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闻言暴怒:“来人,掌嘴!”话落,在场的宫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无人敢上前去,那罗妃此刻浑身上下密布着褐色蛊虫,狰狞至极,谁敢碰她,皇帝见状,怒道:“没用的废物,不会用剑去掌嘴吗?”众宫女闻言,立刻抽出侍卫的长剑,对着罗妃流脓溃烂的脸蛋“啪啪啪”狠狠抽了起来!剑过之处,血流如注。

  不一会儿,皇后示意宫女停下,罗妃满脸是血地盯着皇后,泪如雨下道:“一年前,我已怀有身孕,宫中嫔妃送来的贺礼,我碰都未碰,独独你送的衣着首饰我几乎日日穿戴在身上!自我入宫以来,你我一直情同姐妹,我岂会防你!可直到临盆那日,我诞下的却是一个死胎,太医说孩子已经胎死腹中多时!那是一个已经成型的男婴啊!是皇上的第一个皇子啊!”

  ;酷V,匠L{网(@正。版u首发:$

  罗妃咽了咽嘴角汩汩而出的血液,继续说道:“后来我问太医孩子是怎么胎死腹中的,太医说是我体弱多病导致的,哈哈!我体弱多病?我自幼习武,比许多男子还要康健,竟然说我体弱多病,真是笑话!我私下里找了一位江湖高人,才知道原来是皇后您送给我的衣饰有问题啊!每一件首饰都被精准分量的堕胎药浸泡过多日,每一件宫装亦是如此!分毫不差地让我的孩子死在诞生那一日,还串通了太医来骗我!你好狠毒的心啊!”

  皇后闻言惊道:“一派胡言!我何时害过你!于理而言,你就算生了皇子,不是嫡出,威胁不到我!于情而言,我一直把你当自己的亲妹妹看待,又岂会下此毒手!定是有人陷害于我!”

  此时,只有皇上的心里洞若明镜:当年罗妃入宫的时候,她的父亲刚被提携为右丞相。不过罗妃的身世并不简单。他们罗家本是南疆最为正宗的皇家嫡出血脉,可是因为南疆的辟谷之乱,罗妃的父亲罗亦携家眷以及一部分士兵逃到了北名国,并且改姓氏为罗。罗亦并没有将这段秘辛告知北名皇,但是皇上还是决定庇护罗家,并且纳了罗亦之女为妃。罗妃怀孕属于计划之外,所以皇上才出手致使罗妃流产。

  思及此,皇上向东南角幽幽地看了一眼,立即有一个宫女慌慌张张地向宫门外跑去,皇后见状,命令道:“来人,把她拿下!”

  很快,出逃的宫女立刻被抓了回来,皇后怒道:“贱婢,你为何如此!”宫女不断点头如捣蒜:“皇后娘娘饶命啊,奴婢只是一时内急,失了礼数!”

  皇后不禁嗤笑:“来人,把她带到地宫审问!”宫女的脸色立刻煞白如纸,声泪俱下道:“不要!我说!奴婢昔日曾被罗妃娘娘当成小偷,狠狠打了二十大板,自此后,遂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恰逢罗妃娘娘怀孕,奴婢就对皇后娘娘送来的衣物首饰偷偷做了手脚,才导致罗妃滑胎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