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厢内的恭荥王丝毫不动,马车夫则奋力追赶,不一会儿,明盈的马车出现在了视线中。

  这一次,聪明的马车夫再次保持了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

  圣使刚欲禀告,明盈却轻轻挥了挥手,淡然一笑道:“算了,他们也没有什么恶意。而且这样也无形之中起到了震慑山贼的作用。”

  的确,这一处地理位置偏僻,匪患山贼几乎泛滥成灾,经常做些烧杀抢掠的勾当。

  不过,这些人只抢平民百姓,官府之人,他们是得罪不起的。

  明盈掀开车帘,幽幽地向后方看了一眼,自顾自想到:哼!看你这个恭荥王还有些用处,本宫主暂且不跟你计较。

  车厢内的恭荥王见明盈没有继续刁难他们,不禁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浅浅笑意,眸色深深地暗自腹诽:哈哈!看样子美人还是挺聪明的嘛!以前一直觉得王爷这个身份很麻烦,第一次觉得竟有如此好处呢!放心,美人,本王定会好好保护好你的哦!

  隐在草丛后面的众位山贼们不禁懊恼地窃窃私语:“老大,你看前面那两辆马车如此精美,车内必有很多金银珠宝,真是可惜了!”

  另一人叹息着说道:“你看马车上的婢女们各个都是美貌动人,若是能掳来做老婆也是好极了的!”

  先前之人立刻接道:“是啊!没有金银珠宝,那些婢女们也是可以截的啊!”

  这时候,一声暴喝打断了他们的言语:“别在那里青天做白日梦了,都盯仔细点,注意看有没有老百姓的马车啊!当官的不能截!”

  终于,马车急速穿过了盗贼横行的雨舒岭,来到了一处较为安宁的平原处。

  明盈一声令下,只见十八位圣使的马匹齐齐断后,而明盈与明彦的两辆马车则加速行进,一阵风尘过后,两辆马车已消失于无形之中。

  ◎,酷#《匠●:网永yE久免;费|:看小pN说

  恭荥王的马车夫纵然有浑身本领,奈何面前那十八匹骏马的队列仿佛铜墙铁壁,将他暂时困在原地,动弹不得。

  过了一会儿,南霏圣使估摸着宫主走得差不多了,方率领众圣使急速向约定好的方向前进。

  明盈望着后方终于消失的王府马车,暗自叹了一口气:你是北名皇室的人,我还是避开点为妙。

  而此时的恭荥王则是兀自摇头苦笑,失落地想到:美人,你竟如此无情吗?现在需要我了,就如此头也不回地将我孤零零地抛弃在此处吗?

  当然,最可怜的应该是恭荥王的马车夫了,他无论如何追赶,也是望不见任何一匹马的踪迹的,只能顺着马蹄印飞速行进。

  泰山脚下,守山的两列人马威严地伫立在山门的两侧。

  各路英雄豪杰,纷纷出示手中的邀请函,经过督察人员的检验后,依次有序地进入山门,向泰山高处的云盛山庄进发。

  明盈看着来来往往的各大门派,心内悠悠想到:据我所知,邀请函上并没有恭荥王,他应该不会跟过来了。可是转念一想:这个人狡诈得很,或许会用别的方式进入云盛山庄。我还是小心点,绝不能让他知晓我的身份。

  云盛山庄内,客厅极为华丽夺目,厅内设置了上百张酒席,席上各色美酒佳肴应有尽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