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浔越口中的犒赏自然是指北夷人在山洞内囤积的大量物资,这可是北夷多年的心血啊。

  逃犯闻言只得一一应下,南浔越吩咐一番之后心情大好,终于放他回去通风报信了。

  看着面前急速消失的身影,南浔越只低低一笑,并不言语。北夷王纵是再想要报仇,也不会急于这一时的,他们终于可以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了,而且,老鼠应该慢慢玩,一下子就死了反而失了趣味。

  北夷王宫,听着唯一生还的暗探报回来的消息,北夷王的脸色青红交替,不断地变幻着颜色。

  暗探战战兢兢地禀告完毕,在近乎窒息的空气里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就在他以为北夷王会就此沉默下去时,上方却传来了一声压抑的命令:“你现在可以下去了!”“是!”

  摒退了众人后,北夷王猛地将面前的珍稀水果推翻在地,咬牙切齿地地忿忿说道:“夜子衿!你很好!调教出来的部下也很好!打仗厉害,嘴上的功夫更不饶人哪!”南浔越不光灭了他的数十万大军不说,还把北夷一百多年的军事基地据为己有,那里面有很多精良先进的武器啊!清越皇与环宇皇本欲暗中支持他,如今已被琐事搅得一团乱麻,南若却如此嚣张跋扈,为今之计,只有暂时忍耐,伺机报复。

  南若皇宫,夜子衿读罢边境传过来的捷报,神色无比淡然。对胜利他早就习以为常了,南浔越的军事才能毋庸置疑,他估计这辈子都是看不到他打败仗了。不过,一想到清越皇与环宇皇此时正一副焦头烂额的模样,他终于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清越国皇宫,慕容樾眉头微蹙,百思不得其解:五国中,北名与南若并肩作战,清越与环宇唇齿相依,唯有江黎国处于中立位置,其余四国一直试图拉拢,却没有任何实际作用。不知道,这一次南若与北名用了什么阴谋诡计,竟然让江黎国暗中作梗,故意刁难我们两国的商队,如今的清越国与环宇国,真是处处皆碰壁啊!

  他不知道的是,北名皇只是暗中买通了江黎国的不少官员,并故意让他们查到了清越国与环宇国埋在江黎国的所有暗桩,江黎皇知晓后岂会轻易放过他们呢?本来么,各国之间相互打探情报是正常的,但是清越国与环宇国的爪牙都伸到人家宫闱秘事那里去了,这就格外引人深思了。

  江黎皇最宠爱的美人是来自南疆的嫣妃,当时南疆王并不准备将嫣妃进献于他,本来是想将此女子送给清越皇的,但是后来嫣妃又被环宇皇看中,为了不伤彼此的兄弟情谊,清越皇婉言谢绝了南疆王的美意,环宇皇亦不再提及此事。最后,阴差阳错之下,嫣妃倒是成为了他的人,起初,介于嫣妃是两人不要的美人,一夜缠绵后他并不准备给她名分,奈何南疆王暗中许诺归附于他,他也就顺水推舟纳了嫣妃。

  都说帝王对妃嫔只有盛宠没有钟爱,他也确实如此,对嫣妃格外怜爱也只是为了拉拢南疆王罢了。可如今清越皇与环宇皇这两个人竟然处心积虑地收买嫣妃,妄想凭借一个妃嫔的枕边风让他站到他们一边,还真是看得起他呢!

  酷@g匠网3K正版5首\e发D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