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薇儿初见陆之蒂时,并不知她是个女的,当时陆之蒂在山林里迷了路了,于是向薇儿问路。那时陆之蒂一身贵族公子的打扮,坐一旁看着泠薇儿在松树底下的涂鸦。那时的泠薇儿已经很超脱了,一袭蓝衣着地,鬓边戴着一朵蓝色的小花,粉白可爱的耳朵上坠着一串蓝色的流苏,陆之蒂以为她是山间某只修成人形的灵蝶。俩人谁也想不到这一次邂逅,便是一生的相辅相佐。

  泠薇儿好像想起了旁边的小子,停下手中的枯枝笔,转头问他有什么事儿。这一问,泠薇儿看清楚了她那绝色的容颜风骨,只见她凤眼微撩,眼形威而含媚,眼中的神采半收半敛,一张樱桃小唇如点朱砂,浑身散发着贵族的气质。薇儿忍不住脸红起来,微微低下头。

  陆之蒂瞧见薇儿的神态不由的噗嗤一笑,于是便想调戏她:“姑娘,这荒郊野岭的,独自一人不怕有坏人吗?”

  泠薇儿道:“你呢,你怎么不怕?”

  陆之蒂突然露出一副坏笑道:“男孩子怎么能一样呢,倒是姑娘长的这么美,连我都生出了歹意来。”

  泠薇儿害怕道:“什么歹意?你可别胡来,天知地晓的。”

  .;酷匠r。网$永N久B免,g费看小说HF

  陆之蒂装出一副赖皮色鬼的模样,一边摩掌,一边凑近薇儿道:“小娘子,告诉小爷,知什么晓什么?”泠薇儿见她这副模样,吓的叫道:“你不要过来,我师父就在这附近。”

  陆之蒂一听故意问道:“师父?你放心,小爷一定做的人鬼不知,不会让你师父知道的。”

  正当泠薇儿想要逃时,身后突然传来呼唤的声音,夹带着波动杂草的声音。仔细一听声音中的字眼是“小姐,你在哪儿”、“蒂儿,你在哪儿”。此时薇儿眼前色眯眯的浪荡少年突然变了个脸,表情一瞬间冷下来,朝声音的方向喊道:“在这儿!”

  只听波动杂草的声音越来越大,没一会儿一波人便到了泠薇儿跟前。一个穿着华丽的中年男子,抱怨“登徒浪子”道:“蒂儿,让你跟着为父你怎么自己跑了?”

  陆之蒂道:“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父亲保护了。”

  中年男子身后一随从插嘴道:“小姐,王爷找不到你,都快急死了。”

  泠薇儿听到人称眼前这个“登徒浪子”为小姐,不由目瞪口呆:“他叫你小姐?你是女的?”

  此话一出,陆之蒂忍不住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我当然是女的”说完便解开发带,泠薇儿幽怨的白了她一眼。

  中年男子知道自己女儿又捉弄别人了,于是训斥道:“蒂儿,你是不是又欺负别人了”陆之蒂睁着眼睛说瞎话道:“没有,玩游戏。”

  泠薇儿被陆之蒂的无赖给气哭了道:“谁和你玩游戏,就会欺负我没有爹娘,你们都是坏人。”这句话让人听起来觉得悲愤凄苦,陆之蒂突然觉得自己是那种“仗势欺人”的小人,于是向她道歉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我只是贪玩,我没有恶意的。”

  泠薇儿不理她,转身一边抹眼泪一边朝下山的方向走,陆之蒂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不是滋味,随手从腰间抓了一枚玉佩,追上她塞到她手中道:“这个是我随身携带的玉佩,见玉佩如见我,遇到什么困难就到颖王府找我。”

  泠薇儿看着玉佩,努努嘴道:“颖王府?谁要你的破玉佩。”

  陆之蒂盈盈笑道:“就当是我的歉礼,你不会很小气吧?”泠薇儿凝视陆之蒂不语。陆之蒂本要多说几句,但中年男子见天色不早催促她快点回去,陆之蒂便不再多语。俩人相别后,再次相遇已是十一年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