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舅在外头忙完了回府找不到女儿,问管家,管家说和安王出去了。国舅听后喜不自禁,回到书房把心里的算盘打的噼啪想,越想越乐。想这安王不仅是国主最喜欢的弟弟,而且还手握兵权,势力大的很。如果自己的女儿能跟他在一起,那么他以后做事就更加方便,什么颖王,陈承都不用放在眼里。

  国舅这么一想就突然想起了陆之蒂,急忙传探子问陆之蒂在做什么。探子回说陆之蒂经常在训练场看别人比武,国舅不觉得新奇,陆之蒂本来就是守护南疆,常常练兵也是正常,因而也不去理她。于是又问国主在做什么?探子回说,国主一大早便邀请尚书大人和他下棋。国舅一听有些不高兴,命探子再去探查。

  届时,国主在御花园和程承下棋,此时正是开春,御花园内的迎春花开的正灿烂,国主和程承两人坐在花间下棋品茶,两人的棋技不相上下,下的热火朝天有滋有味。陈程并不因对方是国主而故意输给他。

  国主有些埋怨:“朕是国主你怎不让着点?”

  陈程道:“那下棋还有什么意思?”国主呵呵抚须而笑,两人又下了一会儿,国主道:“听说安王最近跟国舅之女走的很近。”

  “臣也听说了。”陈程答的很不经意,国主下一子道:“朕觉得颖王好。”陈程就等国主说这句话,于是道:“安王殿下是一心着迷木梨兰”国主揣测着陈程的反应道:“别看这孩子面冷,但心地很善良,而且朕看的出来,颖王可不是个寻常女子,一定能成为国之栋梁,朕不想亏待了她。”陈程知道国主绝不会因颖王是国之栋梁将她配婚安王,国主分明是想造一股势力和国舅抗衡,以便使朝内的势力达到平衡状态。陈程假装猜到些什么了,吞吐道:“陛下是想……”

  看7正版章k节b“上,v酷%匠o网)

  国主道:“朕想赐婚安王颖王,你看这事怎样?”陈承下一子道:“安王这边恐怕难办,他一心只爱木梨兰。”国主不管爱不爱,他的世界里只有合不合理,于是道:“朕一道圣旨下去,他还能不从了?”

  陈程故意再加把火道:“这个没准,安王表面很温和,骨子里十分刚烈。”国主道:“儿女情长在社稷面前都是鸡皮小事,十八弟会理解的”陈程心里早乐开花了,嘴上却道:“下棋,专心下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