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科技是工业飞速发展的时代,开着形形色色各式各样商店的街道已经几乎快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了。

  就是这样的一个城市,每年都有上万人非正常死亡,疾病、事故、自杀,或者是……灵异事件。

  这样繁华的都市,已经没有多少人相信鬼神之说,大多都是无神论者。

  但是,我——鹤田花绘,依然相信着。

  今天是新学期开学,从今天开始就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了。

  “真是难得,花绘你竟然没有迟到。”因为是新学期开学,所以来得稍稍有些早了,在校门口看完分班安排表,刚走到教室门口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我还以为你又会睡过头呢。”

  和我说话的这个人就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蜜兼损友,水桥雏妃。

  和冒失的我不同,雏妃不仅学习很好,长得也很漂亮,家境也是我们市数一数二的好,我们两个站在一起简直就是对比强烈。

  “想着今天是新学期的第一天,很早就醒了,但是果然还是好困……”坐到位子上,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一杯热巧克力被递到了我的手上:“工作真是辛苦你了,就算是放假,看你也是整天很忙的样子,怎么?最近‘那个’很多吗?”

  c酷匠网●唯*、一`t正版+n,^其他F都4G是Ku盗m=版

  除了普通学生的身份外,我还是一个见习巫女,负责清除出现在这个城市里的秽气以及妖怪退治。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很平凡的出现,晚上尽量不要出门的比较好,虽然有我给的护身符,但是我还是个半吊子。”巧克力的香味窜入鼻尖,缓解了不少疲惫感,雏妃比我更加细心,每天早上都会为我准备一杯热巧克力缓解疲劳。

  技术越是进步,被舍弃的东西就越是多,从那些被舍弃的东西里面衍生出来的付葬神的数量也是可观。

  上课的时间几乎都在走神,下课的时间也只有雏妃会和我聊天,从小学开始就几乎交不到什么朋友,大家都认为我是个怪物,因为我能看见鬼怪,不管走到哪里,都是那个被孤立、被嫌弃的对象。

  “在想什么呢?”雏妃走到我面前,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要是很困的话,就请假吧。”

  从以前开始,我就认为学校是一个很讨厌的地方,没有能够交谈的对象,没有朋友,我的世界里就只有雏妃一个人而已,就算是现在这种心情依然没有改变,为了应付而上学,其实这种东西,我不需要。

  “你看鹤田同学又在发呆了,她是不是又看见了什么我们不能看见的东西?”

  “也不知道为什么水桥同学会和她关系那么好,明明就是个怪胎啊,能看见鬼怪什么的。”

  “还是别在背后说她的比较好,万一惹火她了,我们还不知道怎么死的呢。”

  “真是不好的感觉,和这种人同班。”

  ……

  讽刺的声音不断地在脑海中回响,刺得我的心脏一阵一阵地疼痛起来。

  昨天那个付葬神也有说过,我们本就不是一类人,而我,应该更接近鬼怪吧。

  “明天放学以后,有时间吗?”雏妃突然开口问道,“每天重复同样的工作也很无聊吧,要不要一起去玩?”

  “嗯……好……”虽然有些犹豫,但是还是答应了下来。

  莫名其妙答应下来的我,现在就站在秋山町最繁华的街道上。

  因为以前就很少出门,大多还都是和鬼怪打交道,我对秋山町的事情也并不熟悉,尤其是在这种方面,就算是女孩子最喜欢的衣服、化妆品之类的,也几乎没有接触过,我的衣柜里就只有校服和巫女服以及祭典用的衣服这几种而已。

  “今天就去大搜罗一番吧,我请客!”雏妃拉起我就朝商场走去,“机会难得,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商场一共有六层,我几乎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对买购物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看到雏妃兴奋的样子,似乎也不能太扫兴。

  一家店一家店一一逛过来也买了不少东西,但是大多都是雏妃帮我挑选的,相识了十几年,她的确很了解我,买的东西也是很符合我的爱好。

  “怎么样?心情有没有稍微好一点?”我们找了一家甜品店坐下来,我这才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

  也许是看出什么了吧,又或许,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没有办法融入这样的圈子。

  “花绘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一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这样的花绘也只有我才能了解吧。”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粉色的樱花挂件递到我的手上,“刚才看到正好有一对的就买下了,太大的东西带起来不太方便吧,如果是这样的小挂件的话就可以随身带了,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看到这个就能知道了,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

  我看到,她的手里握着另一个紫色的一模一样的挂件。

  我将挂件收好,随即问道:“雏妃不感到害怕吗?我能够看到鬼怪,跟着我也说不定会遇到危险。”

  我问了无数遍的问题,但是事到如今,还是想问。

  已经很多年了,不止一次从鬼门关前徘徊过,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感觉,但是雏妃和我不一样,他可以过着无忧无虑的普通人的生活,她没有必要和我一样去冒险,这样的生活并不适合她。

  没想到听完我的问话,她竟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

  “花绘,你这个问题都问了多少年了?”她反问道,“没有一个人天生适合这样的工作,也没有人规定你必须去背负那些沉重的责任,既然摆在你面前的是这样的路,那么选择陪你一起走也是我的自由。”

  “所以不要再拘泥于这样的小事了,这样沉重的表情可不适合你啊。”

  就像是黑暗中的一道曙光,雏妃每次都是这样安慰我,一直笼罩着内心的迷雾一点一点的消散。

  我第一次发现,也许那一些妖怪,也需要这样的光明,他们并不邪恶,只是没有人告诉他们,他们也可以拥有这样的阳光。

  也许这是我第一次决定,改变以前的做法,不再是单纯地退治他们,而是要告诉他们,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