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朝暮暮,繁花落尽,年复一年,春去秋来。转瞬之间,仙境岛再一次迎来了十年一度的肄业盛典。

  仙境海岸,五大国的船只无比精致瑰丽,鳞次栉比地停靠在侧,北名皇,南若皇等人缓缓步出船舷,在仙境岛圣使的指引下,来至仙境阁。

  宥汐,夜凝等人皆喜不自禁,欢愉地上前迎接各自的父皇母后。除了每年的冬假,他们几乎是不在身边的。

  北名皇的目光一一在十五人面上略过,昔日的稚气孩童,如今却是成人了。十四位少年剑眉星眸,身姿俊秀,锦衣华服,风采动人,举手投足之间,尊贵气质优雅魅惑。宥汐亦是明眸善睐,俏丽婉约,已然是一个娉婷婀娜的美人了。

  北名皇后温柔握住宥汐的双手,眸中含笑:“宥汐,母后观察了一阵,竟发现十四位皇子皆是极品美少年,细细看来,竟把母后貌美如花的汐公主都比下去了呢!”

  “母后,你不要说出来嘛!”宥汐嘟着小嘴亲昵地撒娇道。却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哼!一个个都是如此绝色!把本公主都逼得无地自容了!

  就在众人谈笑风生之际,仙境阁外一阵耀眼的霞光划过,却是南风锦与卫砚栩相携而来。

  阁内所有人在看到南风锦的刹那间,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内心惊叹不已: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无论是十年,二十年,永远都是这般完美无瑕,无可挑剔得过分至极!世间竟没有任何词语足以形容他一丝一厘的美貌,无论多么美好的词汇,在他的容颜面前,都显得如此不堪一击。他的美,早已突破了宇宙的极限,无可企及。

  见众人已然呆怔,失了魂魄,卫砚栩孩子气般地甩开他的手,径自腹诽:这个南风锦!何时何地,无时无刻,不在抢本岛主的风头!

  南风锦薄唇浅笑,浑不在意他的举动。

  北名皇眸光温柔,朗声说道:“帝师,一别经年,别来无恙!”

  南风锦含笑看着他:“北名皇亦是风采不减当年!”

  i酷p●匠;U网正☆9版首(y发

  这边厢,北名皇,南若皇五人与帝师笑谈风月。另一侧,夜凝等人欢乐地簇拥着卫砚栩,倾诉着久别重逢的喜悦之情。十年未见,此时此刻,却是更加忍不住想要与之亲近。

  一个时辰之后,吉时已到,众人方才依次入席,帝师南风锦则坐于主位,随着圣使的高亢之声“第一项:行加冠礼!”,肄业盛典正式开始了。

  夜凝,宥汐等十五人依次站在厅内,十五位蓝衣圣使在庄严神圣的乐声中,将通体透明的暖玉冠为他们轻轻戴上,而后错落有致地相继退下。

  夜凝等人一一向南风锦施礼之后,圣使嘹亮的声音再次响彻仙境阁:“第二项:行赐牌礼!”

  话落,另有十五位黑衣圣使缓步近前,将一枚枚晶莹美丽的玉牌交与宥汐等人。玉牌宛若鬼斧神工雕刻而成,用特殊工艺制作,上面刻有每位皇子公主的封号赐字,是皇家书院学子身份的象征。

  “第三项:行祝酒礼!”话音落下,夜凝等人皆手执夜光杯,无比恭敬地向南风锦施礼敬酒。南风锦含笑执起酒杯,一饮而尽。

  “礼毕!入座!”,待十五位皇子公主皆落座之后,席上觥筹交错,阁内香风轻过,好不热闹。

  日薄西山之际,肄业盛典终于画下了圆满的句点。众人一一辞别南风锦与卫砚栩之后,各自踏上了归国的船只。

  北名战船上,宥汐遥遥望向远处的夜凝,明眸中是不言而喻的忧伤落寞。她已不是从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不知从何时起,或许是止水明镜湖畔的蓦然回首,亦或许是萤火虫洞内的相知相惜,夜凝,早已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任谁,也无法取代。而今分别,却不知何时再相见。

  夜凝静静注视着她,微风翩跹,剑眉微蹙,眸光里的不舍却远远不及此刻的心潮起伏:那个他心心念念的美人,曾经一起欢笑,一起哭泣的宥汐,今日却要离开了。只是,此刻美人尚未远去,他的思念已然蔓延成海。

  在二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之中,各国的船只纷纷启航,向天际线处不断行进。

  高山之巅,南风锦与卫砚栩迎风而立,十年磨一剑,较量无声无息。

  卫砚栩缓缓启动幻术,霎时间霞光万里,碧色天空明媚鲜妍至极。

  南风锦浅浅一笑,轻轻舞剑,衣带翩跹,落花满地,所过之处皆是如梦似幻,宛若仙境。

  二人一来一回之间,转瞬已斗了千余回合。天地却清澈更胜往昔,万物皆如沐圣眷,愈发欣欣向荣,生机盎然。整座仙境岛仙气缭绕,氤氲朦胧,散发出美妙至极的缱绻诗意。

  夜幕降临,卫砚栩方败下阵来。他懊恼地落下山脚,语带不甘地看向南风锦:“我输了,明砚岛是你的了!你简直不是人!”

  “我如何不是人了?”南风锦促狭地问道。

  “不过十年而已,你竟然已经修炼到了湖舒掌法的第十级!你简直太过分了!”卫砚栩忿忿不平。

  “你也知道,我对你的明砚岛觊觎很久了。不如此,怎么能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呢?”南风锦笑得格外嚣张。

  “本岛主现下没有容身之处了!怎么办吧!”卫砚栩索性耍赖。

  “你不是一直向往天下山水吗?尽管游历好了!”南风锦继续揶揄着他。

  “本岛主看够了,天下所有的风光,都不及你的仙境岛千分之一!我看上你的岛屿了!”卫砚栩如实相告。可是,他的心里却也默默地说着一句话:全天下最好看的人也在仙境岛,就是你南风锦了。

  “好啊!一万两黄金一日,你若同意,我许你待在仙境岛。”南风锦故意刁难。

  “成交!本岛主最不缺的就是黄金了!”卫砚栩嘴上如是说,内心却在暗暗盘算:总有一天,我要把你的全部宝贝霍霍光了!哼!竟敢打本岛主的如意算盘。

  南风锦悠悠含笑,却并不看他。自此后,韶华舞流年,挚友伴君侧,风光无限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