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夫人疑惑地看向罗丞相,罗亦捋着并不存在的胡须,缓缓说道:“当今天下,比南疆强盛的只有北名,南若等五国。南疆王暗中和这五位皇帝达成了协议,若是哪一国能将老夫抓获,他将每年向该国进奉无数珍宝。当初我们刻意隐姓埋名,北名皇却还是知晓了我们的身份。如今,雨晴谋害皇嗣,他却还是选择放过我们,此时的九州,也就只有他能庇护我们了。剩下的四大国都在暗中抓捕我们,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忍耐!”

  罗夫人极为不甘道:“那我的雨晴就这样白白沦为皇权政治的牺牲品吗?”

  罗丞相终于忍不住斜睨了她一眼:“你认为我们现在的实力有资格跟他斗吗?你杀得了他吗?就算你杀了他,你以为我们还能活多久?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罗夫人只得忿忿道:“我的雨晴啊!娘无能啊!不能手刃那北名小儿来拜祭你啊!”

  罗丞相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过不了多久,皇上依旧会在老夫的女儿中选出一位进行册封。”

  罗夫人执拗道:“不行!北名小儿害死了我的雨晴,我还没跟他算账呢!竟然还来这一招!妄想!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

  Vj酷b匠$@网正D版.}首1发5/

  罗丞相不禁斥道:“妇人之见!古人诚不欺我,果然当今世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难道你就不怕皇上把我们交给现在的南疆王!”

  罗夫人怒道:“我的女儿进了那罪恶的皇宫,几乎是死路一条啊!你别用你那一套大丈夫理论来训斥我,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女儿了!”

  罗丞相闻此不禁嗤笑道:“你舍不得女儿,难道要把我们的儿子送给皇上,让他软禁起来吗?你如果愿意,皇上是求之不得的呢!”

  罗夫人大惊失色,暗暗想到:作为北名皇庇护他们的条件,他们必须付出一定的筹码来取得彼此之间的某种信任,这种无言的守则一旦被打破,那么双方的合作也就不复存在。她终于不再言语。

  罗丞相淡淡地看着她,心中明了:很显然,女儿与儿子,她选择了后者。

  北名皇宫,游木自从破解了汐公主的蛊毒之后,就被皇上赏赐了黄金万两,皇上将他秘密召入了书房,叙话了很久,才亲自为他摆酒设宴,送出了皇宫。

  长乐宫内,汐公主的已经彻底恢复健康,娇嫩的小脸又重现了往日的光泽,皇后愉悦地搂过她肉嘟嘟的小身体,轻轻抚摸着她的碎发,喃喃说道:“宥汐,当时你可把母后担心坏了,我的宥汐终究是福大命大哦!”宥汐瞬也不瞬地看着眼前的美人娘亲,须臾,圆圆的大眼睛弯俏丽的月牙状,樱桃小嘴微微上翘,露出浅浅的小酒窝,皇后顿时心都融化了,“吧唧”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一个月后,北名皇高调册封了罗丞相的幺女为新的罗妃,赐住南恋宫。随着新旧交接,后宫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平衡体系,新一轮的暗战没有硝烟,却也波云诡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