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砚栩正在专心施法之际,忽然“砰”地一声滔天巨响,船身顷刻之间化为乌有,他立即启动“浮御”术才堪堪躲过汹涌的浪花,悬浮在半空之中。刚要再次催动幻术,一股来自麒云山的真气瞬间将他击中,他猛地倒退了好几步,险些跌入海水之中。直到此刻,他才心知不妙:即使在他的幻术加持下,“麒云圣火”阵的功力却不退反增,若问这世界还有什么比幻术更加厉害的,那一定就是“湖舒掌法”了。只有它才能彻底地粉粹幻术,使之一败涂地。

  卫砚栩并不甘心,他绝不会灰头土脸地逃走的。缓缓伸出手,将玉瓶中的黑色药丸悉数吞下,他的功力已然增长了数百倍。此刻他双眸通红如血,全身呈青黑色,“九转灵仙丸”虽然十分有利于习武之人的修炼,但是过量服用则很有可能导致他爆体而亡。

  卫砚栩再次施展幻术时,麒云山不远处的活死人更加凶猛异常,“风锦云”军队则轻轻向他们掷出了一缕缕紫色烟雾,不过片刻,这些活死人霎时间燃烧成一具具焦尸,再也不会醒来。

  南风锦意识到卫砚栩的功力瞬间大涨,不过却丝毫没有慌张。这种倚靠药物提升修为的办法根本难不倒“湖舒掌法”,湖舒真人早就想到破解之招了。他缓缓启动“湖舒还原诀”,不消片刻,卫砚栩已被打回原形,彻底恢复到了他之前的功力,无论他如何诡计多端,终究想不出克制“湖舒掌法”的计谋来。

  为今之计,他也只有以命相博了。他催动所有意念,将毕生精力集中在右手食指处,缓缓指向天空,启动了幻术的绝招“九死一生”,瞬时海浪翻飞,风云突变,滂沱大雨似乎要将全世界彻底覆灭。

  南风锦纤指轻轻覆上唇畔,檀口微动,神色自若地驱动“湖舒掌法”第九式“九九归一”,以他现在的水平,“九九归一”的功力只能发挥千分之一,不过,对付他却已绰绰有余。

  终于,在所有的活死人彻底消失后,卫砚栩体力不支,“扑通”一下摔入了深不可测的海水之中,渐渐失去了知觉。

  汐苑,宥汐紧紧地抓着奶娘的衣袖,害怕地闭上了眼睛。窗外无比瘆人的电闪雷鸣依旧疯狂地席卷着仙境岛的一切,她不知道这绵绵不绝的暴雨是否会停歇,只是隐隐得感觉到外面死了很多人,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一声声传来,这是自小被呵护在手掌心的她从未经历过的。只是,身为皇室,她必须从容不迫。

  夜凝控制不住自己一探究竟的欲望,躲过了诸多暗卫,悄悄爬到了凝阁的顶楼,打开窗户向外望去。

  仙境岛的神圣之地“麒云山”,此刻彻底被雾气笼罩,他完全无法观察到里面的任何情形。

  平日寂静无声的“麒云圣火”阵,此刻虽然仍旧空无一人,可离阵一百米的“风姿路”处,则是尸横遍野,不过这些尸体就连一丝血迹也无,不过眨眼之间,立刻凭空消失,再也寻找不见。可是下一批尸体接踵而至,重复循环上演着,直至骤雨初歇,方彻底变为乌有。

  夜凝的内心波澜起伏,骨子里的善良令他暂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他知道,有些事,本就无法逃避。将来或许有一天,他也会这般杀人于无形之中,倘若真的如此,他只能坦然接受。

  风锦台,沉睡了一个时辰之久的卫砚栩轻咳一声,终于慢慢地睁开了璨若星辰的美眸,环视四周,奢华雅致的装饰耀眼夺目,却带着一丝世外桃源的淡雅惬意,美得不像人间。

  他再细细看去时,却见到清澈芬芳的温泉池内,一个曼妙多姿的倩影正背对着他。

  池水中人不着寸缕,玉白娇嫩的肌肤在水晶华光之下,愈发显得魅惑光泽。墨发如瀑,翩跹落下却遮不住灵动美背,花瓣参差错落地漂浮在水面上,荡漾出一圈又一圈旖旎潋滟的波纹。

  卫砚栩不由地俊颜微红,兀自别过脸去,克制住内心的冲动,却总是忍不住偷偷去看他。

  池水众人方缓缓转过身来,却并不是豆蔻少女,而是此前与他交战的南风锦。

  卫砚栩瞬间瞪大了双眸,不敢置信地想到:天呐!这是怎样一张魅惑众生的脸!本少爷自认阅美无数,天下间何等绝色美人他未曾见过,哪一个不是倾城倾国的极品佳人!可是那些女子若是与眼前之人相比,便是连他的一根毫发也远远及不上!可偏偏他竟是个男子!

  南风锦并不在意,缓缓披上夜光锦华服,施施然向他走来。

  卫砚栩见他走近,方开口问道:“你是谁?这是哪里?你为何救我?”

  4更新P1最…快6c上$O酷6#匠E网`

  南风锦悠悠浅笑,眸光破碎出丝丝缕缕的星辰光芒,却不答反问:“你又是谁?”

  卫砚栩再三考虑之后,决定如实相告:“我是卫砚栩,和一个神秘人决斗,我败了,所以落入仙境海水中。”

  南风锦嫣然一笑,接过他的话:“我就是与你相斗的神秘之人,仙境岛主南风锦。”

  卫砚栩郁闷至极地看着他,提出了藏在心底的疑惑:“你就是帝师南风锦?你为何救我?”

  “无敌总是寂寞的,你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对手,我不想轻易失去。”南风锦如是回答。

  卫砚栩闻言愤懑至极,阴森的目光射向他:“你是来羞辱我的吗?我用尽了全部功力,而你只拥有湖舒掌法的一成功力不到,便将我打得一败涂地。士可杀不可辱,你究竟有何阴谋!”

  南风锦斜斜挑眉,并不看他,只漫不经心地随口一说:“如果你也不是我的对手,这世上竟真是无趣得很呐!我既然救了你,便不后悔,敢不敢答应我十年后来此再决一胜负!无关政治!无关江湖!只是你我二人之间的武艺切磋而已!”

  卫砚栩郑重承诺:“好!你这个朋友,我卫砚栩交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