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语在他的怀里找了一个位置,舒适地将头枕在他的臂弯处,任由他揉乱她的墨发,时不时地还会亲昵地蹭蹭他的腰肢,故意地在他粉唇画着一圈圈的波纹,宁予终究忍不住,情不自禁地发出一阵悦耳的笑声。

  就在落语的小嘴吻上他的唇畔的时候,他却猛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嘴里亦含糊不清地嘀咕着:“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看爷怎么蹂躏你!”落语则娇滴滴地羞红了脸,欲拒怀迎的魅惑声音辗转响起:“你坏死了!人家不要嘛!好不好?”

  两人不再言语,落语阁内,微风乍起,水晶帘微动,花香阵阵,却挡不住一室的尽欢。

  第二日清晨,宁予一如既往的不见踪影,落语红唇泛起一丝苦笑,不该期许的又何必执着呢?他向来如此,她不是已经习惯了吗?可为什么心却是如此地痛呢?

  北名皇兑现了他的承诺,宁予的父母被安然释放了。宁予激动地看着爹娘,冷情如他却也眸中带泪,思绪如水般渐渐涌上心头:爹娘本犯了株连九族的大罪,如今宁家虽然不似从前那般风光,可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一家团聚更令人羡慕的呢?

  就在他心花怒放之际,宁老爷却一下子晕了过去,宁予连忙扶住他,让他慢慢躺在厅内的檀木椅上,遂急切地询问宁老夫人:“娘,爹他怎么了?”

  宁老夫人含糊其辞地解释道:“宁予,你爹没有大碍,只是在牢房里呆久了,太累了。”

  宁予一眼就看穿了宁老夫人的谎言,神色凝重地看着她,缓缓说道:“娘,你现在不告诉我,爹的病情会越来越严重的,你若是跟我说实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闻言,宁老夫人只得无奈地说道:“宁予,你爹的病已经有好几年了,那个时候被政治对手害,导致他一直心慌失眠,动不动就会昏厥过去,大夫说只有天池内的妍竟草才可以救他,可是我们寻遍了天下,也找不到一颗妍竟草啊!孩子,你快想想办法吧!”

  “妍竟草?”宁予陷入了沉思,他将爹娘安顿好之后,迅速派人到处寻找妍竟草的下落。

  三天后,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却收到了一封来自罗王府的信件。

  信上说,世上唯一的一颗妍竟草就在罗王府,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看他舍不舍得落语阁的落语花魁了。

  宁予唇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意,提笔写下一封信,交给手下,送到了罗王府。他看着案几上罗老王爷的潦草字迹,终究还是不屑地撇过头去。这个罗老王爷,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啊?他觊觎落语多年,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吗?呵呵!一个女人而已!他宁予还不放在心上!

  罗王府,罗老王爷读罢书信,沧桑的面孔露出一抹猥琐丑陋的笑意,绿豆眼冒着瘆人无比的光芒,摩拳擦掌地狂笑不止:“宁予啊!真才俊啊!”

  颐萃楼,落语袅袅挪挪地走至窗畔,美眸殷切地找寻着什么,却始终看不到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儿。

  她蓦然回首,罗老王爷正目露凶光地直勾勾看着她,她惊慌失措地质问道:“你来干什么?宁予呢?赶紧滚!”

  罗老王爷仰头淫笑不已:“就是宁予让老夫来见你的啊!美人!”

  落语闻言,目光瞬间呆滞。想不到她放在心尖上的人,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恨不能倾尽一切都给他的人,到头来会如此对她!往日的缠绵悱恻,旧时的山盟海誓……所有的所有,全是骗人的!骗人的!骗人的……

  落语奋不顾身跃出颐萃楼,如折翼蝴蝶般向下坠落的时候,她在想:宁予,在你眼中我只是一个玩物是吗?想要就要,厌恶了就可以随意抛弃了吗?我什么都给你了,你还是绝情至此吗?落语以命为誓:生生世世,都不会放过你的!

  罗老王爷瞪大了淫邪的小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上一刻还活着的美人就这样惨死在颐萃楼外,急忙离开此处,逃向罗王府。

  很快,落怡楼头牌落语坠楼身亡的消息在南若国冰城内传得沸沸扬扬,众人议论纷纷,一时间矛头皆指向了罗老王爷。

  落语坠楼之后,有人看见罗老王爷鬼鬼祟祟从颐萃楼跑出,况且落语多次拒绝罗老王爷,这已是世人皆知的真相,罗老王爷这一次是无法逃避责任了。

  宁府,宁予得知了落语身亡的消息后,却连眉头也未皱一下,只缓缓开口:“知道了。”一个玩物而已,死了也罢,还指望他能滴下几抹泪水吗?真是可笑!罗老王爷已经把妍竟草送来了,爹的病能治好才是最重要的,本少爷不想搭理无关紧要的琐事。

  冰城府尹宫易原看着府衙内惨不忍睹的尸体,暗自惋惜:可怜如此贞烈女子,终究是红颜薄命啊!

  宫易原命下属厚葬了她,很快顺着众人提供的线索查到了罗王府。

  罗老王爷此时心急如焚,宫易原深受皇上器重,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偏偏有家大业大,他一介失宠王爷怎能与他相提并论?

  不过几个时辰,罗老王爷就被捉拿归案,宫易原当众审讯他时,他并不承认,可人证信誓旦旦说道:“启禀大人,小人确实看到他从颐萃楼逃跑,他们都可以证明!”“对!我也看到了!”“就是他!”

  酷08匠W9网X唯;n一正+版,…,\其他v都是#z盗ik版N

  众人义愤填膺地指证罗老王爷,他则死不改口。宫易原命人拿出刑具,在南若,王侯将相犯法也不能姑息。铁夹“砰”一声将指骨夹碎时,罗老王爷再也忍不住痛楚,连连哭诉:“是老夫将落语姑娘谝至颐萃楼,她为了保全贞洁,才坠楼摔死的!”

  众人闻言纷纷唏嘘不已,纵然早就猜到必是如此,但是真正听到结果时,却还是忍不住暗中惊叹:落语姑娘当真性情中人啊!

  罗老王爷并未提及宁予,纵然他有罪,但是所有物证皆已被他销毁,他承诺过会将他救出来,现下,只能死马作活马医了!

  人命关天,罗老王爷即刻被人关进牢房,南若皇的命令已下,所以罗老王爷明日就会被问斩。

  入夜,牢房阴森恐怖,蟑螂老鼠恣意妄为,罗老王爷缩在角落,只希望宁予尽快来救他。平日里他无恶不作,人人皆惧他怕他,今日他一朝落难,冰城百姓畅快不已,又有谁能向他伸出援手?南若皇早就想弄死他了,如今他也算自投罗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