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落,卫砚栩强撑着就要起身,南风锦一眼看穿他的心思,不紧不慢地悠悠启唇:“你现在有伤在身,先在我这里调理身体要紧。”

  “也罢,你把我打伤的,你负责养我。”卫砚栩傲娇地瞟了他一眼,自顾自地嘟着小嘴,一副惹了本少爷休想逃跑的样子。

  南风锦忍俊不禁,却眸光一转,打起了另一番思量:“可以啊!不过请你每日备足黄金万两,本岛主不养闲人。你现在不能为我做任何事情,可是每日却需要各种珍贵的中草药来调养,念你是我的朋友,我只收你本金。”

  看G正版L章;。节上e酷g%匠S*网#

  卫砚栩磨牙霍霍:“江湖传言果然不假,你南风锦就是一个铁公鸡!我不管,本少爷偏不给,就赖上你了!怎么的吧?”

  南风锦清浅一笑,凉凉地瞅着他,却向外喊道:“来人!把这个泼皮无赖给我扔到仙境海!”

  “是!”很快,五六名兵士即刻入内,抬起手无缚鸡之力的卫砚栩,就要向外一扔,说时迟那时快,卫砚栩急忙求饶:“我给你!快放我下来!”

  南风锦轻轻颔首示意,兵士们立刻将卫砚栩放回到原位,随即退下。

  “江湖人一直把你我排在‘天下吝啬榜’的并列第一位,今日,你我终于分出高下了!”南风锦把玩着晶莹剔透的琉璃球,笑得从未有过的舒畅。他虽然觉得无敌很寂寞,但是他就是无比享受啊!这个积压在他心底多年的郁结,总算是彻底解开了。

  卫砚栩忿忿不平地看着他,目光如炬,熊熊迸发出一团团炙热的火焰:“南风锦,你这是耍诈!本少爷会扳回来的!”

  南风锦不答反笑,在他冷如寒刃的目光中,无比得意畅快地消失在房门外。

  自那以后,仙境岛时常爆发出卫砚栩暴跳如雷的怒吼声和南风锦幸灾乐祸的嘻笑声。

  宥汐每次听见时,总会默默地看着夜凝:“那个好看的卫哥哥干嘛总是那么凶啊?我们的帝师是天下第一美男,他怎么能生帝师的气呢?”

  夜凝薄唇浅浅一笑,若有所思地答道:“他应该是嫉妒帝师的美貌吧!毕竟,师父长得如此举世无双,哪个男子会不嫉妒呢?”

  江烟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也觉得是这样呢!卫哥哥真是心胸狭隘,非男子汉大丈夫所为。”

  “你们滚!”卫砚栩耳力过人,虽然三人在风锦台外面极小声地议论他,但是他还是气不打一处来,索性来一声狮子吼宣泄他的不满。他是上辈子欠了南风锦多少钱啊!这几日处处受他欺负还不够,连这些乳臭未干的孩童都来对他指指点点,哼!

  三人闻言,迅疾做鸟兽状散去,毕竟,帝师还是对他很好的,每日亲自为他熬药不说,还变着法子命人做他喜欢吃的各式珍馐美味,除了喜欢对他搞点恶作剧,还真挑不出什么错处来。这个人,他们不好得罪。

  一个月之后,卫砚栩的伤已好了大半,生性活泼的他不甘寂寞,迅速和十五位皇子公主们打成了一片。

  甚至皇家书院每隔三日的郊游,众人都纷纷要求卫砚栩一同前往仙境岛的各个景点游玩,卫砚栩俨然成为了所有人的新欢。

  于是,仙境岛的美好韶光中,总能看到帝师南风锦悠闲抚琴,卫砚栩惬意在侧吹箫。或是漫天落花雨下,南风锦优雅鸣笛,卫砚栩翩跹舞剑,画面竟是难以言喻的默契舒适。

  时光似水,在指缝中一天天逝去。终于,在阅遍了仙境岛的所有风情万种之后,卫砚栩准备离开了。

  “南风锦,本少爷在你这里待够了,财宝也被你压榨太多了,我要走了。”卫砚栩故作无所谓地看着南风锦。

  “你要回北夷王那里?”南风锦提出了心中顾虑。

  “不了,北夷王要把他那凶神恶煞的妹妹嫁给我,本少年大好年华,不能被那个母老虎糟蹋了。”卫砚栩一想到那个彪悍的北夷女子,冷不丁地冒出了一身虚汗。

  “那你打算去哪里?”南风锦悠悠看着他。

  “游历九州。这是我的夙愿。”卫砚栩眸光执着,说出了心中的期许。

  “还会回来吗?”南风锦状似漫不经心地问着。

  “会也不会,看本少爷的心情。”卫砚栩无比轻松地看着他。他肯定会回来的,但是,就是不告诉南风锦。

  “别忘了十年之约。”南风锦明知他在故意掉他的胃口,却还是忍不住提醒他。

  “好!如果我赢了,仙境岛就是我的。你赢了,我的明砚岛归你。”卫砚栩决定赌一把。

  “可以。到时候不要舍不得哦!”南风锦欣然接受。

  “哈哈!你等着我!”卫砚栩仰天大笑,片花只叶不沾身,潇洒转身离去。

  南风锦目送着他水蓝色的清新背影,看着他缓缓踏上船只,一点点消失在缥缈梦幻的海岸线处,内心竟前所未有的失落。

  卫砚栩终究敌不过心中的无限留恋不舍,抬眸悄悄地凝视着远方宛若白色暗点的南风锦,卸下不羁的伪装。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夜凝,宥汐,江烟澈等十五人躲在海岸边一处茂密的树丛处,默默地送他离开仙境岛。

  “夜凝,你怎么知道卫哥哥要走了?”江樱越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小声询问。

  “昨夜我在凝阁的顶楼玩耍,不小心看到他在收拾东西了。”夜凝美眸略微不舍,声音也有些不易察觉的哽咽。

  “卫哥哥要走了,为什么还瞒着我们,天不亮就偷偷不辞而别了。”慕容烨小声地啜泣着。

  “你们这么哭鼻子,卫哥哥怎么走啊!”南宫翡嘴上说着别人,小鹿斑比一样的眸子里却早就盈满了泪光。

  “没事的,他会回来的,他和师父有过约定的。”南宫潋娇嫩的小手轻轻拭了拭眼角的泪水,殷殷地期盼着。

  微风细雨轻轻拂过,南风锦并不点破,任由孩子们在不远处温声软语。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但愿来日有缘再见时,清风如画,君心依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