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山奉泠薇儿之命剿匪,萧君担心薇儿的安危便留了下来,打算等燕山回来再走。燕山出发没几天便将众匪带回复命,并向泠薇儿汇报剿匪过程。泠薇儿大赞他能力超群。燕山回来时,泠薇儿已经将放粮一事办完,现正调查救济粮失踪一事。泠薇儿想到也许土匪们知道,于是便将土匪召到大堂审问。泠薇儿审了半天,确定土匪也不知道才死心,眼下正自个儿一人郁闷的托着头柔脑门。

  “泠姑娘”泠薇儿听声音抬头看了看,正看到萧君走了进来,依旧一袭淡青色长衫,长发纶巾,手执一把合起的折扇。泠薇儿看他的样子像是要离开的样子:“萧公子?”

  萧君走到泠薇儿身旁坐下道:“泠姑娘,你安全上任我也就放心了,我是来向你辞行的。”泠薇儿听后心里有些舍不得,皱了皱眉,似乎头部的疼痛加剧了,她转过头问萧君道:“不打算多留些日子?”

  萧君委婉的拒绝道:“还是不了,我闲云野鹤惯了。”泠薇儿默然不语,顿了好一会儿。萧君正等着她的回答,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在乎一个人高不高兴。泠薇儿道:“我让燕山送送公子。”

  萧君听后闻忙拒绝,说自己在路上不会有危险,泠薇儿只好说得空记得来看看她,萧君应允,拱手告辞后便离开了。

  泠薇儿在大堂中坐了好一会儿,萧君离开的越久,她心中升起的惆怅感越浓。泠薇儿突然觉得自己的道别之言过于简单粗浅,根本没有表达出不舍和感激之情。加上一想到天地之大,人海茫茫,此次一别可能终生无缘相见。便最终还是忍不住出门,寻了一匹快马往萧君离开的方向追去。泠薇儿一路直奔出城,一直到城外的小树林均没有碰到萧君,泠薇儿知道再往前也不会碰到,于是便拔停马步了,环视着山林四周喃喃自语道:“出现的不经意,离开的也不经意,罢了,也许缘分稀薄”,泠薇儿说完便调转马头回府了。

  夜煞阁的地室内,火把跳跃着它的光芒,一个身穿黑袍,戴着面具的男人坐在高高的黑龙椅上摊开双手,享受着权利带给他的舒适和安心。一个戴着小半边面具的妖艳女子从黑暗中走出来,款款上台,匍匐在男子怀中,亲吻着男子的脖子,男子抬手轻撩着她的秀发,轻抚她妖艳如玉的面颊。

  女子:“阁主,你好香……男人的味道……想狱莎了没有?”,男子被撩的有些起火,一把将女子反压到龙椅上,女子妖媚的挪动着这副勾魂摄魄,正散发女性魅力的身躯,男子摘下面具匍匐上去亲吻着女子的耳根,女子搂住男子的身躯,娇喘连连。

  g}酷匠网}唯一KK正版,☆)其他都r是盗;版

  男子:“我离开的时候舅爷有没有来过?”

  女子嗅着他的发梢娇嗲的回道:“不曾来过”。女子突然抬眼和他对视,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微含醋意的说道:“阁主大人此番离开一定碰到了什么美貌女子”。男子不语,起身坐着,缓缓戴上面具。女子兴致全无,便起身款款的走下台阶,从容的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