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盈正惬意之际,一道清幽雅致的暗香袭来,抬眸望去,却是夜色华光之中,云清璃踩着烟软的凉风施施然而来。

  少年轻轻解下身上华贵美丽的孔雀羽披风,温柔地系于明盈嫩白的颈项间,美眸顾盼生姿,樱唇轻启:“夜色渐深,别着凉了。”

  明盈微微颔首谢过。

  云清璃缓缓坐于明盈身侧的石凳上,径自执起明盈品了一半的夜光杯,顺着她的唇印处,亦优雅自得地浅浅轻尝杯中青玉色的液体。

  明盈见状,略略不自在地提醒道:“那是我方才喝过的。”

  云清璃不置可否,悠然一笑,无比自然地看着她,温柔至极的声音在耳畔轻轻响起:“我知道,可那又怎样呢?”

  明盈闻言,一时半会竟不知如何应对,遂扯开话题道:“今日,我暗中逼迫恭荥王使出了北名皇室的不传之术,冥思苦想,却终不得破解之法。你与他之间的决斗在所难免,你准备如何取胜于他?”

  云清璃听及此,剑眉微蹙,心内却委屈至极地暗生怨念:盈儿,对着我,你就不能专心点么?遂愈想愈落寞不已,却忽而向前倾身,如玉的手指轻轻捧过明盈的娇嫩脸庞,待明盈尚未反应过来之际,少年的贝齿顷刻之间温柔覆上她的樱唇,辗转轻吮,缠绵至极。

  良久,少年终于依依不舍地放开她,极尽愉悦地舔了舔自己微微有些肿的粉色唇瓣,星辰美眸含情脉脉地看着她,轻浅一笑:“盈儿,你的味道还是和从前一样美好。我的呢?”

  明盈此刻的双颊早已通红如血,小鹿乱撞般的明眸目光闪躲地看着自己绞成一团的锦帕,惊慌失措地说道:“天色已晚,我先走了。”

  话音未落,已踉踉跄跄地向前跑去,转瞬之间就消失在西方的转角处。

  云清璃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伊人最后消失的方向,迷茫失落地暗自神伤:盈儿,是我太急迫了么?可是,我真的已经等不了了呢!

  明盈并未回到自己的厢房中,而是径自来到了西南方向的琰色潭边,她急切地喘息着,素手轻轻抚上嫣美的唇瓣,眸光却飘渺不定。她记事以来,除了十二岁那样将云清璃看做小姑娘而主动献上初吻之后,从未有人与她如此这般亲昵至极的接触过,所以方才,一向运筹帷幄的越潋宫宫主,竟第一次如此窘迫不已。

  夜风微凉,轻轻穿过她的如瀑秀发,她缓缓闭上双眸,不去想起发生在凉亭内的情景之后,脸颊终于不再烫得惊人,心情亦渐渐平复,终于离开琰色潭,缓缓向自己的厢房处走去。

  第二日,烟落台上的比赛依然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明盈却不似昨日那般轻松惬意了。

  武林大会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北名皇室的暗探,他们淡定自若地混在江湖各门各派之中,却又好似秘密地在打探着什么。

  明盈轻轻攥紧手中的锦帕,暗自揣度道:我虽已扮作西域女子模样,但此处众人,唯有我一人轻纱遮面,必会引起那些暗探的注意,还是得想个万全之策才好

  *最新章a,节。$上X酷\=匠√O网e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