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未央,华灯初上。安宇宫的明清池内,芳香四溢,雾气氤氲。明妃摒退众宫女,缓缓解下层层叠叠的宫装,皎洁的月光透过天窗温柔洒在明妃的如玉胴体上,玉足浅浅入水,清香舒适的温泉水暖暖地渗入每一寸肌肤,墨发如瀑,散落的发丝间夹杂着各式盈粉色的花瓣,轻轻鞠起一捧水,洒在光洁娇嫩的玉背上,回眸的瞬间,却看到了跟随了她三年的两条疤痕,极深,极狰狞,宛若一条蜈蚣,蔓延了她的整个后背。

  明妃不禁冷笑:似水城一站时,当时还只是五皇子的他为了鼓舞士气,毅然决然登上城楼,就在他振臂高呼之时,敌军嗖地射来六支冷箭,她和皇后一人为他挡了两箭,彼时的皇后还只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士兵,她一直很疑惑为什么一个士兵要带着面具,谁知道原来是有人兵营藏娇怕她发现啊!若不是封后大典那一天着手查了皇后的身世,直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沐浴闭,明妃换上一袭绯色的云锦长裙,施施然走至庭院中,湿漉漉的发丝随意垂在耳后,月华如练,夜色若水,更衬得美人肤如凝脂,华美动人。明妃缓缓坐在玉凳上,执起宫婢递来的夜光杯,将杯中晶莹剔透的红色液体清浅摇晃,水光潋滟间折射出莹美的光泽,樱唇细细品味这异域葡萄酒的美味。须臾,明妃美目流转,暗暗想到:今夜澜美人只怕要失望了。

  |最S新章。节%上酷匠`☆网lC

  每到月圆之夜,皇上都会宿在安宇宫。这是她与他的约定。皇上之所以这样做,只不过是忌惮他父亲的兵权而已。果然,随着宫门外一声嘹亮的“皇上驾到!”明妃向往常一样率领众宫人来到殿门处,跪地迎驾。北名皇懒懒道:“免礼!”话落,北名皇看也不看明妃一眼,径直向殿内走进。明妃跟在身后,唇角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此时安宇宫内只余皇上与明妃二人。

  皇上轻轻旋转西北角的青花瓷瓶,只见墙上的山水画后面缓缓出现了一道暗门,里面袅袅挪挪地走出了一个美丽的少女,女子还未来得及向二人行礼,就被皇上温柔拥入怀中,急速走向偏殿。片刻不到,随着丝丝缕缕的檀香,传来了女子时轻时重的呻吟声。明妃并未向往常一样极为压抑地掩面哭泣,而是泰然自若地走向繁复精美的床榻,躺在温软舒适的貂绒上,仿若未闻。自她入宫三年以来,皇上从未碰过她,每到月圆之夜,皇上都会来到她的安宇宫,宠幸一名少女。因为历任北名皇帝宠幸后宫妃嫔时,都会有一位女史在窗外观摩记载,皇上如此无非是想做戏做一套罢了,省得后宫人多嘴杂,若是传出去皇上从未宠幸过她,对谁都不好而已。明妃悠悠合上眼帘,一夜好眠。

  翌日清晨,第一抹晨曦轻柔打在明妃俏丽的鼻梁上,她舒了舒懒腰,随即起身。北名皇早就离开了安宇宫,去御书房批阅奏折,昨夜被临幸的少女也被悄悄送出宫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