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泠薇儿和慕寻两人在大堂内翻看李容的断过的案件,如泠薇儿所料,所有的案件均处理的糊糊涂涂。除此之外,令都的赋税比其他地方要重,百姓也不种植粮食,主要活计是打铁,泠薇儿心中疑惑不已,打铁做什么?本想召李容审问,但看天色已晚只好等明天。慕寻翻翻账本打了个哈欠,泠薇儿受到感染也打了一个,状态稍放松下来才发现真的困了。

  慕寻手拿一卷档案,一边打哈欠一边问薇儿:“大人,你困不困?”薇儿被她感染着,也连连打哈欠:“真的困了。”慕寻就等着她说这句话,便道:“那我们明天再忙?”薇掩卷道:“好”慕寻兴奋的去吹灭蜡烛。

  慕寻和薇儿回卧房休息,中间需要穿过一条长廊,长廊的栏杆皆是粉雕玉饰,的两侧都种满了芭蕉,月光从芭蕉叶缝中泻入长廊,倒有别样的美。泠薇儿看着也很喜欢,于是道:“这李大人可真会享受。”慕寻回道:“慕寻还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呢。”这句话勾起了泠薇儿的好奇心,于是问道:“慕寻姑娘是哪儿的人?”

  慕寻回道“慕寻是南疆人,是孤儿,从小追随老颖王,老颖王过世后便追随颖王。”泠薇儿因她的话想起陆之蒂,两人边走边谈,泠薇儿问道:“颖王还好吗?”

  慕寻回道:“慕寻走的时候正逢颖王大婚。”泠薇儿以为自己听错了,再确认道:“你是说颖王大婚?”

  慕寻:“是的大人,国君赐婚。”

  泠薇儿想想道:“可是赐婚安王?”慕寻惊奇道:“大人真是神了,大人是怎么知道的?”。

  泠薇儿不回答,喃喃自语道:“看来国主并不糊涂”泠薇儿突然想到什么,疑惑道:“以安王的性格,会乖乖就范?”

  慕寻道:“起初安王并不同意,是颖王以国舅之女的性命作为要挟,安王才答应的。”泠薇儿狐疑道:“颖王做事真是大刀阔斧,安王和木梨兰是什么关系?”

  慕寻:“是情人关系,听说已经到谈婚论嫁的阶段。”泠薇儿皱眉道:“在江山社稷面前,儿女情长都是小事儿。”慕寻只觉得颖王心冷,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平易近人的泠薇儿和她也是一路人。

  √更新T最快上a酷匠82网

  两人聊着聊着,不一会儿便到了卧房,慕寻的房间就在泠薇儿旁边。两人互相嘱咐几句后便各自回房了。泠薇儿因为太累,换了身衣服随便躺下后就睡着了。不知不觉睡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着一身白衣,在一片竹林中迷路,竹林上空笼罩着久久不散的雾霾,她努力的寻找着什么,林中安静没有一点声音,突然一缕清雅的笛音想起。她有些欢喜,正要寻笛音而去,笛声却突然消失了。她不停的向一个方向跑,希望能跑至林间的尽头。她跑着跑着突然发现前边有一个白森森的点,她停下脚步,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再往前走,走近一看却是一具白森森的骷髅骨正向自己招手。

  泠薇儿睁开眼睛才发现是一扬梦,只觉背脊一阵阵发凉,额头全是汗,她坐在床头擦擦汗冷静一下。刚坐起来没多久燕山便来报说李容死在狱中,泠薇儿又是一惊。

  她匆匆穿上衣服,随便将头发挽起便走出房门,燕山和慕寻已经等在门外,泠薇儿边走边问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他死了的?又是因什么而死?期间有什么特殊情况吗?府衙内有法医或鉴尸官吗?”

  燕山道:“刚刚发现他死了,身上无任何伤口,也没有中毒现象,属下也不知因何而死,府衙已经派人去请鉴尸官。”

  泠薇儿喃喃自语道:“这是杀人灭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