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即使是在永恒无际的黑暗之中,我依旧感觉到了疲惫,意识沉睡在了最深处的温床中,温暖且祥和,那正是我一直渴求的东西。

  “花绘……花绘……”隐约中听到有人在轻柔地呼唤着我。

  是谁……是谁在呼唤我?

  身体很沉重,想睁开眼睛,却无法做到,意识模糊不清,我似乎看见了一个很熟悉的背影。

  $酷匠U#网g永久R免x费f看小说)

  那是谁的背影呢?

  “她到底怎么了?”耳边有人在说话,尽管听得不是太真切。

  之后那个人又说了什么,我不得而知,也许是和我有关的话题吧。

  我努力地想要移动自己的身体,想要睁开眼睛,想要说话,我一遍又一遍地努力着,尽管意识感觉像是随时随地要沉入大海一般。

  “阳……希……”细不可闻的声音从我的嘴唇中挤出,意识渐渐变得清晰,身体原本的沉重感慢慢消失不见。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刺目的光芒,过了好一会,才得以适应。

  阳希和雏妃坐在我的身边,雏妃看上去似是没有什么大碍了,脸色也不再那么苍白。

  “我……睡了多久?”一开口,喉间一阵疼痛,声音十分沙哑,就像是老旧的机器一样。

  阳希端来一杯水递到我的手上,他神情严肃地看着我:“你睡了一天一夜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就算是以前还没有完全掌握符咒的你,也不至于睡这么久。”

  “我也不记得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我只记得我被那只白狐大伤,身子很痛,尤其是胸口,像是被开了个洞的感觉,但是等我醒来后却什么事都没有。”雏妃摸了摸之前被贯穿的位置,连一道疤痕都没有。

  那个时候是如何写下那张符纸的,说实话我也记不得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雏妃的伤势就已经没事了,现在想想就连我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自己居然拥有那样的力量。

  “我检查过你的身体,灵力损耗很严重,所以才会昏睡这么久,你是不是做了什么?”阳希拉过我的手,挽起我的袖子,一阵冰凉的感觉从手腕处开始蔓延。

  “别再做那种傻事了。”丢下一句话,他转身走了出去。

  他似乎是有些生气了,他从未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我甚至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难道连救自己的朋友也是错的吗?

  雏妃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很体贴地扶着我躺下,即使是已经苏醒,我的身体恐怕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完全恢复。

  尽管我还是很担心灵之森的那只白狐,更何况灵之森还有那么庞大的秽气需要我去清除,我知道现在的我还不能倒下。

  “我想阳希也是担心你才这么说的,虽然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我能够为你做的,也许也只有像这样待在你身边,你不是独自一人。”雏妃在我身边坐下,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我入眠。

  能够如此悠闲的日子,恐怕也只有今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