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手中黑屏的手机,顾子冉觉得自己要遵从一次自己的心,看来自己还是非常想打电话给她的。

解锁开屏,通话记录中找到备注为白苡夏的号码,准备按下拨号,一个电话打过来了,备注是白苡夏,那一刻顾子冉怔怔发呆,满怀的欣喜无以言说。

接下电话,那头传来白苡夏很冲的声音,“喂,顾子冉吗?”

“是我,怎么了?”顾子冉刻意恢复了冷冽,可眸里浓的化不开的柔情蜜意,与照进房间的阳光一样耀眼。

彼端,听到顾子冉声音的白苡夏心里微微有些触动,她没事就好。“我打电话来就是问下你死了没,如果死了我也好前去吊唁一番,也不枉我们认识一场。”话语间偏偏还有些我很够意思的话在里面。

顾子冉满头黑线,这丫的能不能盼一些好的给她呢!“还好,死不了,就是暂时把医院当家了。”拼命压抑着嗓子的沙哑,不舒服。

  酷c匠网永{》久z免费“看小…R说

把医院当家,不就是住院嘛!“你生病了。”白苡夏脱口而出的话多了一些些没有察觉到的关心。

“嗯,病了。”顾子冉不知怎么说清,简单概括。

沉默了一会儿,白苡夏说,“明天周末,我来看你吧!”

顾子冉答应了,“好,你来的话带些东西给我吧!”

“哦,带什么啊?”白苡夏问。她又想干什么?

不雅的翻了个白眼,顾子冉道,“你来看病人不带东西表示一下吗?”

很诧异,白苡夏头一次没有和她抬杠,“那你想要我带什么给你?”

“你煲汤带给我吧,正好我的身体有点虚,补补。”顾子冉很随性说道。

煲汤,电话那头的白苡夏缩了,她好像还不会做饭,怎么煲汤?请原谅她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而且拥有很恐怖的破坏力的女人。

“那个,我不会、煲汤,怎么办?”白苡夏声音越说越小,感觉不会做饭好丢人的。

顾子冉没想到白苡夏不会做饭,不是说她德智体美劳么?怎么不会做饭?

白苡夏好意思说么,高中以前是妈妈做饭,高中以后她就在学校食堂或外卖,哪做过饭?

即使有说要把自己培养成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人,在隔壁阿婆打了N次的火警电话,她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敢问,那一坨黑糊糊分辨不出食材的料理,谁敢吃?保准能将厕所承包。

“那你会做什么,就带什么吧!我不嫌弃!”顾子冉很大方说道,她不知道明天白苡夏带给她的东西,会让她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那端的白苡夏笑得很开心,眉眼弯弯,会做什么带什么,她唯一会做的就是…“顾子冉,这可你说的,到时候别真嫌弃了。”

“就我说的,放心不会嫌弃!”

挂了电话,白苡夏嘴角的笑意还未褪去,刻画在眼眸里的幸福此刻那么清晰,她不知这幸福感从何而来,但她知道她心里开始牵挂一个人。

“振作吧,白苡夏!”她一个人毫无形象的躺在沙发上,奋力举着双手双脚大吼道。

吼完她就后悔了,那个隔壁阿婆不会认为她是神经病,准备要打120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白苡夏静的听到自己的心‘砰砰砰’的跳,始终没有听到隔壁阿婆脚步与拐杖碰地声,今天不会她不在吧!

要说白苡夏最怕什么人,非隔壁阿婆莫属了。不是说隔壁阿婆有多么苛刻,而是隔壁阿婆很怪,当然了这怪就怪在对白苡夏,因为她对别人都是笑眯眯的。

虽然很郁闷隔壁阿婆的怪脾气,但白苡夏根本没放心上,反正她回家的时候很少,只有在想妈妈和不开心的时候才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