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老元帅大义凛然道:“明家一门忠良将相,老夫绝不背弃皇上,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明妃冷笑道:“爹,如果我们明家能够用死亡来换回清誉,您也太高估皇上了。明家功高盖主,皇上不给我们明府安个谋逆之罪,如何服众,如何对我们明家斩草除根!”明彦点头附和道:“爹,皇上是容不下我们明家了,北名我们是待不下了。”

  明妃郑重地说:“爹,兵权在您手中,您要谋反,只是一句话的事。况且盈儿手中也有不少兵马!”明老元帅哀叹:“他对我不仁,我不能对他不义!谋反的事莫要再提!”明老夫人道:“反也不是,不反也不是,老爷,你说怎么办才好?”就在气氛陷入僵局之时,一片落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深深插入桌案中,上面赫然写着:“北名皇命令龙霖卫向元帅府赶来。”众人刚一看完,明老元帅的密探就带来了与落叶上完全相同的消息。龙霖卫是北名皇最为隐秘的专属军队,只有在执行大规模暗杀或者抓捕谋逆权臣时才会出动,世人言:“龙霖一出,血溅十里!”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明妃眼神暗示明彦,明彦立刻点了明老元帅的穴位,将他背在身上。明老夫人轻轻旋开桌案下的密室机关,众人纷纷进入密室,密室的门刚刚关上没多久,龙霖卫就已经来到了书房门口,是书房内已经空无一人。

  密室的出口处通向一处人迹罕至的小树林。明妃一行人暂时歇息在此处,因为此时皇城定是戒备极为森严,想出城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却说此时的龙霖卫,就算把元帅府的草都扒了好几层,也丝毫看不到明老元帅等人的踪影,就连家丁都找不到一个。原来,明妃刚来的时候,就火速令隐卫将家丁遣散了。

  北名皇宫,北名皇一言不发,陷入了沉思:昨日他和往常一样去安宇宫时,明妃并未有任何异常。他的余光清晰地瞥见,当他搂着少女进入偏殿的时候,明妃眼底和往日无异的心碎泪光,现在细细想来,原来一切都是装的!他北名皇一直狠狠踩在脚底下的女人今天竟然无比决然地给了他一个极为凌厉毒辣的一巴掌!好!很好!一个字不说,转眼就把他玩弄于股掌之上,来个瞬间失踪,把他北名皇帝抛到九霄云外!

  就在北名皇恨不得把地板盯出一个洞时,龙霖卫首领低低禀报道:“启禀皇上,元帅府空无一人!”话音未落,只见北名皇面色更加铁青,殿内气氛瞬间降至冰点,众人不由地屏住呼吸,此时的龙霖卫首领已是一副准备立刻赴死的模样。良久,北名皇俊颜恢复血色,终于怒喝道:“滚,全都给我滚!”一时间众人如临大赦,立刻从殿内蜂拥而出,须臾,金碧辉煌的宫殿内只余北名皇一人。

  北名皇愤然起身,将桌上弹劾明老元帅的奏折狠狠撕碎……

  f酷匠网唯一z)正\版,%|其?‘他x都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