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汐无限不舍地送走了夜凝,尚未来得及收拾情绪,四周的花儿们已经笑得前俯后仰了。木槿弯着腰笑道:“宥汐真是好福气啊,天庭多少仙女对星君有意,星君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们呢!”牡丹泛着酸气说道:“何止是那些仙女,我们不也喜欢星君极了吗?星君何曾在意过我们,宥汐你真是太幸运了!”

百合双眼冒着桃心说道:“我们这些花儿最盼望的就是一千年一次的封神大典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被封为花神,外貌就会幻化成美女,希望到时候能有个万里挑一的好容貌,能让星君睨一眼也是好的,宥汐你还只是一朵花儿,星君都对你这么与众不同,我好崇拜你啊!”宥汐瞬时害羞了起来,花儿们的羡慕让她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幸福感,就这么一瞬间,她又开始暗自腹诽:夜凝,你这个妖孽,你给本姑娘灌了什么迷魂汤,我怎么又有点不自觉地想你了!

夜凝躺在华光满溢的紫水晶的床上,看着四周羊脂玉墙壁上的绝美莹润的夜明珠发呆,忽然夜凝莫名地打了个喷嚏,黑濯石般的明眸愈发深邃,灵动的睫毛轻颤,唇角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不以为意地轻叹道:“伊人谷的小美人又想我了。”夜凝轻抚樱唇,不禁莞尔:“我的宥汐好香。”

天庭是藏不住事的,尤其是万千仙子钟情的夜凝星君的风流韵事。第二天,天庭上的所有神仙都知晓了从来不近女色的夜凝星君独独对来自伊人谷的宥汐钟情,就连各个神仙的仙兽都对宥汐的大名如雷贯耳,可想而知,宥汐现在有多炙手可热了。

于是,各路神仙纷纷聚集在夜凝宫殿的宫门口,以赏花为名拜访星君。两位门童对看一眼,心里纷纷在想:来的都是仙子,也就是星君的爱慕者,各个都是位高权重的,谁都得罪不起,可是星君似乎早有预料,吩咐过谁也不见,算了,还是星君最厉害,听星君的吧!

众位仙子眼看这两个门童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顿时怒从中来,刚要发火,又想到星君是她们惹不起的人物,而且爱慕了这么些年,谁也不想给星君留下不好的印象,只好忍住内心的愤懑。

众位仙子互相窃窃私语,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于是满腔怒火转变成了宥汐的议论大会。锁芯嘟着小嘴:“不就是一朵花吗?还没有封神呢!怎么偏偏就入了星君的眼了!”罗馥翻着白眼:“人家可是王母娘娘的心头挚爱,全天下只此一朵的伊人仙啊!莫说封了神,就是没封神也比你们强个千倍万倍呢!”如蓋不服道:“说的你多了不起似的!那个宥汐肯定是狐仙转世!”

霖雨不嫌事大地挑唆:“唉呀,你们孤陋寡闻了吧,宥汐这个名字可是星君亲赐的呢!而且星君见到她的时候,总是一口一个‘伊人谷的小美人,我的宥汐’呢!那个柔情蜜意,你们活了几万年都没看过呢!”这话刚落,众位仙子互看一番,各个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真是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啊!

众位仙子在外面议论纷纷,宥汐听得是真真切切,宥汐不禁暗骂:夜凝你这个混蛋!招惹了多少仙子!欠下了多少情债!哼!你不是人不是人不是人!哦,他本来就不是人,他是神!要不是你这个混蛋,外面那些仙子干嘛议论我!你就是个祸水!

恰巧此时,夜凝施施然走近宥汐,眼前的少年一改往昔的轻灵素雅,一袭华美至极的名贵天锦,极滟极瑰丽的茜素红色穿在他身上,更显俊颜如玉般魅惑神秘。宥汐不争气地发现自己又看呆了,可一想到外面的那些议论纷纷,顿时决定狠心不理夜凝,于是将自己的花瓣别到一边去。

夜凝见此,心情顿时明朗起来,墨玉般的睫毛微动,清澈摄人心魂的声音在宥汐耳畔回荡:“我的宥汐,不要理外面那些东西好不好?”一边呢喃一边用美若羊脂玉的手指或深或浅地挑逗宥汐的花瓣,宥汐暗自想到:人家那些仙子到他眼里都成了东西了,这个妖孽,真是服了他了。夜凝薄唇邪魅浅笑:“宥汐你放心,你在我眼里不是个东西,是我捧在掌心里的小美人!”宥汐更加恼怒地别过了自己的花瓣,更加不待见他。夜凝薄唇的笑意愈发深了,极美的手指在宥汐的花瓣的某个角落轻轻旋转,宥汐的花瓣忽然不受控制的乱颤起来,风吹起,甚是摇曳生姿。

