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安王私会木梨兰

  春意正浓,此时正是梨花开的最沁人的时候,王府里的几株梨花也依时开了,安王突然想起梨兰了,便独自一人来到曾经为梨兰所造的花草地,他知道她最喜欢的梨花,便偷偷为她栽种了很多,想着以后能陪她一起赏花,听她弹曲。现在梨花是开了,但心中的情感,感觉都已经回不到当初,这满目荼蘼却换来的却是一片凄凉之意,这开的正灿的梨花仿佛都在往他的心口扎针,疼的揪心。

  安王正想的入迷,身后突然有簌簌声响起,像是人踏草地的声音,可以听出步伐缓缓盈盈,安王心跳不由加速。回头看见梨兰正泪光盈盈的看着自己,才几天的时间,她已憔悴的像薄纸一般,仿佛风吹就能飘走。梨兰转身欲走,安王一跃而前,挡住她的去路。安王问道:“我在这儿,你还要去哪儿?”

  梨兰此时已泣不成声,她日思夜想的人就在面前,然而,此时他们之前已经横隔了太多东西,再也回不到当初。梨兰哽咽道:“霜天,我们的缘分尽了。”

  安王劝慰道:“可我和陆之蒂之间并没有感情,我爱的始终是你。”

  梨兰哭的梨花带雨:“可那是国主赐婚,我们能违抗吗。”安王不语,他是个知道点到为止的人,于是便没有纠缠下去,把梨兰送回府中后便独自回府了。

  安王刚跨进府门就看见陆南子在花树地下走来走去,像是在着急什么,安王便知道可能是陆之蒂有什么事儿。他径直经过陆南,陆南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向他问声好,安王点点头回书房去了,陆南继续在花树下来回走。

  酷匠网永+x久免#费f看小g说z

  此时,国舅收到可靠消息称陆之蒂收留十二个逆臣的“余孽”已经进宫向国主禀报,国主大怒,忙将陆之蒂急招进宫询问。陆之蒂敏锐的政治嗅觉已经察觉到什么,但此时转移宿客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冒着赌一把的风险应召进宫。陆之蒂赶到时,国舅已在国主处悠闲的喝着茶,正等着看她的好事。陆之蒂朝国主行了个礼道:“微臣给陛下请安。”国主瞧她满头大汗,似乎又黑了许多,问道:“起来吧,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陆之蒂瞧了一眼国舅道:“微臣新婚不久,在陪安王。”国舅放下手中的茶盏道:“老夫怎么听说颖王极少在府上。”

  陆之蒂道:“想不到舅爷对本王的家事这么关心。”国舅被陆之蒂一句话堵的不知回什么好,只阴沉的看着地板。国主慈祥的笑道:“我听说你最近在寻找那十二位逆臣的亲属,有这回事儿吗?”陆之蒂扫了一眼国舅道:“君上是听谁说的?”国主道:“你甭管朕听谁说,你就说有没有。”陆之蒂心一横,斩钉截铁道:“微臣没有,一定是有人诬陷。”国舅上前向国主行礼道:“陛下,老臣建议搜查。”国主想了一下道:“颖王,你若是清白,自然不怕被查”陆之蒂不语。国主话一出口便已经有人去前去调查了。

  三人同在静养斋中等消息,国舅表现的很有耐心,时不时就瞅瞅陆之蒂,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来,然而陆之蒂平日便是一张冷脸,任国舅怎么揣测她也揣测不出。等了一炷香的功夫,来人回报说没有查出什么,国主心里有些责怪国舅,但却也想开了,毕竟都是在为朝廷做事,朝中各大臣互相弹也很正常,作为一国之君得允许他们偶尔搬弄是非。国主想着能眼下息事宁人最好,于是道:“既然没什么事那就散了吧。”国舅不语,心中虽有诸多不愿,但拿不到切实的证据也只能作罢。

  陆之蒂委屈道:“国舅成天捕风捉影,搬弄是非,微臣不服。”陆之蒂此话一出使得国主更加相信她是被冤枉的。但国舅他也不能得罪,于是便道:“好了,这事就到此为止,都是在为朝廷办事。”国主如此,陆之蒂也不好说什么,便假装不满的告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