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之蒂一回到京都就听说泠薇儿的名气,想不到十二年后,那个在小树林中以枯枝作笔,以地作纸的小姑娘成了京都的第一才女。陆之蒂很早就想去拜访她,只是没有空闲,今日没什么事,便想着去看看她,更重要的是,她如今需要一个帮手。听说她住在尚西村,陆之蒂一大早便和陆南来到了这里,她没有想到这个村庄这么大,还不知道泠薇儿住在哪一块。陆之蒂在村口站了一小会儿,突然看见一个扛着锄头,头发花白的老者从村里走出来,陆之蒂让陆南去问路,陆南截住老者行了个礼道:“这位大爷麻烦您一件事,请问泠薇儿姑娘住在哪里?”

  老者一听泠薇儿这个名字高兴的满脸皱纹都紧凑在一起,忙问道:“公子是不是也要向泠薇儿求亲的?”

  陆南看向身后的陆之蒂,开玩笑道:“不是我要提亲,是我家公子?”

  老者上下打量了一下陆之蒂,点头赞道:“公子长得真俊,就是个子小了点,跟薇儿提亲的人相比还差一点。”陆南两人听完也忍不住笑了,忙插嘴道:“大爷,我们公子可比薇儿姑娘的提亲者还好呢!”

  老人听完突然想到自己耽误人家了,忙回道:“那我带你们去薇儿姑娘家吧。”

  陆之蒂拱手谢道:“谢谢大爷了。”

  老者一路上和陆之蒂说了一些泠薇儿的事情,说她怎样将这个村子的泥石流隐患解除,怎么引虫治虫,提高庄稼的产量,怎么教会乡亲们怎么引水蓄水。陆之蒂听着频频点头表示很满意,没一会儿,老者便将陆之蒂二人带到了一座大而简陋的茅草房中,这房子从里到外都透露着“寒酸”两个字。

  陆之蒂意外道:“怎么这么贫寒?”

  老者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薇儿姑娘自幼失去父母,如今靠卖字画为生,这个活计倒也可以改变她的境况。然而她本人性情十分古怪,不懂画的人她不卖,为其他目的而买她的画者,也不卖。因而她画比较少人买,只能维持笔墨费,填饱肚子。”

  陆之蒂听完心生佩服之情:“倒是个性情中人。”

  老者欢悦的向陆之蒂介绍道:“薇儿姑娘自卖字画之日起,其才气就在京都传开了,来提亲的人踏破门槛,她都没有答应,只说没有碰到真正的知己为由拒绝了。”

  陆之蒂笑了笑道:“恐怕不只是没有知己……”

  陆之蒂走到门前敲开了那扇门,开门的是个年轻男子,陆之蒂不由的愣了一下,便也朝男子行礼道:“颖王陆之蒂,特来拜访泠薇儿姑娘。”

  那男子向她回礼道:“在下便是泠薇儿,既是找我,那请到里面就坐吧。”陆之蒂点点头跟了进去,进了门是一个小园子,园子中栽了几株桃花,桃花树下有一张小茶几,茶几旁摆了两张圆木墩,桃花中间是行走的道路。走过小院便是屋室,屋室前中满可兰花和水仙,花与叶还沾着今早的露水。

  陆之蒂享受着这一股清雅之气赞道:“好雅致……怪不得从古至今有许许多多的文人雅士愿意放弃高官厚禄归隐山水田园。”

  泠薇儿请陆之蒂到屋里面就坐,倒上茶后就坐在一旁编竹篓。陆之蒂打量了一下内室的布置,一切都很简朴,最惹眼的地方便是内室角落里的那一张书桌,几摞书垒在旁边,桌上是一本《阴阳极》。那几摞书的最前一本分别是《词话》、《疑难杂症》、《地理风水》、《农学》、《卿灵旧史》泠薇儿边织竹篓,便笑意盎然的问陆之蒂道:“王爷此番来所为何事?”

  陆之蒂突然注意到她脖子上戴的玉佩,那是她当年给的,陆之蒂道:“薇儿,你不记得我了吗?”

  泠薇儿点点头道:“你是陆之蒂姐姐?当年那个在树林里迷路的男孩?”陆之蒂想,既然记得怎么也不惊喜一下。

  最}新wb章\节j{上酷#匠网nj

  陆之蒂道:“你还记得。”

  泠薇儿继续编竹篓,一脸的祥和:“记得,王爷此时前来不应当只是叙旧这么简单吧?”

  陆之蒂放下茶杯道:“不瞒妹妹,姐姐此次前来,除了叙旧外,还想请妹妹出山帮帮姐姐。”泠薇儿怔了一下,不语,继续编着她的竹篓。

  陆之蒂捕捉到她的神色,稍停了一下继续说道:“妹妹才华出众,一定是个有志向的人,难道妹妹就不愿意借此机会施展才华吗?”

  泠薇儿搅动着手中的竹篾,用一副不感兴趣的语气回道:“如今朝廷论势大者,非国舅莫属,我等出山恐怕也只是个吟词填歌者。”

  陆之蒂听到此话心中欣喜,回道:“姑娘对朝廷之事如此了解,必定有远大志向。与其嫁做人妇空老山林,不如出山尽才,以免可惜了满腹才华。”泠薇儿不回答,又开始编竹篓。

  陆之蒂继续道:“姐姐也是在这片看不见摸不着的刀光剑影中厮杀,可能在某一天会含冤死去,或又是死的不明不白。可是姐姐没有退缩,因为有些责任必须有人扛起来。既然妹妹无心官场,看来以后姐姐仍旧是一个人在战。”陆之蒂说完便欲起身离开,泠薇儿突然停下手中的活儿道:“我答应你。”陆之蒂听后,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欢愉的笑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