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是个见风使舵的地方。北名皇一天到晚地往安宇宫跑,后宫妃嫔们敏锐地嗅到了一丝名堂,从前的北名皇,虽然在众人面前十分看重明妃,但是私下里对明妃是极为不喜的,这一个月以来,皇上虽然嘴上不说,任谁都能看出来:当今皇宫,若论风头最盛,明妃若称第二,无人敢封第一。

  Zt看(正m》版N章}y节?上酷匠\网

  几乎一夜之间,后宫兴起了一股模仿明妃的风潮。明妃昔日最爱的蝴蝶发饰瞬间风靡整个后宫,明妃最喜的冰丝纯羽流仙裙尤为受到妃嫔们的喜爱,就连明妃嗜好的金缕玉丝水晶宫鞋在皇城也已经是万金难买了。

  一时间,北名皇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时候这些互看不顺眼的妃嫔们如此喜好一致了!皇帝的贴身总管才犹犹豫豫地解释道:“这些都是明妃最爱的衣饰打扮。”北名皇才恍然大悟,也难怪他从前何曾在意过明妃,就算明妃穿得再美,他也是绝无印象的。

  在安宇宫批阅完奏折,皇上正要舒展一下筋骨,长乐宫的宫女急匆匆在外求见,皇帝示意贴身总管让她进来,宫女慌忙跪下道:“启禀皇上,不好了,汐公主忽然高热不退,而且身上还莫名地出现了一些脓肿溃烂!”皇上闻言大惊失色,风驰电掣般赶到了长乐宫。

  长乐宫内,皇后红肿着眼睛刚要行礼,被皇上轻轻扶起:“龙儿,太医怎么说?”皇后呜咽着回到:“皇上,太医院的所有太医都看过了宥汐的症状,竟然无人能说出病因,更开不出药方!”皇帝凤眸斜睨着跪了一地的太医,怒道:“废物,朕养你们干什么!”众太医更加缩了缩颈项上还存在着的脑袋,战战兢兢言不由衷道:“臣等无能,请皇上责罚!”皇后见状,连忙道:“皇上,当务之急,是尽快治好宥汐的病啊!”

  皇上当即命令贴身总管派人张贴皇榜,昭告天下,赏赐黄金万两,遍寻能人异士以求治好汐公主的顽疾。

  皇后则仔细清查了近日汐公主的饮食和所穿的衣物,包括近日接触过汐公主的所有人,均未发现异常,一时间后宫人人自危,整个皇城笼罩在一层凝重的氛围中。

  过不了多久,一位名叫游木的隐士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揭下了皇榜,看守的士兵立即将他带到了长乐宫。

  长乐宫内,皇帝剑眉深锁,皇后亦是愁容满面,士兵上前通报:“启禀皇上,这位游木隐士称他能治好汐公主的顽疾。”帝后闻言纷纷看向游木,游木躬身行礼道:“草民拜见皇上和皇后娘娘!”皇上见此人眉宇轩昂,朗眉星目,遂道:“免礼!游隐士且随朕来看看公主的病情吧!”话落,游木跟随帝后二人来到了内殿之中。

  皇后素手掀开玉白色的床幔,只见轻粉色的襁褓中,女婴白嫩的面颊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脓包,有的甚至已经流脓溃烂,额头上方是一块用来退烧的凉帕。不过诡异的是,女婴竟然不哭也不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