挂,慢慢地向洛妍霏走来。

  洛妍霏瞪大了眼睛,高声惊呼:“你干什么?你赶快离开这里!”

  宁予对她的话恍若未闻,只斜斜觑她一眼,邪魅轻笑:“你是要跟我说男女授受不亲么?呵呵!你别忘了,十年前,我们就是夫妻了啊!”

  洛妍霏瞬间恼羞成怒:“宁予,你这个登徒浪子,你无耻!你卑鄙!”

  “我就乐意听你这么说呢!你越生气,我越喜欢哦!”宁予愈发妖娆地看着她,星眸中升起一抹邪邪的妩媚坏笑。

  “你给我滚!”洛妍霏已经是气急败坏地怒吼。

  “此刻若是千羽如此,只怕你早就扑上来了吧!你那么深情款款地看着他,不就是想要吗?千羽不能给你的,就让夫君来好好宠爱你啊!”宁予风轻云淡地浅浅说道。

  可他的心底却是控制不住的怒火:当年,你洛妍霏与云孟嫣为千羽争风吃醋一事闹得举国尽知,云孟嫣如愿嫁给了千羽,而你,则是人人避之不及,唯恐跟你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我之所以不顾世人的眼光执意娶你为妻,只是厌倦了那些女子对我的痴迷不悟。而你,恰恰已经有了心上人,所以我不必担心你会爱上我。可我宁予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哪个女人不是对我唯唯诺诺,召之即来,呼之即去,任我玩弄于股掌之上。而你,竟如此不屑于我!哼!就算我不爱你,也不容许一个女人这般蔑视我!

  洛妍霏见状,抓起屏风上的软烟罗粉裙就要逃走,却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在冰冷的玉石地板上,顺势滚下温泉池内,宁予紧紧吻住她的红唇,不让她有片刻的喘息……

  夜色在无声无息中悄悄散去,一轮朝阳缓缓爬上地平线,新的一天来临了。

  宁予早已上了早朝,洛妍霏却眼神暗淡,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锦被滑落,露出她不着寸缕的身体。伤痕遍布,或青或紫,有的甚至淤肿不止,也有的已然结痂。

  洛妍霏内心愤怒至极:宁予,你根本不是个正人君子,所有的翩翩如玉都是伪装的!你阴狠毒辣!你自私自利!你已经有那么多女人了,何苦要来招惹我!

  洛妍霏步履蹒跚地爬下床榻,换上一袭宝石蓝色冰丝嵌羽伊仙裙,净面梳洗之后,方才命人呈上早膳。

  正要执起筷箸,管家却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开口说道:“禀告夫人,兵部尚书夫人在门外请求相见。”

  洛妍霏头也不抬,继续夹菜,只随意地吩咐道:“跟她说我身体抱恙,不便接见。”她在心内暗自嘀咕:云孟嫣,十七年前,你大婚之日,彼此承诺的永不相见,可这些年,你却对我怀恨在心,一直不肯放手。还真是怪了,你我都几乎碰不见面,是怎么斗了二十多年的呢?也是醉了。

  宁府外,听闻管家的回报,云孟嫣忿忿不平:这个小妖女,装什么装?有本事勾引我的夫君,没本事见人啊!我今日就赖在这里不走了!看你能做缩头乌龟做到几时?哼!云孟嫣如是想着,也确实这么做了。

  日头越来越毒了,可是宁府的大门依然紧闭,就连一个人影都遍寻不见。琳儿连忙劝道:“夫人,我们还是回去吧!”

  “再等等吧!”云孟嫣不依不饶。强行敲门是行不通的,宁府的护卫们可不是吃素的,烈日当空,她也只好暂且忍耐。

  厅内,洛妍霏优雅地品着香茗,似乎对一切皆不在意的样子。

  /酷9匠(A网h,正V|版!…首Wq发;

  管家再一次走了进来,苦着脸继续说道:“禀告夫人,兵部尚书夫人仍未离开。”

  洛妍霏眸光淡淡地看着窗外,并不言语。内心却在不断翻腾:这个云孟嫣,倒是执拗得很呐!也罢,你愿意等多久就等多久,我是万万不会与你相见的。看见你,我的心情会不好的,知道吗?

  管家见她不再搭理自己,心知洛妍霏必是十分不待见府外的兵部尚书夫人,遂聪明地离开了。

  云梦嫣见洛妍霏没有一丝要见她的意思,遂怒火中烧地对着再一次出府的管家吼道:“告诉她,让她好自为之!”说罢,不顾管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目光,径自踏上马车,转身回府。一路上,她的心却如何也不能平静:洛妍霏,你好本事啊!害我等了这么久!哼!你等着吧!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的夫君不是人人都能肖想的!

  管家将云孟嫣的话告知洛妍霏时,洛妍霏只是浅浅地鄙夷一笑,脸上是昭然若揭的蔑视。这个云孟嫣,还真是小心眼得很呐!我与千羽从不曾有和联络,竟是看他一眼都不能了么?哼!云孟嫣,这个你还管不着!我洛妍霏想看谁就看谁!与你何关!

  思及此,洛妍霏的美眸中迸射出一丝阴森至极的狠戾之色,管家见此,急忙退下。

  北名国,自汐公主归来之日起,北名皇设宴大贺三天三夜,直至今日,所有的宴席终于结束了。

  宥汐愉悦地伸了个懒腰,欢快地离开宫殿,轿撵向罗府行进。

  罗府内,罗羽冰正在练习书法。

  宥汐示意众人不必通报,悄悄地来至他的身侧,却并不出声。

  嫣美的朝阳灿若织金,斜斜地透过朦胧如画的碧色纱窗,柔柔弱弱地打在少年丝般质感的三千青丝上,折射出宛若极品锦缎的潋滟光芒。少年剑眉微蹙,暗夜明眸专注地看着什么,俊俏鼻翼侧,竟停住了一只极其耀眼的翩翩彩蝶,他却无知无觉,径自嘟着鲜红欲滴的唇瓣,似乎对自己的字迹有些不满。

  宥汐顺着他的眸光看去,洁白无瑕的宣纸上,是一首意境清暖的古诗:柔情写画水为骨,秋月浮箫不胜衣。香风折桂栖何处?缘来归雪碾作泥。

  细细端详之,却见字迹隽永飘逸,洒脱明朗,宛若恋恋香风,令人心旷神怡。

  宥汐轻轻地咬了一下自己的粉唇,疑惑地看着他:“已经很好了啊!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话音未落,罗羽冰蓦然回首,呆怔地看着她,瞳孔是说不出的惊讶:“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让人通知我去迎接你呢?”

  宥汐轻软一笑:“北名国第一才子正在思考人生,本公主怎么好意思打扰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