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凝抬眸注视着面前的小人儿,清浅一笑:“谢谢你,宥汐。”

  话落,夜凝转身,宥汐温柔地为他戴在嫩滑的颈项上,又细细端详了一番,不禁赞叹叹道:“夜凝,你好美啊!”

  夜凝闻言,得意地扬起线条优美的下巴,铃声般动听的声音弥漫在湖风中:“那是自然!”

  宥汐莞尔一笑,悠悠解释道:“‘美湖’吊坠不仅美丽不可方物,它还有驱邪的作用,你有了它,所有的妖魔鬼怪都不用怕啦!”

  夜凝美眸轻轻一动,略有些疑惑地询问道:“它怎么这么厉害啊?”

  宥汐俏皮地看着他,故作玄虚地看着他:“南疆的得道高人为它开过光的呢!而且,它还是认主的。父皇送给我的时候,我却一直都戴不上,而我替你戴上的时候,却丝毫没有障碍呢!可见,它很喜欢你呢!”

  夜凝爱惜地将“美湖”吊坠捧在手心,生怕失去了一般,温柔至极地看着它,绽放出璀璨夺目的笑意,如同情人般缱绻软语:“美湖,我爱你哦!”

  美玉吊坠只无比惬意地躺在他的掌心,天水蓝色的光芒更胜以往。

  二人相继回到各自的院落后,黑暗处悄悄出现了一个天水碧色的身影,径直走向皇家书院的东南方向,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极为低调奢华的楼宇,各色美玉缤纷多彩,错落有致,组合在一起,恰好就是“锦月台”这三个楷体刻字。

  锦月台内,南风锦早就探知到来人的气息,却只清声喊道:“游木,我在!”

  不错,来人正是南若皇的心腹~游木。游木缓缓推开房门,施施然来到了南风锦的厢房内,眼前的景象却并未让他惊慌失措。

  南风锦墨发沾湿,随意慵懒地散落在胜雪华服上。羽色领口微微滑落,露出胸前皎洁丝滑的大片美妙肌肤,纹理极为细腻光泽,似水月光折射之下,完美无瑕到了极点。衣袍却被缓缓带起,白嫩美丽的大腿无一丝遮掩地呈现在华灯之下,极为惑人的腿部曲线恣意地勾勒出他的清越风姿,肆无忌惮地彰显着他的倾世之美。

  游木悠然开口说道:“锦,你真是世上最美的人,不过,还好这副景象是被我看见了,若是女子,你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南风锦薄唇扯开一个鄙夷不屑的弧度,厌恶地说道:“我最讨厌女子,看见我恨不得吃了我一般,她们只是过于迷恋我的皮相而已!”

  游木揶揄地看着他,忽而坏笑着说道:“难道你有断袖之癖?若是如此,我也是可以从了你的!”

  酷$◇匠网$正`版》首V、发

  南风锦无奈地冲他翻了个白眼,却转而含情陌陌地轻启樱唇:“哦?是吗?我也早就看上你了呢!”

  游木连连摆手:“我错了!大美人!你放过我吧!我们还是说正事吧!”

  南风锦方收起戏弄他的心思,神色自若地问道:“怎么了?”

  游木正色说道:“北夷王听说仙境岛有一百多年前南若国留下的宝藏,正准备利用一批活死人偷渡到此处寻求珍宝,你这几日要格外当心。”话音未落,游木却忍不住暗自嘀咕:上苍真是格外厚待于你,一个男人生得如此美貌,这真的是让天底下所有的女子皆黯然失色了。也难怪你甚少出岛,这般绝世风姿,真是倾尽苍生也不为过。

  南风锦剑眉微蹙,柔声问道:“北夷王什么时候培养的活死人?”

  游木神色凝重地看向他,缓缓回答:“据暗探回报,他至少已经培养了一个月。我们也是偶然发现,这些活死人是利用幻术控制活人的思想,从而让他们无痛无痒,成为北夷最得力的杀人工具。”

  “幻术?这不是上古时代的么?据说很早就失传了,他们怎么利用?”

  游木手指轻轻拈起一枚沾染上衣袖的落叶,并不看他,只樱唇微张,念动口诀,不消一会儿,那落叶竟宛若蝶翼般翩跹起舞。曼妙生姿。

  南风锦莞尔一笑,不由打趣道:“莫非你就是幻术的传人,能将落叶都控制得如此出神入化,看样子,你藏得很深啊!”

  游木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刚刚我用的不是幻术,只是南疆的蛊术而已,幻术还要更加精妙绝伦。北夷王一年前觅得了一位高人,名唤卫砚栩,他是幻术的嫡传血脉,当今世上,只怕无人是他的对手。”

  南风锦恍然大悟:怪不得北夷王竟把主意打到他这里来了呢!仙境岛不仅有五大国的皇家护卫队严加看守,他私有的“风锦月”军队更是所向披靡,威震天下,不过,这个卫砚栩,绝不是个容易对付的角色呢!

  送走了游木,南风锦却毫无睡意。他优雅起身,缓步来至书房,殷切地在寻找着什么。

  遍寻无果之后,他懊恼不已,漫无目的地踢着脚下的绿松石。忽然,一颗绿松石滴溜溜地滚向了西南角的玉瓶,“叮”地一声脆响之后,玉瓶后面的画轴哗地一下打开了。

  南风锦抬眸望去,却见那只是一幅古色古香的山水画而已,刚要将它轻轻卷起,却发现看似简单的山水画中,其实还藏着一套极其罕有的上古掌法。

  他蓦地想起落天真师父曾经与他说过:“上古时期,幻术几乎横行天下,却独独败在了湖摄真人的‘湖舒掌法’之下。”

  南风锦再一次细细端详之后,发现这副画周围竟有氤氲雾气缭绕,原来是被施了“惑心”这一障眼法,与游木相识多年,这些手段还是难不倒他的。

  缓缓念动口诀之后,山水画四周的仙气消散,左放出现了一行字迹,赫然就是“湖舒掌法”的心法口诀。

  南风锦大喜,如今有了克制幻术的这一法宝,他何必为一个卫砚栩而焦虑不安呢?

  思及此,遂不再犹豫,快步走出书房,和衣躺在精致华美的水晶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日,天色将亮未亮之际,南风锦悠悠醒转。他信步来至一处寂静无声的树林中,深深地呼吸着天地之间的清美气息,眸光明丽,素手娇柔,惬意地开始了“湖舒掌法”的练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