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木俊颜微动,轻声问道:“皇后可否命人将汐公主额头上的锦帕取下给草民一看?”皇后闻言,当即令一名宫女取过宥汐头上的锦帕递给游木,只见原先完好无损的青碧色锦帕上竟然出现了一个个针尖大小的洞。

  游木深锁的剑眉终于舒展开来,缓缓取下随身携带的紫玉瓶,从里面倒出一个秘制的香囊,放在汐公主的身侧。游木轻轻念动口诀,不一会儿,一个个极其细小的褐色爬虫缓缓地从汐公主的襁褓中爬出,向淡绿的香囊处聚集。众人见状,纷纷大惊失色。

  游木徐徐解释道:“这些褐色小虫来自南疆,是一种极其稀有的蛊虫,称之为宓煕,需要施行蛊术之人用自身精血喂养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方可以念动咒语,使之依附在被施术之人的贴身衣物内,被害之人则会高热不退,身体流脓溃烂,至七七四十九日,方化为一摊脓血而死。”

  皇帝听罢怒不可遏:“究竟是何人如此歹毒,要置朕的汐公主于死地!”皇后已是泣不成声:“宥汐,母后无能,让你受苦了!”游木轻启薄唇,缓缓道:“皇上,汐公主已无大碍,只需静养几日即可,至于施蛊之人,草民自有妙计。皇上和皇后娘娘只需静观其变。”

  入夜,南恋宫内,罗妃墨发轻泄,睡颜极为安祥。忽然手臂一阵阵锥心的刺痛传来,罗妃倏地从睡梦中惊醒,暗叫一声:“不好!”刚要念动咒语,却被一盆鸽子血一泼到底,瞬时任凭她如何张嘴,却是发不出一个字来!只能任由那些褐色的蛊虫拼命噬咬着她的身体。

  宫门被侍卫一脚踢开,众人随即进入南恋宫内。游木看着满目怨毒的罗妃,嗤笑道:“罗妃娘娘来自南疆,难道不知道施以宓煕蛊术,若是不成功,会立即反噬施蛊之人吗?”

  罗妃拼命张开嘴巴,奈何施蛊之人在施咒时,若是被鸽子血泼中,将会短暂失声并且动弹不得。

  游木缓缓说道:“还是草民来替罗妃娘娘说吧,您当然知道会反噬,所以在您的宫殿内施了厌术,这样,即使宓煕反噬,也只会反噬到被害之人的亲近之人,也就是皇后娘娘身上,可惜,您算错了一点!”

  罗妃狐疑的目光看向游木,游木用侍卫的冰刃轻轻挑起罗妃身上的褐色小虫,不紧不慢地解释:“罗妃娘娘您喂养的宓煕来自南疆的万毒谷,万毒谷的宓煕毒性最强,记忆力也最好,即使您想利用厌术惑乱宓煕的心智,宓煕也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真正的施蛊之人,毕竟,您的血液养了它们四十九天呐!”

  罗妃目光如炬,恢复了怨毒,狠狠地射向皇后,皇后愤怒地斥道:“罗妃,我素来与你无怨无仇,平日里你不来请安我都不曾治你的大过,你为何如此恶毒,加害我的汐公主!”

  7更☆j新{n最快“上酷C?匠h。网8(

  罗妃嗫嚅地想要说着什么,游木念起咒语,解开了她被鸽子血封住的哑穴,只见罗妃终于恶狠狠地道:“你这个贱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