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台下众女子如痴如醉,意犹未尽时,云清璃已然轻松取胜。此刻,他再次看向东南方向那一抹烟水蓝色的曼妙身影,星辰美眸中盛满了殷切柔情的期许。

  $。最!新1w章^I节●,上(酷%T匠{网、

  明盈温柔凝视着艳阳倾泄下风姿动人的少年,美眸弯弯,浅色面纱下露出一丝极为明媚的笑意。

  少年薄衫微湿,唇畔笑意更加深了。

  恭荥王目光不停地在二人之间游移,剑眉微蹙,薄唇轻抿,不由哼哼一声,暗自怒道:云清璃!你等着!本王看上的美人不是你能妄想的!

  思及此,遂隐隐瞪了云清璃一眼,方缓缓飞落至烟落台上。他是盛若派的第十代掌门人,和他对决的则是胥引派的君陌熙。

  恭荥王执剑,君陌熙则以羽扇为兵器。正当二人打得难解难缠之时,明盈却极为专注地观察起了恭荥王的剑法,并且暗自揣摩道:盛若派表面上是一个江湖门派,实则由北名皇室暗中操作。每一代掌门人皆是北名皇室中武功最高之人。她记得北名皇无论遇到何种危难,却都有如神助般次次皆能护住命脉所在,她对此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这一次,她一定要在恭荥王身上找到破解之法。

  明盈眸光轻旋,状似无意地幽幽向某个角落投去淡淡的目光,又极为隐晦地斜睨了烟落台上的恭荥王一眼,隐卫顿时领悟,一阵阵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狠辣掌风排山倒海般向恭荥王心脏及头颅等要害处飞速袭来。

  恭荥王正在全神贯注和君陌熙进行决斗,猝不及防一阵凌厉掌风直逼命脉而来,虽瞬间明白这是有人故意诈他使出北名皇室的不传之术“落花无情”,却已无暇顾及其它,瞬间身影变幻无常,斗转星移间,掌风却只是微微擦过他的额间碎发,便堪堪远去,丝毫奈何不了它。

  明盈见状,暗自惊叹之际,已然将恭荥王方才的招数分毫不差地刻在脑海之中。明盈轻轻舒了一口气,心内想到:从前北名皇一直对这一绝招讳莫如深,从不在我面前暴露此书,而今,恭荥王却主动送上门来了!呵呵,既然如此,本宫主不破解了“落花无情”,实在说不过去啊!

  烟落台上的比试依旧在进行,台下众人亦怀揣着各自的小心思,仔细专注地观摩着各色俊美少年之间没有硝烟的精彩对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第一日的比试在众人的依依不舍中终于谢幕。

  东厢房内,恭荥王噙着一丝浅笑,落寞至极地暗自埋怨:美人儿,可怜本王对你一片痴心,你竟如此算计本王,招招致命!你这是何苦呢!你想看,吩咐一声即可,本王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明盈用罢晚膳,脑海中依旧在苦苦思索着如何破除北名皇室的“落花无情”,却始终不得化解之法。遂郁闷不已,径自来到院落中的一处清幽雅致的凉亭,坐于石凳上,缓缓倒了一杯西域美酒,执起夜光杯,置于唇畔,细细品味它的美好甘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