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汐收回自己的小心思,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不仅有成千上万的名贵的花,还有一个剔透清越无比的仙池,可是仙池里只有她一朵花。宥汐纳闷地想到:为什么其它的花不和我一样在仙池里呢?这时候,众位花儿开始和宥汐聊了起来。一朵浅粉色的山茶说道:“宥汐,你以前住在伊人谷吗?听说那里比仙境还要美,是真的吗?”宥汐莫名有些哀伤道:“恩,那里的冰溪极美,冬天的时候溪面上的冰晶莹澄澈,胭脂溪妍美至极,比世间最美的胭脂还要摄人心魄。”

一朵洁白的梨花感叹道:“宥汐你真是好福气,在胭脂湖住过呢!”宥汐叹了口气:“都是过去了。”旁边另一朵曼陀罗立马安慰道:“宥汐,没关系,你没事就好。”宥汐抱以感激的笑容:“恩,还有你们陪着我,谢谢你们。而且最重要的是破坏伊人谷的坏蛋已经被抓起来了。”一朵紫云英说道:“就是,活该!”一朵月季含笑看着宥汐:“宥汐,你知道你现在住着的仙池叫什么吗?”宥汐睁大眼睛看着月季,其它的花儿纷纷露出无比羡慕的眼神,宥汐更加懵懂了。

月季终于娓娓道来:“这是天庭最美的冰凝仙池,星君的最爱哦!星君从来不让我们住呢!可见星君真是对你好的不得了哦!而且星君最喜欢在这里洗澡,都被我们看光了!”

宥汐转念一想,星君不就是夜凝吗?夜凝让她住在最美的冰凝仙池,而且夜凝最喜欢在这里洗澡,天呐,宥汐的脸腾的一下子红了,可是宥汐忽然抓住了重点,就是夜凝洗澡都被花儿们看光了,顿时刚刚的感动和害羞都忘记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夜凝的愤懑,夜凝你这个混蛋,不知道保护自己吗?怎么能被别的花儿看光了呢?呜呜呜,太过分了,夜凝你不要脸!

就在宥汐暗自生闷气的时候,其它的花儿笑得花枝乱颤,一朵海棠捂着肚子笑道:“宥汐你别听她乱说,哈哈哈哈,星君从来不在我们面前洗澡,是她自己想看而已!”月季不甘示弱:“难道你们不想看星君洗澡吗?我只是说出来而已嘛!”就在它们的唇枪舌剑中,宥汐终于放下心来,宥汐幽幽地想到:夜凝,算你识趣!否则本姑娘揍你,哼!

就在此时,夜凝在嫣越轩与月老下棋时,突然觉得耳朵一热,夜凝星辰般的眸光晕染上一抹绯色,不禁想到:定是宥汐那小美人骂我了!

月老看着面前的夜凝,暗自想到:幸好本仙不是小姑娘啊!夜凝的脸蛋真是老头子都差点心动了!啊!呸呸呸!老头子想什么呢!月老旋即说道:“夜凝,你这儿有什么好酒喝吗?”夜凝温声吩咐道:“若品,把我珍藏十万年的红颜泪拿来!”月老一听红颜泪,两眼顿时无限放光,天呐,天庭只有一壶这么久年头的红颜泪了啊!月老装模作样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捋着胡须慢条斯理地说:“老头子真是有福了,夜凝你这个朋友太仗义了!”夜凝纤长的睫毛宛若蝶翼般忽闪忽闪,弯唇浅笑:“月老,以前你总是偷偷地把太上老君的仙丹给我吃啊,夜凝一直记着你的好呢!”

月老忽然想起每次他去太上老君那里,都会不知不觉地顺走一些仙丹,惹得太上老君每次看到他去都一直盯着他,现在那老家伙越来越本事了,他是很难拿到仙丹了,想到这里,月老不禁大笑起来:“太上老君那个小老头儿早些时间还以为是自己老了记不住仙丹放哪里了呢!哈哈哈哈!”

夜凝剑眉微动,继而也很不客气地大笑起来:“月老,老君对夜凝还是很不错的,夜凝好像不该吃那些仙丹啊!”月老捂着肚子笑道:“那小老头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送了他那么多好酒,他让你吃些仙丹是本分,他既然吝啬不给你,那不能怪本仙去拿了!”

