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灵国的法场上已经人山人海,人们的眼中没有透露出看热闹的意思,每个人的表情均是悲切的,嘴上说着惋惜的话。斩首台上跪着十二个披头散发血迹斑斑的犯人,每个犯人身边都站着一个刽子手,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刀锋刺人,在阳光的照耀下时不时闪一下观众的眼睛。那十几个犯人脸上没有惧色,只是仰望着苍天,似乎在可惜着什么。

  只听刽子手的一声令下,“午时三刻到!斩!”十二个人同时身首异处,随即便是喷薄而上的血液,没一会儿,斩首台便被血迹染红,围观的人面容由悲伤又转为了愤怒。

  一个穿着华丽,头上戴着金冠,两撇眉毛霸道的飞向太阳穴的男子在收到“通报者”传来的斩首消息后喜不自禁。男子眼神凶狠,摸了摸戴在指间的绿翡翠戒指,冷哼一声道:“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什么十二君子!跟我斗都没有好下场.”

  最新H章BF节i上酷…{匠T网

  旁边一下属见状,头也不敢高抬,只望着他颤动的半黑半白的胡须向他道贺道:“恭喜舅爷,贺喜舅爷,终于除去了眼中钉,肉中刺。以后舅爷就可以高枕无忧,官运亨通了。”听了此话国舅突然想起什么来,眼神射出两道凶光,忙问通报者道:“颖王呢?”

  通报者道“回国舅爷,颖王没有出现。”,男子听后狠狠的咬了咬牙。

  颖王府中,颖王正卧病在床,处在半昏迷中,他的女儿陆之蒂守在床边。十二年后的陆之蒂容貌娇美不失英气,国君曾夸赞说后宫佳丽三千不如一个陆之蒂,其美貌可想而知。唯一让她魅力有损的是她的眼神,那眼神永远含着王者杀伐决断时的决绝凌冽,让人不敢靠近,敬畏三分。

  陆之蒂坐在一旁给卧床的憔悴老汉喂药,老汉虚弱的似乎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忽有探子匆匆来报,看了一眼床上的老颖王,担心他这样的身体扛不住打击,便把话堵在了嘴边。陆之蒂已察觉不是好消息,于是向探子使眼神示意他离开。探子正要走,床上的人像使尽力气全身一样,突然睁开眼睛,喘着粗气问道:“情况……怎样了?”

  探子道:“回王爷,指挥使大人、翰林学士张大人、兵部尚书李大人、敷文阁学士陈大人等十二位大人都被斩首,尸首还放在午门外。”床上的人听完消息后一声不吭,眼神发愣的瞪着房梁,突然“哇”一声吐了一大口鲜血,陷入沉重的昏迷中。陆之蒂急忙命人再去请太医,把城中有名的大夫都请来。没过一会儿,大夫们均陆陆续续的来了,瞧过病情后,再陆陆续续的摇着头离开,陆之蒂也看明白了。

  傍晚时分,颖王突然醒来,将自己的女儿和一众辅臣叫到床榻旁,大家都明白这是在做临终告别,颖王将自己的女儿叫到身边,眼中满是担忧和不舍,他拼着力气断断续续的说道:“父王一生只有你一个孩子……虽然平时对你很…..很严厉……咳咳……但父王却一直将你视为骄傲。”

  陆之蒂眼中泛着泪花,握着父亲的手道:“父王,这些蒂儿都知道……”

  颖王:“父王没有儿子,一直把你当儿子养……根据卿灵国的规矩,家中无男儿继承…..继承王位者,可由……可由女儿继承,父王现在把王位传给你。”颖王说完便从枕头底下拿出王玺交给陆之蒂,在旁的大臣急忙下跪迎接这交接仪式。

  陆之蒂接过王玺道:“蒂儿一定不负众望,还他们一个清白。”老颖王听完这句话,满目欣慰,含着笑点点头,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众臣齐齐向陆之蒂行礼道:“新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陆之蒂擦干眼泪回道:“免礼平身!”众臣起身,互相认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