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盈悄悄环视四周,发现只有西北角不曾有北名暗探的身影。遂安然自若地轻盈起身,缓缓向西北角的方向前行。

  约莫一刻钟的功夫,这一段极为压抑煎熬的路程终于走过。离开了武林大会的举办场所,明盈疾步向自己的厢房中行来。

  眨眼之间,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轻轻关上房门,取下轻纱,拿出梳妆台前的妆奁盒,轻轻打开,素手执起各色画笔水粉,将自己的五官轮廓逐一加深。

  不消片刻,镜中之人已全然不复她从前的柔美娇柔模样,完全变成一个血统纯正的西域女子。此刻,她已然无需轻纱遮面才可避人耳目了。

  一切准备妥当,她再次缓缓打开房门,怡然自得地向烟落台走去。

  明盈刚一出现,众人的目光立刻聚集在她的美艳妆容上。艳阳倾泄而下,美人墨发如瀑,肌肤娇嫩光滑,五官有着西域女子独特的深邃立体,却也隐含一丝青葱少年的英气逼人,身姿窈窕美若细柳扶风,气质竟一丝不输君临天下的霸气帝王。

  众人不由地看呆了去,恭荥王此刻眸光里除了眼前款款而来的西域美人,再无其它。樱唇不由绽开一抹极其欢愉的笑意,暗自窃喜道:果然是本王心心念念奉若至宝的美人啊!

  明盈无视众人或惊艳或嫉妒的目光,悠悠走向自己的席位,缓缓坐下,轻轻抬眸向烟落台上望去。

  高台上的两位少年方才回过神来,俊美如玉的容颜上出现一抹一闪即逝的窘迫,却又立刻更加专注地比试起来,似乎都想在那美若春风的美人面前赢得胜利呢!

  北名暗探亦注意到了明盈,不过此名女子美则美矣,却并不是他们要找寻的贵人,所以,又继续向别处巡视了。

  明盈见此情形,终于微不可查地轻轻舒了一口气,暗自庆幸道:还好他们没有看出什么来。

  就在此时,南霏温柔呈上一封信函,轻声禀告道:“宫主,您方才离去时,恭荥王命人送来此信。”

  明盈轻轻从南霏手中接过,只见雅致精美的信封上面是一行潇洒俊逸的字迹“越潋宫盈宫主亲启”。明盈看罢,遂缓缓打开信封,取出内里的书信来。细细读罢,唇角微弯,露出一抹了然于心的笑意:恭荥王显然已经知晓昨日是我暗中算计了他,今日他以舞剑为名邀我前去,是算准了我对他们北名皇室的剑法感兴趣么?可惜了!本宫主却是决计不会去的呢!

  恭荥王隐含期盼的目光向此处投来,明盈淡然一笑,略带歉意地摇了摇头,恭荥王不由地眸光微动,露出一抹委屈至极的神色来,明盈却敛起笑意,不再看他。

  不远处的云清璃则明眸轻转,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浮上唇畔,怡然自得地腹诽道:恭荥王,我的盈儿对你们北名皇室那可是避之如蛇蝎呢!你就是用江山作诱饵,盈儿却是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哦!思量至此,遂无比得意地向恭荥王投去了一个幸灾乐祸的薄凉目光。

  恭荥王正郁闷不已之际,猛然接收到来自潜在情敌的肆意嘲笑,不禁怒从中来,立刻狠狠地剜了此时正得意忘形的云清璃一眼。

  T:看正A`版E章T节\上}酷GY匠w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