不一会儿,若品拿来了红颜泪,打开酒壶后,一股神秘魅惑的香气涌出,缭绕夜凝宫殿的每一个角落,若品将红颜泪分别倒在两个玲珑莹润的夜光杯中,酒刚一倒满,月老立刻端起其中一杯,放在鼻尖深嗅,不禁赞叹不已:“夜凝你真会享福啊!”夜凝挑眉浅笑:“哪次不是跟月老一起喝的红颜泪呢!”月老对此话十分受用,嘴角上扬极其享受地品着红颜泪。夜凝子夜般的双眸微眯,樱唇细细品着夜光杯中的美酒,灵美的睫毛清浅地忽闪忽闪,升起一抹玩味的醉意:不知道宥汐能不能喝酒?

月老离开后,夜凝重新取过一个夜光杯,亲自斟了一杯红颜泪,脚步翩跹地向琉璃苑走去。许是喝了红颜泪的缘故,夜凝的俊颜微醺,如花的肌肤染上一丝清浅的绯色,烟雾缭绕在他胜雪的锦服上,和风缱绻地吹乱他的衣衫,露出胸前大片细滑娇嫩的肌肤,宥汐忍不住屏住了呼吸,这个少年实在是太妖孽了,宥汐果断地决定不看他,于是把自己的花瓣聚拢了起来。

夜凝见此,笑声清澈地信步来到宥汐身前,宥汐故意不理他,夜凝不以为意,暧昧地将樱唇贴在宥汐的花瓣上,眸中含了些莫名的情愫,温柔地呢喃:“宥汐,宥汐,宥汐……”少年清新蛊惑的气息深深浅浅地洒在宥汐的柔嫩的花瓣上,宥汐原先的玉白的花瓣染上一丝可疑的红晕,宥汐实在受不了了,将它的花瓣别过去背对着妖孽般的夜凝,夜凝忍俊不禁,绯色的俊颜更添旖旎。夜凝更加贴近宥汐,伸出灵巧的香舌辗转缠绵地游走在宥汐的花瓣上,或深或浅,或吮吸或轻转……少年甜美的汁液仿佛世间最甘醇的美酒,丝丝缕缕绵绵不绝地沁入到宥汐的内心最底处。宥汐的花瓣更加鲜艳欲滴,宥汐终于忍不住了,在她的花瓣外面附上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刺,夜凝旋即躲开了。

夜凝心情极其明媚地朗声笑道:“我的宥汐是带刺的啊!哈哈哈哈”宥汐闻言不置可否。夜凝含情望向宥汐,极其清澈的声音在宥汐耳畔围绕:“伊人谷的小美人,你看看这是什么?”话落,夜凝轻轻摇晃夜光杯中的美酒,只见美酒呈极其妍美瑰丽的胭脂色,比水晶还要剔透清澈,微风缓缓吹过,酒面荡起一圈圈弧度极美的涟漪,水光潋滟,煞是美丽。夜凝薄唇轻启:“这酒取名红颜泪,是用伊人谷的胭脂溪和惜颜果酿制而成。”宥汐点了点头,怪不得她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酷匠网%永Q久c免费!看小说

夜凝轻挑剑眉:“宥汐,想不想尝尝红颜泪的美味?”宥汐拼命摇了摇头,身为一朵花她怎么能喝酒呢?夜凝仿佛洞悉了她的想法,魅惑的蛊惑的声音响起:“宥汐,你又不是普通的仙花,你是王母娘娘精心培育的伊人仙,全天下只你一朵,你又不是不能喝酒!”

宥汐摇了摇头,纳闷道:我从来没有喝过酒啊!夜凝浅浅一笑:“宥汐,你身下的冰凝仙池为什么是烟水蓝色呢?因为这里面放了几亿年的兰烟美酒哦!”宥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敢情自己一直泡在酒罐子里啊,夜凝这个混蛋!太过分了!

夜凝妖孽般的俊颜抿唇浅笑,轻轻将杯中的美酒从宥汐的花瓣外围的刺的缝隙中撒在花朵上面,丝滑甘洌的美酒涌入娇嫩的花瓣,宥汐极其享受地感受着红颜泪的至美口感,不知不觉玉白的花瓣更显莹美,花瓣外面的刺随着宥汐的渐渐舒缓而缓缓收起,夜凝星辰般的明眸露出一抹稍纵即逝的得意,樱唇凑近宥汐,在玉白的花瓣上面轻柔浅吻,还未待宥汐反应过来,夜凝朗声大笑,衣袂翩跹地步出了琉璃苑,宥汐的花瓣再一次不出意料地妍美欲滴,宥汐闷闷想到:夜凝你这个混蛋,妖孽!宥汐愤怒地聚拢了花瓣,却还是忍不住打开了一点偷偷看着离去的夜凝,墨发轻舞,华服绝美,氤氲的云雾影影绰绰,却遮不住夜凝的俊美风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