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华灯初上,明若宫内依旧是觥筹交错,歌舞升平。直到子时,众位臣子方一一告退,北名皇与南若皇也分别歇息在了明若宫的两处最瑰丽的殿宇中。夜明星稀,宫内外戒备森严,明若宫褪去了喧嚣,渐归宁静。次日清晨,众位使臣纷纷前来辞行,两位皇帝依依惜别后,相继带着各自的队伍浩浩荡荡向各自的皇城行进。

  北名皇宫,安宇宫殿,明妃秀眉微蹙,紧抿着唇角一言不发。威严的明老元帅面色铁青地怒斥道:“明盈,你与皇后一同进得宫,最早服饰皇上,如今都三年了,人人都在猜测谁会给皇上诞下第一个皇子或者皇女,这后宫本就是皇后为尊,且皇后最得皇上宠爱!本指望你能母以子为贵,谁晓得又让皇后抢占先机,一个公主而已,皇上比照的都是太子的规格,若是再让皇后诞下龙子,哪还有你容身之处!”

  明老元帅的话虽重,却是忠言逆耳,明妃这几日真是度日如年。后宫向来都是如此,你越风光,众人越捧着你,一旦失势,就连宫内的蚂蚁都会毫不心软地踩你一脚。自打皇后诞女以来,往昔她这人来人往的安宇宫现在却是门可罗雀的荒凉景象,相反皇后的长乐宫则白日众妃嫔踏破了门槛,夜间皇上日日探望皇后温存软语。这让她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冷落。想到此不由地狠狠地握紧了手中的锦帕,往日柔美的眼神迸发出凌厉狠辣的寒光,就连久经沙场的明老元帅也不禁一颤,内心暗暗想到:可惜了我的盈儿,若是男儿身,这股狠辣的劲儿上阵杀敌该是何等威风,老夫早就可以退居幕后了!不用天天替那个混小子烦心了!饶是如此想,老狐狸嘴上仍是刻薄不减:“你常说女子未必不如男,我看你是被皇上的虚情假意迷住了双眼,真是枉费老夫培养了你那么多年!”说罢拂袖愤然而去。

  此时偌大的安宇宫只余明妃一人,明妃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泪眼朦胧中,利刃般的眸光一冷,不禁想起初识北名皇的情景:那一年,她九岁,彼时陌上繁花盛开,她只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骑着心爱的马儿在纳卓雍错的草原上狂奔,夕阳西下,她的笑颜灵美宛若世间最美的鲜花,忽然,一只野兽向她疾驰而来,骏马受惊,重重地把她摔了下来,就在她疼得撕心裂肺之际,一位温润如玉的少年缓缓向她伸出手,她挣扎着起身,四目相对的刹那,有一种莫名的情愫悄悄地在她心里肆虐蔓延,很久很久以后,她才知道那是一种叫做爱情的毒药,终生无解。少年隔日后就要回帝都北名城,懵懂的她不顾自己骨折的双腿,受尽了马车的长途颠簸,跟随皇家禁卫军离开了纳卓雍错,只为能多看少年一眼。

  (更R0新x`最g9快D上g酷=X匠0网u√

  那时候的少年只是个不受宠的五皇子,因为少年她第一次知道了尊卑贵贱如此悬殊,她每次看到少年受欺负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要替他出头,可是她的父亲总是不许。正因如此,她开始苦心钻营她最为头痛的权谋之术,步步为营,双手沾满鲜血也在所不辞,只为她心尖尖上的少年有一天能够君临天下,把所有人都狠狠踩在脚下!可是,当她所有的心愿都实现的时候,为什么回不到从前了呢?为什么他的皇后不是她,为什么他有那么多的妃子!为什么他今天宠幸这个容华,明天赏赐那个美人!为什么他从来都不碰我!为什么后宫已经有那么多妃子了,他还年年选妃!为什么他的温柔可以对着任何一个人,却从来不是我!明妃缓缓抱着双膝,撕心裂肺歇斯里底地痛哭着,冰透的寒玉地面冷入骨髓,她却恍若未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