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若国,日色初晴,细雨稍歇。南若皇城,今日格外繁华。众人将马路两旁围得竟无一丝缝隙,人山人海,川流不喜,不疑有他,只为凝太子一人。

  南若国的少女们眸光里是藏不住的欣喜和期盼,十年前,凝太子求学于仙境岛,偶尔回来,她们却是从不得见,如今,十年的夙愿,终于可以实现了!

  骄阳似火,敌不过姑娘们满腔的热忱,纵然汗如雨下,所有的等待在她们心中都是无比值得的。

  终于,离城门不远的方向,皇家护卫队的仪仗缓缓而来。少女们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却碍于南若皇在此,皆躬身跪下,山呼万岁。

  夜凝坐在精致幽香的轿撵中,听见众人的声音,纤手轻轻掀开华丽的帘幕,美眸婉转向外看去。

  就是这刹那间,众女不由地暗叹不已:都说仙境岛美若仙境,山水极其养人。此刻凝太子的惊鸿一瞥,方知此言名不虚传。怪不得南风锦虽生长于南若国,却在二十年前就永远留在了仙境岛呢!天色如织,云盛若羽,轿中少年颜美如玉,气质绝胜空谷幽兰。即使是在美男如林的南若国,凝太子的光芒亦是如此耀眼!这天下,除了举世无双的南风锦,再无人能胜过他了!从这一回眸开始,她们的心已深深沦陷,无可救药。今后,凝太子将是她们倾尽一生一世的万丈荣光!无人可以替代!众女眸光炽热无比,疯狂呐喊:“凝太子!凝太子……”。

  夜凝美眸微微瞪大,她们的热情太过浓烈,他竟有种被灼伤的恍惚之感,想要暂时逃离,却终究不动声色,只浅浅含笑,温柔地看着所有少女。他是南若国的嫡长子,是万人敬仰的凝太子,有些事情,既然无法逃避,那就就安然面对!

  只是此刻的夜凝尚不知晓,他这柔情陌陌的目光,让多少豆蔻少女彻底痴狂,又让多少痴心女子将来会为他肝肠寸断亦不放弃!

  南若皇宫,大臣们早已相聚在此,摆下无比盛大的宴席,为长途跋涉的南若皇与凝太子接风洗尘。

  众人行礼毕,皆纷纷落座。甫一入席,大臣们却是不约而同地暗自打量起夜凝来,这位十七岁的少年郎将是他们南若国的未来,他的言行举止关系着整个国家的命运,亦深刻影响着九州大陆的局势走向,而现在,他们从夜凝睥睨天下的君王之气中,隐隐看到了一丝期望。这,才是他们心中南若继承人应该有的张扬姿态!

  南若皇居高临下,坐在巍峨荣耀的帝王宝座上,极其满意地抬起了高贵的头颅,他的皇儿,岂会让南若子民失望?

  宫殿内歌舞升平,众人把酒言欢。可是,偏偏有人心里格外不痛快。

  洛妍霏举着美玉杯,却无心细品,只仰头一饮而尽,好不在意自己的女子身份。此刻她的眸中旁若无人,只神情恍惚地看向不远处的西方座位,陷入了沉思:那里,是深深藏在心底二十三年之久的男子,韶光易逝,他已不再如年轻时风姿绰约,甚至俊颜上被岁月雕刻了一丝所有若无的沧桑,却更平添了成熟男子的异样风韵。

  w酷|匠k/网V首发

  就在她顾影自怜之时,素手冷不丁被人狠狠掐了一把,刚要痛呼出声,却瞥见身侧宁予格外阴森狠毒的目光,她连忙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在人前失态。

  宁予红唇轻柔覆在她耳侧,极其自然地温声细语,可他的话却是万年寒冰一样地冻彻骨髓:“洛妍霏,记住你的身份,你是本尚书明媒正娶的宁夫人!把你对千羽大人的不该有的心思藏好了!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话落,宁予又假装亲昵地为她拢了拢散落在额际的青丝,方继续与邻座的户部尚书把酒言欢。

  洛妍霏暗暗敛下卷翘的美睫,幽幽瞪了宁予一眼,不看向任何人。

  云孟嫣悄悄观望着两人之间的一举一动,心中不由大为光火:洛妍霏,你这个小妖女,宁予尚书可是多少南若少女的春闺梦里人啊!他当年娶你为妻的时候,不知道让多少女子哭瞎了双眼!你倒好!宁予对你这般好,竟然还对我的夫君心存妄想!

  云孟嫣强忍住提刀冲向洛妍霏的举动,忿忿地饮下紫玉美酒,明眸却还是死死地盯着洛妍霏,目光宛若寒冰利剑,恨不能将她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

  洛妍霏早就察觉到她的不善,只轻蔑地凉凉白她一眼,遂将她视作虚无。

  云孟嫣见状,更是气得欲罢不能。

  千羽目光起初来回在二人之间观望,后来终于作罢。心内暗自叹气:这两个女人,斗了二十多年了!我看着都嫌烦!

  目光不小心触及宁予时,千羽姑略微不自然地想要撇开头,毕竟,他虽不喜欢洛妍霏,可是总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宁予。宁予却丝毫不在意,薄唇轻扬,友好地冲他一笑,示意他不必介怀。毕竟,洛妍霏只是单相思而已,两人并没有什么瓜葛,要怪,也只能怪洛妍霏太执着了。

  千羽接收到他的友善目光,亦不再尴尬,向他微微颔首。男人之间,只要一个眼神就够了。

  夜子衿颇具玩味地看着台下的一切,唇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夜凝见此,美眸微动,心中默念:想不到千羽尚书和宁予尚书,还真是分外有趣呢!

  天色渐暗,晚霞如水墨染成,宴会终于散去。

  众位大臣纷纷携家眷告退,一时间,皇宫陷入了无边无际的寂静之中。

  宁尚书府,洛妍霏回到厢房内,立刻抽出被宁予紧握的手,独自走向温泉池,关上房门,自顾自解下罗裳,将身体完全浸泡在花瓣嫣然的药泉内。雾气蒙蒙,药香弥漫,洛妍霏惬意舒适地闭上了双眼。

  恰在此时,她忽然听到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正欲回眸望去,宁予的声音却自头顶上方优雅传来:“妍霏,我来和你一同沐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