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特别的男人如果是梦,最好还是早些醒来吧,范菁菁看着自己的手,然后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火辣辣的疼痛在脸上蔓延开来,范菁菁苍白的脸上一下子红了半边天,嘴角有鲜红的血迹流下,可见范菁菁为了回归现实用了多大的力气。然而范菁菁却还是不得不面对实实在在坐在那里的事实。而且,还有火辣辣的疼痛提醒着自己,这不是梦。

  痛,并未让范菁菁回到自己那个时代。

  和范菁菁缩在店门前的角落里一样,在离范菁菁所在位置稍远的地方,也有一个身影躲在那里,而这个身影全身都躲在黑袍之下,从这个身影的体型和身高来看,应该是个男人,男人的脸被蒙面的黑布遮住,加上黑袍上面帽子的遮掩,仅能看到一双有神的眼睛闪着诧异的光芒。看着不远处的范菁菁坐在那里就不走了,男人也不好再继续往前,因为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要通过这个街道去往某个指定的地方。

  男人看着范菁菁在那里愣神,心里也只能干着急,看着那个女人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男人惊的张大了嘴,来到这边之后早就看清楚了这个女尊男卑的现状,从来都只有男人挨打的份儿,女人心情不爽了也是抽男人解气,男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自认身份高高在上的女人自己给自己一耳光。而且下手还不轻。

  那清脆的耳光声震动着男人的耳膜,让男人焦躁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想要看清楚那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那个女人在扇了自己一耳光之后不久居然站起身,然后快速的往对面的墙上撞去,男人惊得直起身,这个女人是想寻死?!

  撞到墙上,额头有血流下,女人也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男人的视线快速的环顾四周,确定周围没有人靠近,于是赶忙冲到女人身边,女人的脸色有些不讨好看,半边脸因为刚才的耳光变得红肿,另外半边脸因为额头撞到墙上,所以沾满了鲜血。

  男人虽然一时冲动冲了过来,但是此刻却有些犹豫,男人和女人多数是死对头,自己冲过来也救不了她,毕竟自己又不是医生。

  男人在女人身边站了有一会儿,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终于伸手探向女人的鼻息。鼻息虽然微弱,显然还有生命迹象,男人拿出一块布,包在女人的头上,然后抱着女人快速的离开。

  天慢慢的亮起,等到太阳也升的老高的时候,守在外面一宿没走的娜莎感觉情况不太对,陛下向来不是太喜欢跟男人腻歪在一起,都是天才一亮就让人把男宠带走,而女王自己也起得很早,像现在这个时间还不出房门,还是第一次。

  犹豫了几秒,娜莎赶紧上楼,然后敲了敲房门:“陛下,您醒了吗?”

  连续喊了几遍都没有得到回应,娜莎直接推门进去,一眼就瞧见床上空无一人,而墙角的凳子上,有什么人被盖在了一块布下面,娜莎快速的走过去,掀开布,结果看到的就是昨晚侍寝的男宠重光:“陛下呢?”

  最*新hE章LB节上}酷,匠!;网q0

  重光的眼睛慢慢睁开,看着面色不善的娜莎,也不敢撒谎:“陛下昨晚把我捆在了这里,不让小的出声。小的不知道陛下去了哪里。只听到了开门声和关门声。”

  娜莎怒气冲天的抓住重光胸前的衣服:“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你伙同其他人带走了陛下?”

  重光被吓得面色惨白:“将军,将军,小的怎么敢啊?是陛下亲自把小的捆在这里的啊。再说,小的怎么敢带走陛下啊。我真是冤枉的。”

  看重光的样子不像是撒谎,房间里也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陛下虽然现在身上有伤,也不可能束手就擒……想到从昨天开始陛下就好像有些不正常,娜莎开口:“把重光带下去严加看管,如果五天之内找不到陛下,就杀了他。”

  “是。”女侍卫开口,把已经吓得半死的重光给拖出去了。

  “侍卫长,马上带人去搜,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记得,千万不要外传,你带人以其他名义把女王找回来。”娜莎开口。

  “是。”女侍卫长点头,在心中盘算了一会儿之后提出自己的意见:“青青公主快要回宫了,我们可以以清缴之名,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搜查,其他名义的话,难免让人心生疑窦。”

  “好,就以清缴之名进行彻底的搜查。”虽然现在还不到清缴的时间,但是谁也没有硬性规定每年的清缴只能一次,更没有律法规定,具体是在哪一天。

  得到应允,侍卫长马上点头离开:“我马上去安排。”

  所有的人都退了出去,娜莎一个人留在房间里,看着床上扔着的陛下白天穿着的衣服,娜莎摊开一看,衣服都完好无损,应该是陛下自己换下了衣服,那么重光的话就有一定的可信度了,是陛下自己离开的。

  可是,陛下为什么会离开,她又能去哪里呢?

  在一处黑漆漆的用木板搭成的房间里,仅有零星的光芒从房子各处木板的缝隙里照射进来给屋里增加些亮光,在房间里的床上,躺着一个昏迷的女人,女人的额头缠着纱布,纱布上还有一块猩红的血迹。

  “人怎么样?”处身黑袍里的男人开口询问。

  “已经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另一个男人小声的回答,但是看向那个黑袍男人的目光却很不满:“七爷,你为什么把一个女人带来这里?你知不知道我们很可能因为她而死无葬身之地?”

  七爷坐到凳子上,态度倒是很从容:“我知道这么做的风险,可是我们干的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事情,造反一旦成功,我们才能有尊严的活着,一旦失败,就跟之前一样,只会被打压的更加彻底。”

  本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不放手去博是没有成功的可能性的。对这个女人,七爷也没太大的期望,只是想观察一下情况,反正她受了伤,自己想杀她,根本很轻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仙人掌来了8说:

求收藏,求评论,追书,求登陆后点击,大体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