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七

 白苡夏搬来了放在窗前的椅子,坐在顾子冉面前,声音很沉,问,“你可以告诉我,你得了什么病吗?”

低首优雅吃面的顾子冉吞下口中的面,随手放在床头柜上,拿着纸巾擦了擦嘴,“这是先天病,本来怎么着活不过二十岁的,没想到我还多活了三年。”

“没治了吗?”想到那些冰凉的医用机器,白苡夏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

“不知道,可能在以前我会放弃吧!现在我有点舍不得了。”顾子冉微笑,可笑容里的寒凉却是那么刺眼。

舍不得,因为她吗?白苡夏凝视着顾子冉的容颜,病态褪去了冷冽的她,笑容很美,却很刺痛人心。

白苡夏很认真说,“那我希望你能活着,为了我。”这是一个借口,就当为了她吧,她不能承受死亡的结局。

顾子冉看着她,放大了唇角的弧度,神情认真,像是在许一个承诺,“好,为了你,我会努力活下去的。”

起身,白苡夏给了顾子冉一个拥抱。耳畔传来她浅浅的呼吸声,顾子冉圈住了她腰,加重了这个拥抱的分量。

  看正版h@章2节上√`酷'匠¤网◇

此刻,画面很美,洁白无暇的世界里,两个相拥的少女,带着清浅的笑容,阳光给画面增添了几缕温暖,真切许多。

“咳咳。”一个不合时宜的咳嗽声陡然响起。白苡夏一惊,赶紧松开了手,而顾子冉则一脸冷冽,双眸冰冷还有一丝小幽怨,是哪个不长眼的破坏了她和白苡夏?

一个容貌清隽略显阴柔,身材高瘦颀长的少年立在门口,一脸坏笑,“你们继续继续,我就当没看到!”

白苡夏满头黑线,什么你们继续,我就当没看到?她把目光望向顾子冉,顾子冉示意没事。

“顾易,你怎么来了?”顾子冉躺下,恢复了以往的冷清。

这个少年叫顾易啊,他刚才的行为明显就是故意的,白苡夏愤愤的想。

顾易大步走进来,俊眉轻挑,“我亲爱的姐姐大人住院了,我这个做弟弟的怎么能不来呢?”

说着朝白苡夏抛了个媚眼,白苡夏下意识的鸡皮疙瘩起来。

“我倒很意外,你是怎么逃出老爷子的保护圈?”顾子冉冷笑,把意外两个字咬得很重,顾易背后嗖嗖冒出一层冷汗。

天哪,他老姐不会知道了吧!

“呵呵,我…这么聪明,老不死的人……怎么…”顾易笑嘻嘻含糊不清,结果被顾子冉一句,“把话说清楚!”吓到了。

好吧,他认怂。“那个我把你跟她的事情说了。”说着低头指了指白苡夏。

被指的白苡夏不明所以,她到现在也没听懂他们在讲什么,唯一能肯定的是,那个顾易做了什么对不起顾子冉的事,不然也不会被吓得一抖一抖的。

“顾易,我对你真的是…没话说了。”顾子冉对这个弟弟恨铁不成钢,“出去找桐姨,逍遥几天滚吧!”

“哦。”顾易低头应了声,然后滚了。

顾子冉把顾易发配走了,就见白苡夏眸子眨啊眨,有问题要问她。

“顾易是我弟弟,他偷偷从米国跑回来了。”

“哦,是你弟弟啊!”果然一副好欠扁的模样,白苡夏坐下来。

“陪我出去走走,如何?”顾子冉看了眼窗外阳光明媚,对白苡夏说。

被转移了话题,白苡夏立刻说好,下一秒就皱了眉,“但是我怎么和你出去啊?你还卧病在床,不会要我背你吧!”

平常看她挺聪明的,怎么也有笨的时候?顾子冉无奈摇摇头,“这里是医院,会没有轮椅吗?”

说的也是哦!顾子冉让她找桐姨,桐姨立马推来一架崭新的轮椅。

“小姐,外面有风,您的身子不能吹风。”

“多穿点不就行了嘛!我看外面阳光挺好的。”顾子冉难得露出一丝孩子气的模样。

桐姨说不过她,给她病号服多套了件开衫毛衣。白苡夏看了有些羡慕不已,原来冷漠的顾子冉身边也有关心她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