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她俩将男装穿成了自然,晏樱便仔仔细细的为她俩梳妆打扮,让她们知道自己穿女装是多么的美。两人看着镜中的容颜都有些被自己惊艳到,陆之蒂刚打扮好便伸手过来拿起梳妆台上的剑,泠薇儿也拿起折扇,两人的举动惹得晏樱掩嘴而笑:“你们两个上辈子一定是两兄弟,一个能文,一个能武。小姐,泠姑娘,你们可不能拿这个,要拿这个。”晏樱说完,便从旁边拿出一把水墨油纸伞和一把绢扇道:“小姐拿油纸伞,泠姑娘拿绢扇才对。”陆之蒂和泠薇儿接过晏樱递给她们的东西,都愣了一下,随后便装作平常女子一样出门了。

  陆之蒂今日穿的是一件白裙,上边绣着鲜艳醒目的红枫叶,头上戴着一只枫叶簪子,手中执一把画着枫叶的油纸伞。薇儿似乎不习惯今日的打扮,薇儿穿得是一件红裙,外边披一件黑纱,比陆之蒂看起来还要妖娆霸气。两人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引得无数过路人的赞叹和侧目。

  陆之蒂满脸的不自在道:“很久没穿女装,有些不适应。”

  泠薇儿撩起有些绊脚的裙摆道:“很不方便”

  陆之蒂道:“我父王没有儿子,一直把本王当做儿子养,诗词歌赋、兵法政治,都得过关,父王从不让本王接触女人的东西。”

  Z看;正Q版,,章节E◎上Nr酷u匠网

  泠薇儿莞尔一笑道:“难怪晏樱姑娘说我们前世一定是两兄弟,薇儿也觉得是”陆之蒂和泠薇儿两人都觉得这十几年时间两人不相聚和联系是一种可惜。泠薇儿突然想起什么,于是说道:“听说安王已经到京了,王爷又多了一层束缚。”

  陆之蒂眼神中闪出一股狠劲道:“得想办法将他礼送而走。”两人正说着,突然发现前方聚集了一大群人,周围的人也源源不断朝人群聚拢。陆之蒂和泠薇儿并不喜欢走热闹,所以并没有赶去围观。突然一位老者跑过来向陆之蒂行礼道:“草民参见颖王殿下。”有人认出她,陆之蒂还是觉得很意外的。

  陆之蒂:“免礼平身。”

  老者:“谢王爷”老者起身向陆之蒂说道:“王爷,你到前面看看吧,好像出事了”陆之蒂点点头,走向人群挤了进去,泠薇儿也紧跟其后。

  陆之蒂进入人群中才发现,原又是男女之间的感情问题。只见一打扮妖娆美艳的女子抱着一男子的脚不住的哀求:“夫君,你不能走,不能不要我啊……夫君。”陆之蒂听到这种哀求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同时又觉得这女人实在太没骨气了。陆之蒂第一时间仇恨的不是男子的狠心无情,却是女子的没骨气。

  男子不愠不怒道:“我劝姑娘还是收手,不然你一定会后悔。”听到男人的恐吓陆之蒂忍不住站出来,拍了一下男子的肩膀,男子回过头来,两人同时愣住了。眼前男子剑眉凤眼,高鼻梁,樱花嘴唇,长得极美却无丝毫女气,身材伟岸如玉树当风,气质儒雅而有贵气。陆之蒂忍不住在心里赞叹道:“实在太标致了,可惜白长了……”男子心中对陆之蒂默默的评价了一番:“这女子长得娇可精致,只是一双凤眼掩去了这种娇可,给人带去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距离感,可惜了。”

  男子反应过来刚要走,被陆之蒂叫住:“站住!做了事还想走?”

  男子回过头用平和的语气说道:“这事我待会儿就处理。”

  陆之蒂冷语道:“不行,得带上你家娘子跟我到衙门录个口供,走个程序……”男子听到这句话疑惑道:“录口供?你是什么人?”

  陆之蒂不想接他的话,不想透露身份出这种风头,所以便没回答。这时人群中突然走进几个人朝男子行下跪礼道:“安王殿下,属下来迟还请恕罪”。

  陆之蒂有些意外,抬头看向男子道:“你就是安王?”

  安王笑盈盈的问道:“是本王,现在还需要录口供吗?”

  此时,地上的女子听到这个男人是王爷已然惊慌不已,刚要逃走,安王不紧不慢对下属道:“她是骗子,带回去交给衙门”女子见势不妙,急忙下跪求饶:“王爷,饶了我吧,小女子也是被迫不得已。”

  安王满脸惬意道:“不行,本王给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要。”女子正要继续纠缠,安王示意下属马上将她带走,下属意会将她拉开了。

  安王笑盈盈的看着陆之蒂问道:“你要不要也去一趟?”

  陆之蒂听到此话,脸上有些不悦道:“我为什么要去衙门?”

  安王满脸怀疑道:“颖王?有什么可以证明吗?”

  安王道:“本王不知道你是不是和她一伙。”安王话音刚落,他手下的人便要过来抓人。陆之蒂情急之下和安王的下属打了起来,越打越热闹,围观的人吓的四散而逃,安王在一旁淡定观战。

  泠薇儿走过来对安王说道:“殿下,她是颖王,您此到京都不就是为了帮助颖王吗”安王一听马上相信了正在打架女子的身份,因这是官家内部的事,平民百姓不会知晓。安王正要叫手下停手时才发现他精挑细选的下属全都被打倒在地。

  安王惊奇道:“这么厉害”话刚说完,陆之蒂便一脚扫向安王,安王格挡之下和她打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