宥汐暗骂道:夜凝你这个妖孽,什么时候知道我的笑穴了!此时此刻的夜凝笑容格外明媚,忽然,夜凝收起了眉梢的笑意,黑濯石般的明眸忽闪忽闪,无比可怜地凝望着宥汐:“宥汐,你亲人家一下好不好?”宥汐看着面前格外惹人爱怜的夜凝,心顿时软得一塌糊涂,可转念一想:这个混蛋肯定没安好心!夜凝的好看的剑眉蹙得更深了,美若樱花的粉唇微微翘起,仙气凝成的睫毛轻轻颤动,宥汐实在招架不住,用花瓣浅浅地吻了一下少年的樱唇。可刚一触及少年的唇瓣,还来不及防备,少年的香唇却深深吻起了宥汐的花瓣,缱绻辗转,极尽缠绵……

宫门外众位仙子守了整整一天,莫说夜凝,连个宫殿掌事的仙管都没有踪影,除了两个铁面无私的门童,就是和别的仙子议论纷纷,吃了宥汐一整天的醋,无奈只得回府了。

长夜漫漫,众位仙子始终辗转难眠,也不知这宥汐是何方神圣,把她们奉若至宝的星君迷住了,愈想愈愤懑不平,于是第二天,不约而同地在一次守在夜凝宫殿宫门外。两位门童不禁感叹:还是星君有先见之明,带着宥汐去人间散心了。星君还吩咐不准走漏风声,两位门童只得装模作样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仿佛星君就在宫殿里一样。

夜凝如玉凝成的手指轻柔将宥汐放在一个通体透明无一丝杂质的帝王绿翡翠瓶中,置于掌心。就在宥汐纳闷之际,夜凝魅惑一笑:“伊人谷的小美人,你还没看过人间吧?”

宥汐点了点头,她自出生起就生活在伊人谷,伊人谷是存在于天庭和人间之外的地方,确切来说,伊人谷是王母娘娘的后花园,外围是一层极其隐秘的结界,一般的仙人没有令牌是不得入内的,两位龙太子是偷了两位龙王的令牌才进入伊人谷斗法的。再后来就是夜凝的宫殿了,别的地方她还从未看过呢!宥汐的花瓣兴奋地迎着香风转着圈圈。夜凝不禁腹诽:我的宥汐受委屈了,以后多带她到人间玩。

很快,宥汐的眼前出现这样一幅画卷:千岩竞秀,群山远远看去,或秀美如最上等的碧玉,或瑰丽似神秘魅惑的绿松石,山峰上一条气势磅礴宛若白练的瀑布,似从银河而来,蜿蜒而下,汇入山谷明镜般的湖面,唯美至极。夜凝悠然落于地面,飞落而下的瀑布将他烟水蓝的云锦华服打湿,少年轻解衣带,娇嫩细滑的皮肤暴露在湿湿润润的空气中,线条优美的身体真是令明媚的春光都屏住了呼吸,玉足缓缓入水,沁凉温柔的湖水将少年的墨发打湿,俊颜在湖水的倒映下神秘魅惑,别有一番楚楚动人的风情。

宥汐的花瓣已经绯红欲滴,忿忿想到:这个祸水,他竟然当着本姑娘的面洗澡!天呐!宥汐想到这里,立马合上了花瓣,下定决心不看他。刚一合上,少年柔情似水的声音随水而至:“宥汐,宥汐,宥汐……”极其缠绵的似水呢喃令宥汐的心如同万蚁吞噬,终于忍不住又打开了花瓣,少年的身体在太过清澈的湖水下不着寸缕,凝脂般的肌肤光滑细腻,少年翩然合上眼帘,轻抿薄唇,尽情感受清透湖水的无边美好。很久很久,夜凝终于依依不舍起身,换上天水碧的华裳,旖旎春光的银辉洒在湿漉漉的如泄墨发上,尤为耀眼夺目。滴水顺着少年如玉的额际缓缓滑落,凝在美若轻羽的睫毛处,浴水的俊颜更添魅惑,衣衫微微滑落,诱惑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宥汐痴痴的看着,这一刻,愿韶光静好,浅浅珍藏。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g(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