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清璃的目光悠悠看着手中明盈十二岁那年赠予他的玉佩,缓缓说道:“盈儿,这一次,我的手绝不会再放开。”

  明盈香汗淋漓地回到自己的厢房中,急急掩上房门,轻轻地倚靠在窗前,不禁思绪万千:自从和云清璃交换玉佩后,她从未去云盛山庄找过他,更再未去过那卓雍错草原。彼时正是众位皇子明争暗斗之际,她心中只有当时的五皇子一人,纵然只有十二岁,却苦心研究权谋之术,暗中培育精良军队,着手成立集暗杀与情报搜集于一体的江湖组织——越潋宫……几乎忘记了那个与她初次见面就互相交换了彼此信物的小姑娘。

  可是,直到今时今日,她才知晓,武林盟主独子云清璃竟是当年那个她觉得我见犹怜的“小姑娘”,而且她还亲了人家的粉唇,那也是她的初吻。

  明盈愈想愈觉得脸颊发烫,遂不再思量,慌忙沐浴更衣后,躺在精致华丽的床榻上自顾自睡去。

  后山,凉风习习,亭内,两位白衣胜雪之人望月对酌。云清璃轻抿一口夜光杯中的葡萄美酒,剑眉微蹙,隐含些微醉意地抱怨道:“时隔多年,甫一见面,她怎么就把我推开了!”

  明彦柔声细语安慰着他:“姑娘家,毕竟是有些害羞的。”

  云清璃闻言,含笑看着他,轻声说道:“彦兄,多谢你方才将她引至此处。”

  明彦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郑重地说道:“我这个妹妹,从前痴心错付,可是北名皇只不过当她是取得皇位的棋子而已,我屡次三番劝诫她,终是无用。如今,她终于彻底放下了心中的执念,我这个做哥哥的,只希望她能遇见真正将她视若珍宝的良人。”

  云清璃眸光微动,北名皇这三个字是他心底最隐秘的倒刺,每次想到这忌讳的字眼,他都是恨及痛及。他美眸温柔而坚定不移地看着明彦,一字一顿地许下诺言:“我会的。”

  第二日,云盛山庄的烟落台下,武林各门各派的人皆已就坐。

  随着一阵响彻云霄的锣鼓喧天声,一名长身玉立的少年朗声宣布:“武林盟主选举大会,第一日第一场:武桉派林子叶对嵩阳派南亭轩!”

  话落,台下两名器宇轩昂的俊朗少年已翩然落至烟落台南北两侧。

  二人互相抱拳施礼后,遂各自执起手中寒光闪闪的宝剑,开始了旗鼓相当的较量。

  林子叶剑眉微蹙,素手中利剑出鞘,上下翻飞,使出一招“蛟龙出海”,南亭轩眸色未变,轻轻旋转,一招“穿花拂柳”轻轻避过凌空而来的剑气,转瞬之间却又忽而向前刺去,杀了一记回马枪。林子叶倏然侧身,“腾云驾雾”出现地完美至极……

  二人就这样来来回回战了一百多个回合,终以林子叶的“落霞剑法”略胜一筹结束。

  第二轮则是骨渚派的箫剑黎对阵山尹派的尹一泊。只见高台之上,两位少年皆是一表人才,风采翩然。烟落台正中央处刀光剑影,衣袂翩跹,不过片刻,二人已是过了百余招。

  酷*K匠G,网首NN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