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谷,天空一碧如洗,冰溪水澄澈嫣越,繁花似锦,佳木葱茏,枝影斑驳陆离,清风掠过,胭脂溪波光潋滟,明媚旖旎。溪边一朵异常美丽的花朵散发着神秘魅惑的幽香,缱绻辗转丝丝缕缕沁人心脾。

忽然一阵天昏地暗,狂风大作,美胜仙境的伊人谷瞬间被毁灭,就在这时,一个白衣胜雪的少年突然突然出现并且带走了那朵异常美丽的花。

少年是天上的夜凝星君,他的夜凝宫殿罕见的美丽。宫殿内丝丝缕缕的云雾缭绕,世间极其稀有的翡翠随意地飘落在各个角落,有妍美至极的血翡,有清润剔透的帝王绿翡翠,还有通体梦幻粉蓝色的蓝翡,还有无一丝杂质的纯色翡翠,甚至还有极其神秘魅惑的绝世紫翡。晶莹剔透的水晶地面上是最好的天蚕雪丝织就的名贵地毯,踩在上面非常的绵软舒适。殿内的夜明珠十分明艳夺目,整个宫殿亮如白昼。各种各样的传世名瓷不胜枚举,各色的最好的水晶桌和各式的最好的水晶凳无不耀眼至极。

少年带着那朵伊人谷的花来到了琉璃苑,这里各式各样的名贵的花争奇斗艳,空气中或浓郁馥雅或清新怡人的香气伴随着风袅袅挪挪而来,缱绻柔情的风吹过少年如玉凝成的俊颜,带起少年额间的几缕碎发,少年清澈温柔的声音对着掌心里的花朵响起:“伊人谷的小美人,以后你就住这里好不好?夜凝宫殿就是你的宫殿。”

花儿迎着微风俏皮地点了点头,少年美若罕有黑濯石一般的明眸微微含笑,仿若两弯浅浅的柳叶,极美极妍,眸光里含了若有若无的宠溺,含笑问道:“伊人谷的小美人,以后我叫你宥汐好不好?”宥汐浅浅地点了点头,摇曳了一下它的美丽的花瓣,这就是答应了少年的话。

忽然一位仙童大声通报:“星君,月老来了。”话音未落,只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信步而来,老者含笑看着少年:“夜凝,老头子我来你这里赏花了!”宥汐歪着花瓣一想:原来这个极美的少年叫夜凝啊!夜凝仿佛洞悉了宥汐的想法,樱花一般的粉唇清浅一笑,旋即对月老说道:“夜凝刚刚从伊人谷得到一朵稀世珍宝,取名宥汐,月老请看。”月老捋着纯白的胡须,静静注视着宥汐,不禁赞叹道:“果然是稀世珍宝。”

  l酷O√匠z网^永久免S费{看q√小}说{d

夜凝也凝视着宥汐,眸中含着稍纵即逝的惋惜:“可惜伊人谷毁了。”月老声音沉重道:“听说是东海三太子和西海三太子比赛仙术时引起的。这两人也太没有脑子了,哪里不能去,非要到伊人谷去斗气。”夜凝樱唇凉凉嗤笑道:“他们何时有过脑子?伊人谷是王母娘娘的最爱,一般神仙都不敢进去,他们倒去那里打起架来了!”

月老长叹一声:“只是可怜了两位老龙王,这时候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都不知道怎么办!天庭已经把两位太子抓到秘境去了,估计得关押几万年。”夜凝冷冷道:“自作孽不可活!”月老收了收悲天悯人的神色,淡然一笑:“不提他们了,这不是还有一朵最珍贵的稀世珍宝嘛!老头子没事儿就来夜凝你这里看看,可不要嫌弃老头子啊!”

夜凝眉梢眼角盛满了明媚如暖阳的笑意:“夜凝和宥汐会随时欢迎月老的。”宥汐心里悄悄地翻了个白眼:你什么时候成了本姑娘的发言人了,哼!夜凝看着宥汐,他的眼角抹上了一层可疑的清浅笑意。月老拉着夜凝道:“走,陪老头子下棋吧!你年纪轻轻,不可沉迷于美色不可自拔!”宥汐的花瓣不自觉蜷缩起来,夜凝忍俊不禁,却又无奈月老的调侃道:“夜凝并没有。”很快,两人步出了琉璃苑。

宥汐轻轻地出了一口气,回想起初遇夜凝的情景:往昔绝美胜过仙境的伊人谷一下子变得面目全非,她以为自己也要随着伊人谷一起灰飞烟灭时,忽然一个白衣胜雪的少年出现在她面前,少年俊颜美若世间所有的花朵,剑眉入鬓,挺秀的鼻梁仿佛美玉雕刻而成,粉嫩的薄唇宛如晨曦凝露的嫣美花瓣,尤其是他的眼睛,美若夜间的漫天星辰。

那一刻,宥汐清楚地感受到了在伊人谷一千年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人世间的一见钟情,她不敢相信身为一朵花,她也会动心。后来少年轻轻地温柔的将她托于掌心,她忽然有种掌上明珠的悸动,那一刻她希望可以是永恒的。少年带她来到天上,为她取名宥汐,告诉她从今以后夜凝宫殿就是她的宫殿,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心跳从没有过地漏了一拍,有一种懵懂的情愫在她心底旖旎盛开,不着痕迹地悄悄蔓延至她的整个心灵,甜到心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