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极而泣地披上嫁衣,明盈坐在铜镜前,喜婆温柔盘起她如云的发丝,继而缓缓地为她上妆,用心至极。良久,明夫人取过极美极妍的凤冠,戴在精致的发髻上,将美若烟霞的霞帔轻轻舒展开,亲手披在明盈的身上。

  望着镜中的美人,明夫人终于依依不舍地为她覆上了红色的云锦盖头。

  南若国这一日热闹至极。街道两侧,已被围得水泄不通。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宛若从天际而来,众人所抬的聘礼绵延不绝,数不胜数,规模远远越过了尘世间所有帝王的婚礼。何止是十里红妆,整个天下都是处处张灯结彩,红绸遍布。

  众位女子望着骏马上华衣锦服的云清璃,目光里是毫不遮掩的惊艳。少年俊美如玉,墨发如瀑。明媚诱惑的阳光下,一袭红衣却是鲜妍地如此耀眼。她们奉若神邸的美少年,从今日起,将不再是她们的天上明月,而是越潋宫盈宫主一个人的挚爱夫君了。

  队伍终于来到了落霞山庄。明盈透过红色锦帕的缝隙瞥见不远处的如玉少年时,亦不由地深吸了一口气,她一直明白云清璃是闻名天下的美男子,却不知道一袭红衣的他,妍美得令豆蔻年华的少女都失了颜色。两位圣使轻轻搀扶着她坐上名贵至极的花轿,在新郎的带领下,队伍锣鼓喧天地向云盛山庄行进。

  云盛山庄,宾客云集。华丽夺目的厅堂内,云昔洛夫妇与明老元帅夫妇春风满面地坐于上首。明盈轻轻跨过火盆,而后与云清璃手执喜稠缓缓步入厅内,伴随着司礼官的一声声高呼,二人在万众瞩目之中结束了三拜九叩之礼。又一声清呼响彻云霄:“新郎新娘送入洞房!”

  清璃阁内,灯光璀璨,华美异常。精美的水晶床上铺满了花生,红枣,桂圆,莲子等干果,明盈坐在那里,忐忑不安地绞着自己的双手。云清璃优雅地取过身侧的白玉秤,缓缓地将红色的锦帕挑起,露出了明盈楚楚动人的娇颜。云清璃却拿起湿润的锦帕,轻轻在明盈的擦拭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凝望着面前脂粉未施的美人,极为满意地含笑说道:“盈儿,不化妆的你才最好看!”

  明盈美目流转,柔声唤道:“夫君怎样都好看!”

  云清璃眸光瞬间盛满了璀璨夺目的光华,却坏笑着看着她:“娘子,你刚刚说什么?”

  明盈柔弱无骨般搂着他玉白的颈项,深情款款地在他耳畔吐气如兰:“夫君,夫君,夫君,夫君……”

  云清璃惬意地享受着美人的软语温存,此时此刻,他只觉得已然置身于九天之上,愉悦到了极点。

  话落,他与明盈在彼此深情款款的目光中饮下了水晶杯中的交杯酒。饮毕,明盈美眸含情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翩翩少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曾经幻想过她会嫁给一个怎样的夫君,当这一切终于如约而至的时候,却忽然让她觉得仿佛置身仙境,美好得如此不真实。

  明盈素手轻轻覆上少年的粉唇,略带狐疑地询问:“云清璃,这是真的吗?”少年轻轻颔首,温柔地含着唇畔的如玉指尖,轻旋吸吮,极尽深情。

  掌风划过,红烛熄灭,夜色静谧美好·····

  第二日,恭荥王终于从困了他两日两夜的惊魂谷中逃出的时候,尚未休息,就收到了云清璃与盈宫主大婚的消息,想要阻拦,却是木已成舟,为时太晚。

  {更l新最EX快上Y酷匠!g网

  恭荥王憔悴不堪地回到王府时,看着府内如云似雪的莺莺燕燕,愈发烦闷至极。不消片刻,众位美眷已被悉数遣散,往日人山人海的恭荥王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空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