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薇儿站在悬崖边上目览千山,文雅的气质配上一袭白裙临风而立,飘飘洒洒,犹如神女临世。开春了,泠薇儿正查看百姓们的农耕情况,泠薇儿最近将注意力均集中在救济粮失踪案上,对于为何全县打铁一事并未深入了解。薇儿突然想起来,回过头对身后的李容道:“我有一事不解,正要问李大人。”泠薇儿从涯边走过来,燕山知道她要回去,便把马牵过来。李容擦了擦汗,忐忑的应了声:“哎”

  泠薇儿回到大堂,走到尊位坐下,李容也跟了进来,泠薇儿便邀请李容也坐,丫鬟给两人端上茶水。泠薇儿坐下后便端起茶品起来了,李容忐忑的看着她,一直在等她发话。

  薇儿喝完茶,淡然的看向他道:“我刚来的时候看见百姓门前都放着打铁用的器具,听说你动员全城打铁,这是为什么?”

  李容擦了擦汗道:“前年有几个富商说要大量征收铁器,下官想这个可以增加收入,便动员百姓做了。”薇儿点点头,又问道:“那几个富商是哪里人?”

  李容又擦了擦汗道:“京都来的。”薇儿抬起眼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道:“现在他们还收不收铁器?”李容道:“不收了,做生意赔本了。”

  /N酷5匠网‘唯g一☆/正{H版,E其;他都是盗@%版Sl

  泠薇儿道:“你有生意的往来账本吧?今晚拿给我看看”李容点点头,眼中突然冒出一道凶光。

  晚上,泠薇儿从外边回来后便让李容拿账本给她。李容一去很久,泠薇儿左等回来时便带一众人涌进大堂,命人将泠薇儿绑起来。泠薇儿马上明白李容这是被逼急了。泠薇儿明知故问道:“李大人这是要做什么?造反吗?”

  李容一改这几天的唯唯诺诺,底气突然足了,他抱歉道:“不是本官想造反,是大人逼的本官没了办法。”泠薇儿道:“李大人想怎样?”

  李容狡黠一笑道:“本官把你杀了,再向国主禀报大人在任期间因病暴毙,想必君上不会怀疑。”泠薇儿道:“正事面前是个蠢材,害起人来倒机灵。”

  李容道:“蠢材天才你也看不到了,本官一定做得滴水不漏,让大人的亡魂死后不受惊扰。”

  泠薇儿道:“是吗?”话音刚落,燕山和一个女孩便带着一众人突然闯入,燕山关切的问道:“大人,你没事儿吧?”泠薇儿道:“我没事儿,抓人吧。”

  燕山兴奋道:“看样子我来的正是时候”李容见此情形面露慌张,情急之下正要抓薇儿就作为人质,那女孩眼疾手快,急忙拔剑横在李容面前,将其与泠薇儿分开,燕山趁势一把将李容扭到桌上绑起来。李容手下的士卒均面面相觑,不敢乱动,士卒们见势纷纷丢下手中的武器说软话:“大人,此事和小的无关,小的也是听令行事。”

  燕山看向泠薇儿:“大人,该怎么办?”

  泠薇儿想了想道:“先押大牢关几天,审问过后再看是否定罪。”

  燕山:“大人英明。”

  泠薇儿缓了缓,打量着站在燕山身边的女孩,好奇的问燕山道:“这姑娘是谁?长得怪标致可爱的。”

  燕山回道:“是颖王为大人挑选的精兵良将,专门方便大人办事的,我身后的这些人都是。”泠薇儿意外而又兴奋道:“女护卫?”燕山有些责怪道:“瞧大人的反应,大人不也是女人吗?卿灵国人杰地灵,什么样的人才没有,颖王用人一向不拘男女。”女护卫上前向薇儿行礼道:“慕寻见过泠大人。”

  泠薇儿莞尔一笑道:“不必多礼”,泠薇儿又仔细打量了一番。女孩个子有些小巧,穿一身黑色长衫,眼睛大而有神,唇红如血,头发用一只木簪子随意挽起,手中提着一把剑,英气十足,泠薇儿看着十分喜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