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薇儿和燕山、慕寻三人穿过长而幽冷的走廊,耳边是风吹叶子发出的瘆人沙沙声,月色当头,地上疏影摇曳,斑驳陆离,犹似群魔的乱舞,泠薇儿定了定有些加快跳动的心,只想快点到监牢,正行至中廊,突然前边廊柱后飘出一抹诡异的红绸,廊柱下是滴滴红色液体。燕山反应迅速,嗖的一下挡在泠薇儿前面,拔刀护卫:“大人,危险。”泠薇儿闻声驻足,神情淡定,无丝毫慌乱惧怕,慕寻将薇儿拉到柱子后护卫。燕山半探半测的往前挪步,接近廊柱时,红绸突然闪出廊中央,两把飞刀也同时射向燕山,燕山侧了个身一把钳住飞刀。慕寻赞道:“简直帅呆了!”

  泠薇儿舒了口气,此时那红衣女子已经闪出走廊中央,薇儿仔细一瞧,是一个戴着红色面具的女子,身材高挑,线条火辣婀娜,让人禁不住去猜想面具背后是怎样的绝世玉颜。泠薇儿从上到下打量着她,想着李容的死会不会与她有关,她又是谁,为了什么目的。泠薇儿疑惑着,但看这女子,身手矫健,手法娴熟,应该是江湖杀手。正在泠薇儿思考之际,女子却一下子闪身不见了。

  慕寻走到燕山身边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儿吧?”燕山笑笑道:“我没事。”三人继续往大牢方向走,薇儿问道:“燕山,你行走江湖多年,可知道刚才的红衣女子是谁?”

  燕山道:“如果卑职猜的没错,她就是夜煞阁的狱莎。”

  慕寻接过话道:“我早年听说过夜煞阁,暗杀不少高官而名动卿灵国,曾刺杀过四皇子。”

  燕山:“是的,夜煞阁是卿灵国的毒瘤,陛下欲除之却苦于无策。”

  泠薇儿:“知道夜煞的阁主是谁吗?”

  燕山:“听说叫龙胥泱”泠薇儿对这个答案显然不满意,燕山疑惑的问道:“不是吗?”

  泠薇儿:“被刺杀者与国舅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国舅狼子野心,路人皆知。”燕山神情都有些惊讶,心想国舅竟如此手眼通天,连杀手阁都听其调遣?于是耐不住好奇心问道:“大人是说,国舅才是夜煞阁的幕后者?”

  泠薇儿道:“这只是我的个人判断,还有待考证。”两人说着,没一会儿便到了监牢,监牢外的火把映红了半个天空,众兵卒纷纷向前来勘察的泠薇儿行半跪礼。

  泠薇儿担心火把太亮,惊扰了附近百姓,便命人熄掉一些。两人走进监牢,来到关押李容的地方,看守的兵卒已经围在一旁,犯人们均将头探出来看热闹,泠薇儿一到,兵卒便让道行礼,鉴尸官向泠薇儿作揖,并向鉴尸官询问情况:“有什么异常吗?”

  鉴尸官:“死者是被内力震碎心脏而死,应是江湖人士所为。”

  《酷匠E|网l!唯~一,#正{版/y,s其他tv都☆b是◇盗版

  泠薇儿喃喃道:“夜煞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